• 第六章:爱的保证

  官兵走后,一个个沈家庄的村民,也对着沈如君夸奖了几句,却没有欢呼,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高祖沈卫元的葬礼。

  当晚,在沈家族,广场中,处处点燃着耀眼的火把,所以的村民都集中在广场周围,足足有五百多人,有些还只是幼婴,小孩子,都被父母关进房中,是不能看最后一幕的。

  这时的古文明,还没有进步多少,当人死了,亲友们就会把尸体及时处理掉,并没有现在需要守夜这一说。

  村长...高祖...悲痛的村民,跪在地面上,悲痛的哭泣着,那声音有些凄凉,有些不舍,郁郁寡欢,黯然。

  一个时辰过去。

  当众人看到,一位手持火把的老者,出现在身边,那哭泣声变得越大,捶胸顿足,抱头大哭,这位老者也是忧心忡忡,眼眶湿润,老者扯着嗓子,大声说道:“各位沈家子弟们,不要再哭了,我们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都舍不得这位高祖,现在我们的最后一位高祖已经离世了,就让我们为他默哀三刻,安安静静送这位高祖离去。”

  刹那,哭泣声越来越小,只能听到偶而的嘴巴抽泣,大家闭起了眼,双手合十,从心里真情真挚的送这位高祖离去。

  就在大家陷入默哀时,一道灵魂体,脱离了沈卫元的身体,看了一眼他守护多年的沈家玄子玄孙,灵魂也不由自主的往天上升起。

  灵魂脱离肉体,是真的存在,只有本人才能感觉,其他人也看不到,摸不着。

  三刻时间已到。

  广场上堆着大量的干木材,木材身上浇了许多家畜油,木材上方小木板上就是沈卫元的尸体,老者,慢慢的走了过去,火把一触干柴,瞬间大火腾升.....!

  高祖的骨灰被放进一个盒子里,埋人沈家列祖列宗的之地,众人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第三天。

  在一处农田边上,此时,沈如君正坐在边上,好像在深思着什么。

  “君儿,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发什么呆呢?”声音有些嘶哑的沈浩轮,发现了自己的孩子,也昂首阔步的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旁。

  “啊爹,君儿心中一直都想不明白问题答案,你能告诉我吗?”沈如君目光转向了沈浩轮,希望他给告知自己。

  沈浩轮,心中暗道,唉,该来的总是要来,不该隐瞒了,随即一脸微笑着:“你说。”

  为什么,我们沈家族人只能生活在这坐大山呢?

  为什么,处处战火不断人间处处是哀嚎呢?

  为什么,打了这么久的战还没有结束呢?”

  沈如君一次性问出了大部分的问题,双眼看着啊爹,他很想知道。

  “唉,你所说的,答案本源只有一个,就是,人的野心,第一,因为我们没有实力去对抗外来的力量,所以只能生活在这里,躲避战争的侵害,第二,战争的资源,就是财力,粮食,人力,有战争就会有人死去,当资源不足时,那些官兵就会接到上头的本来,叫他们抓拿壮丁去上战场,帮他们打战,当钱财跟粮食不足时,他们就会伤害百姓的利益,做出有伤天和之事,第三,这片大陆辽阔,有许许多多霸占一方土地的诸侯,都想吞并一方,成为霸主,但因为实力都差不多相当,谁也无法吞并对方,战争才会每一天都在进行,无法结束,成了恶性循环。”沈浩轮认认真真的,回答着他所提出来的问题。

  沈如君听到啊爹给出的答案,一下子又陷入了深思,嘴巴轻声嘟喃着:“人的野心,弱势躲避,战争资源,吞并土地,恶性循环!”

  “因为就是人的野心,才会想拥有权利,手中的权利被有野心的人掌控,用不好就是危害百姓的利剑,用的好就可以造福百姓,是这样的吗?”沈如君琢磨了一下,小脑袋快速运转整理,一下子好像想通了什么。

  “哈哈哈,对,就是这样,权利就是双刃剑,用不好就是伤人,用得好就可以保护人。”沈浩轮冁然而笑,显然对他的领悟很满意。

  “那该如何得到这把剑呢?”沈如君露出渴望的眼神,他有他的打算。

  沈浩轮摸了他的小脑袋,轻声说着:“其一,贫穷人,只能参军,在战场上立功,得到上级的认可,才可以得到提升官职的可能,但也要小心保护自己,战场上刀剑无眼,其二,就是有钱有势又怕死,可以通过与贪官的勾结从中购买职位,这些人也是有的。”

  VH最。新章‘节1n上LH酷hr匠:R网y

  沈如君简直不敢相信,居然还可以这样玩:“连职位都可以买吗?”

  “对,一个国家,贪官肯定有,就是有这样的蛀虫存在,国家才不会强到哪里去,一个国家要想达到空前的强度,文武必须和谐,思想统一,一致对外,忠诚的心,但是,要拥有这样的景象,千难万难。”沈浩轮说完后,摇了摇头,事实就是这样,要不然也就不会打战了。

  沈浩轮说完后就离开了,只留下他一人在这里思考。

  一炷香时间过去。

  如君哥,如君哥...!

