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草!”牛力以为可以手到擒来,突然看到这少年飞了起来,一脚踩在自己的头上,立马大脑有些迷糊,还没有明白什么情况,右大腿一疼,感觉好似断了,身体就直直往地面倒下,两颗门牙与大地接触,直接断了,疼痛感,羞辱感由心而生。

  牛力倒下,沈如君也不趁人之危,就站在原地,等他再次起来。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侮辱,绝对是侮辱,跟小孩比试,居然还被弄没了两颗牙齿,牛力站了起来,立即朝着沈如君冲了。

  “牛力,住手。”刚刚千夫长可是看得很清楚,这少年散发出手的气势,跟那元力颜色,让他震惊,大武师,居然是大武师,这下捡到宝了,当即喊着停手。

  鼻子红肿,嘴唇上还冒着血的牛力,此时管不了这么多了,一定要弄死这个家伙,势大力沉的一拳直接往沈如君砸出。

  沈如君也不闪躲,浑厚的元力加持在拳头上,也是一拳挥出,直接跟他来次硬抗。

  轰!

  之见一道身影爆射而去,摔倒了三十米外。

  被击飞出去,牛力满脸恐惧,那手臂带来的疼痛感,让他发出绝望的呐喊:“我的手,我的手。”

  “哇哇哇......如君那小子好牛掰,居然是大武师。”在院子里的沈家村民,满脸震惊。

  “浩轮,你家娃娃这样厉害,咱们做亲家,我把我家三个闺女全部嫁给如君好不好。”站在沈浩轮身边的乡亲,立马拉拢着关系。

  “浩轮,他家闺女还小,我家闺女合适,和我做亲家。”又有一个抛出了橄榄枝。

  沈浩轮夫妇都有点不好意思,傻乐乐,就连他们这做父母的,也不知道孩子原来这么厉害,此刻脸上也是沾满了光。

  武师与大武师,虽然只差一个字,但实力差距是很大的,并不是身高大小决定的,而是人体元力。

  *?看正版$r章}!节!上g酷i匠网cc

  “哎,算是废了,来人把他带走。”千夫长看到牛力那有些扭曲的手臂,他知道,牛力已经废了,言罢,对着沈如君夸道:“小子很不错,现在比试第二项,箭术!”

  千夫长,深思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左手成掌,右手成拳,轻轻的砸了一下,说道“这次比试,就以百米外的门柱做为箭靶,谁能射中,谁就赢,姚子,你出来迎战!”

  “是,大人!”从军队中,走出一名,身材瘦弱,眼皮双下捶,恭敬的喊道。

  那有力的步伐跟犀利的目光,双手也没有一丝手茧,可以看出此人是对箭术有些研究的。

  “大人,手下建议把距离改成二百米。”男子露出一丝微笑,刚刚沈如君可是让他们丢脸,他很想找回来,也让沈如君出丑。

  “这...你可同意?”手下建议是好,但要是一方反对,就成了难事,千夫长询问了一下。

  “大人,这样很好,但是门柱目标太大,干脆在门柱上方挂上铜钱,谁能射中,就算谁赢。”沈如君,心中暗道,想让我出丑,你还早的很。

  “嗯,很好,这样精彩,老子同意。”千夫长突然对这少年更有兴趣了。

  大人!

  “大什么大人啊,刚刚你提出意见,他都同意了,现在这少年提出意见,你还要反悔不成?赶紧的。”千夫长,勃然大怒转身骂着。

  此刻千夫长,已经忘记了,自己也是官兵一员,要是三局全败,难道他脸上也有光不成?

  沈如君提出来的建议,一下子就把难度提升了好几级。

  “你先吧!”男子抢先一步说着,其实心中有些担心了,这么高的要求,这青年能完成吗?要是他真的有这样的本事,自己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行!”沈如君也不客气了。

  就在这时,一名沈家庄的叔叔,从里面走了出来,拿着弓箭,一手交给了沈如君,并在走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一脸的笑意:“加油,你若败了,我家胖丫头就非你不嫁。”

  沈如君满脸黑线,这坑挖得不深啊,也不迟疑,抽箭搭弓,身子后仰,弓成弯月,眼神眯成一线,下一秒,在弦上的箭支,就射了出去。

  一眨眼的时间,箭支就出现在门柱上,肉眼难寻。

  叮!

  从门柱里,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去看看!

  是!

  不到一会儿,一个士兵,将取了下来的东西,交给了千夫长。

  此时的铜钱,已经爆裂了,箭支从中间穿过,铜钱中心四周,都起卷了。

  “小子,真是年轻有为。”千夫长满意的点了点,夸赞道。

  “大人过奖了!”沈如君不骄不躁的回应着,下一刻,士兵挂好铜钱后,立马跑了回来。

  只见男子也是抽箭搭弓,但就是久久不见放出,一直在找感觉。

  一盏茶时间过去.....“天都黑了,他吗的,赶紧给老子射!”千夫长,已经等着有些不耐烦了,当下嘴巴骂骂咧咧。

  然而,就在这时。

  咻!

  男子的箭支也射出去了。

  叮!

  门柱上也发出清脆的响声。

  箭支射是射中了,只不过射到铜钱边上,谁胜谁负,已经有结果了。

  射箭:讲究的是,要有强劲的臂力,全神贯注的精神力,良好眼睛的视力跟腰力,也要有一颗极大的耐心,还要有一定的时间沉淀,练习,这些条件加在一起,这样才能成为一名高手,甚至神射手。并不是说拿箭搭弓,弯腰,射出去就算了,这只是个入门而已,甚至连入门都不算。

  千夫长跟沈如君稍微聊一下天,也从中感觉到,此人,出口成章,通文达礼,这些就足以证明,青年不但有才华,而且还有点深沉,人也很聪明,气宇轩昂透露着不凡的气质。

  “咳咳!我今天没有带文官,这些都是大老粗,大字不认一个,今天就到此为止,这是我的玉佩,你处理完剩下的事情,你来武都,凭借玉佩就可以来军营报名。”千夫长,咳嗽了一声,用手指着边上的士兵说了一下,摘下玉佩交给他,言罢,深深的看了一下沈如君,轻声说道:“你为人聪明,也有实力,相信你一定可以闯出一片天,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如果你真的不想来,本将军也不会强迫你,你们也可以继续在这里生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