  此时一位妙龄女子,五官精致,婷婷玉立,长发半肩,肌肤如雪般洁白,用自己的一根小玉指,轻轻的碰了碰,双眼紧闭的沈如君。

  好像感觉到,有人在呼喊自己,沈如君,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当看清楚面前的人,立马站了起来:“啊,宜红,你怎么来了,我怎么不知道呢?”

  沈如君,脸上不知不觉出现了一些红色,可能是害羞,那有些紧张的神态,比看到自己父母还多些,因为这个是自己喜欢的女孩。

  “嘻嘻,如君哥,不会又是想问题,想到入眠了吧!”沈宜红声音清脆,甚是好听。

  一阵微风吹过,那漂亮的乌黑色长发,随风飘逸,有种说不出来的魅力,看得沈如君都进入了痴呆状。

  “呆子,看什么看,没见过大美女吗?”宜红轻笑着,然后一只手指点在他的额头上。

  “看过看过,哦,那是我娘。”有些紧张的沈如君,惊慌失措的说着,当看到她竖起了眉,好像有些生气的样子,立马又改口说着。

  “嘻嘻,如君哥,我父母准备去你家提亲了。”宜红说完,转身后满脸通红,一副娇羞的模样。

  场面并没有像沈宜红所期待的那样,她以为沈如君会很高兴的答应自己,他们俩从小就是一起长大,早已彼此喜欢,青梅竹马。

  时间过了一刻在背后,还是没有等到沈如君的回复,沈宜红有些疑惑也转过了身子。

  沈如君欲言又止,但还是鼓起了勇气,轻声说道:”对不起,宜红,我已决定去参军,婚事恐怕要搁浅了。““如君哥,我可以等你啊,等你打完战,回来后,我们再完婚。”明理聪明的她,也不娇气,男儿志在四方,是应该要出去闯一闯,也点头同意他的志向。

  “真的吗?你真的愿意等我吗?”沈如君高兴不已,直接上前拉着她的说着。

  “呆子,我们还没完婚呢,拉拉扯扯被人看到会不好的。”宜红刚消去的脸色,一下子又充满了。

  “我保证,只要我回来,一定娶沈宜红为妻,犹若违誓天,天...”

  沈如君右手竖起三指,一脸认真,对着她进行坚定的宣誓,可还未说完,就被宜红用手堵住了他的嘴。

  沈宜红脸色发红,矫装怒容,一手叉着腰,声音也高了一些:“呆子,我不需要你对我说什么,但是你,一定要完好无缺的给我回来,不然本姑娘绝不饶恕你,听到没有。”

  “嗯嗯,我答应你,一定完好归来。”沈如君咧着嘴,乖巧的连连点头。

  两人这一次感情又加深了,彼此心中已下定决心,非她不娶,非他不嫁。

  在沈浩轮那一代,到沈如君这里,只要不是夫妻,男女之间是不能随意碰对方的,有句话叫,男女授受不亲,除非是地痞流氓。

  傍晚时分,太阳已落山,眼看就要天黑了,两人分开后,就各自回家。

  “啊爹,啊娘,我回来了。”人还未到,就听到院子外,沈如君的喊叫声。

  此时,在厨房做饭菜的,母亲感到有些奇怪,不适应,因为他们从没有见过如君这样大喊大叫,当即就问:“浩轮,这孩子怎么,是不是生病啦。”。

  沈浩轮走出了厨房,就看到好像吃了兴奋剂的孩子,当即说道:“君儿回来啦,什么事啊,满脸高兴样,快帮你娘,端饭菜去。”

  好的,啊爹!

  看到沈如君的突然改变,沈浩轮也是意料之中,暗道,孩子终有一天会飞翔的。

  一家人坐在凳子上,围着桌面,高高兴兴的吃着粗茶淡饭,只要是跟父母吃饭,沈如君吃什么都香,眼看就要吃完了,沈如君,也不隐瞒说出了,自己的心事。

  秀兰听到后,连连拒绝,她就一个孩子,怎么会同意让他走呢?再说,外面兵荒马乱,没有一个是安全的地方,她根本就不放心。

  沈家主系,到沈如君这里已经是第五代单传了,都是只生了一个孩子,而且都是男孩,真是怪的很。

  “好,男儿就该有志气,为父答应了,但是,君儿,也要答应为父,战场不是儿戏,你一定要小心,记住,战场瞬息万变,随时会有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只有活下来的人,才能决定胜败,死了,就会变成骷髅,没有说话权,至于你的婚事,那就往后推吧。”沈浩轮语气严肃的说着。

  “浩轮!”秀兰突然大声的喊着。

  沈浩轮挥了挥手,那无形的动作,好像再说,你不要插手。

  沈如君眼神坚定,真挚的看着父母,信誓旦旦的说着:“知道了,啊爹,君儿一定铭记你的教诲,啊娘,你也请放心,君儿会小心的,只要有空,我就会回来看你们的。”

  突然,沈如同走出外面,双手一张,仰头朝天怒吼:“我要乱世平诸侯,我要忠孝报家国。我要人间无战火,我要这天下太平。”

  这就是沈如君,此刻立下的誓言!

  此时,站在他身后的父母,感觉到,这个儿子好像变得有些陌生,但又说不出问题所在,无法揣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