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非常辽阔的大陆,大陆名为元武,原本这是一个和谐的世界,在大陆上人间只有一个帝国,成功的统治了这一片庞大的大陆,可就在四百年前,一场争夺皇权之战,打破了这一切平衡。

  镇压各地的帝皇一死,各怀鬼胎的一方诸侯们,也不在听从皇室的一切号召令,纷纷揭竿并起,自封为王,统治一方,从此,这场战争足足打了四百年,直到今天,生活在底层的老百姓还在受害受苦中,因为战争,多少妻儿没了丈夫,多少父母没了子女,让人义愤填膺,让人流泪,让人心碎的场面,每一天都在上演着。

  老百姓们每天都向苍天祈祷着,乞求着,在心中盼望着,希望能够出现一位救世主来挽救他们,让他们脱离这无边的苦海之中,结束这场该死的战役。

  此时,是一个百花齐放春天,阳光明媚,柳树树枝头也长出了新的嫩芽,随风吹过,一个个小嫩芽,就想是一名歌姬在翩翩起舞着。

  然而,在西北方,一处名为牛家村的小村庄,出现了大批官兵,个个拿着冷冰冰的武器,嚣张跋扈,斜眼吊眉,看着躺在地下的老者。

  “村长,村长.....!”

  一个个壮汉,农妇,围在一位正在躺在地上的老者身旁,大声的喊着。

  “你们就是一群畜生,连老人都下手,你们会遭天谴的。”抱着老者的尸体,一位粗眉厚嘴,衣褶简朴的汉子,一手指向这些衣冠楚楚的官兵,愤怒的骂着。

  “哈哈哈,那又怎么样,有天谴吗?有苍天吗?有神会来打救你们吗?别做梦了,乖乖的跟我们走,要不然,这个不长眼的老头,就是你们下场!”一位坐在马上的官爷,手握执鞭,鄙视着这群无知盲夫。

  “来人,达到合格的男人,全部带走!”在这位官爷旁边的副队长,右手一挥,直接下令拉人。

  “不,不,不.....!”

  “我不走,你们别拉我,滚开,统统滚开...!”

  “走,跟我们走,快走....!”

  妇女的尖叫声,汉子的挣扎声,兵卒的喝道声,充斥着这片小村庄...!

  村里的小孩子们,都躲藏在各各不显眼的地方,房间里,家畜窝,农田密集稻草里,只要是不容易发觉的地方,都有小孩子的存在,一个个在官兵快要到来之前,都被他们的啊爹,啊娘们,藏进去的,听到那杂吵的声音,小孩们更是被吓倒身体抖抖索索,只能躲在原地,不敢发出声音。

  “官爷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家丈夫吧,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放过他们吧,放过他们吧.....!”

  多达五十几位妇女,毫无征兆的跪在地下,苦苦的对着准备拉走他们丈夫的兵卒,哀嚎着,哭泣着,场面实在让人恐慌,让人鼻酸,让人心悴。

  更新@I最Ai快上k酷匠网

  “对不起,大姐,你快点起来,请别为难我,我无能为力,做不了主。”一位稍微心善的兵卒,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心生不忍,奈何有心无力。

  他也是从某一个村里被管兵强行带走的,当时何尝不舍得父母,好几年过去,他也没有回去过原来的地方,因为在军营里,低等兵卒,要想回家,必须通过上头的批准才能回去,一旦没有通过,只能老实待在兵营,胆敢私逃者,只有死路一条。

  当然,世事无绝对,除非在战场上立了功,官达九品者,也就是校尉级别,才可以轻轻松松拿到批文,回一次家,但也只是短短的两三天假期,就要赶回去,这种假期,也只能在不忙的时候,才可以得到。

  但是,想要达到九品职位,是非常难的,因为战场刀枪无眼,有些人哪怕死了都坐不上,即使得到功勋,拥有升职的机会,一旦碰到黑心的上头,就会打压他们,无情的抢夺了他们的功劳。

  还有一种人,是专拍马屁,告黑状,讨好奉承,靠着三寸不烂之舌的小人,也能得到九品职位,甚至更高,那是让人唾弃,遗臭万年的行为,但也有不少这样的人存在。

  “大人,我知道还有一个地方,是在我们我们身后的一座山上,那里存在着一座不大不小的沈家庄,里面也有好多人,请你放过我们这个小村庄吧。”一名农妇,跪倒骑在马上的管爷,苦苦哀求着,此时的她已经语无伦次了,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什么。

  “闭嘴,你这婆娘,难道你忘了吗?沈家庄对我们可是有恩啊。”一名身体单薄的汉子,在兵卒的拉扯下,满脸通红,当听到自家婆娘居然说出不该说的话,立即咆哮大骂。

  “啊。”农妇如晴天霹雳般,,呆坐在地面,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久久不能平息。

  “身后?大山?沈家庄?居然还有我不知道的地方,传主簿过来。”在马匹上的官爷,轻声嘟喃着她的话,沉思了一下,立马转身对着士兵喊了一声。

  主薄:这是一个文职官,仅限九品文官县主薄之下,工作范围就是打理文职工作,要有过目不忘,费脑的本领,专门统计各地百姓人口,了解周边情况,也是负责军队的日常生活,反正就是得力不讨好的。

  一炷香过去,一个身着干净,身材瘦弱的中年人,原本拥有乌黑的头发的他,现已苍白了一半头发,每日都要面对庞大的工作量,可想而知,身体已经被透支了大半,精神力已经踏上快要崩溃的边缘,这就是未到九品跟九品的庞大差距,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千夫长大人,找在下有何事!”主薄站在他身旁,拱着手恭敬的喊道。

  呼!

  啪!

  一道呼啸声,这位骑在马上的官爷,直接给他一鞭,抽到他的脸上。

  悲催的主薄,还不明白什么情况,就挨了一记抽打,简直郁闷到家,为了保住饭碗,他不敢闪躲,因为眼前的人,官职比他高太多。

  在这个乱世,死几个人,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无人怜悯。

  “你可知,本官为何抽你,你这个饭桶,这个地方身后的大山中,一直存在着一个沈家庄,你不知道吗?”千夫长眼神冰冷的看着他。

  “小的,真的不知啊,武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小的实在忙不过来,了解这一块地方,我都是交给手下去办的,大人饶命啊。”主薄吓得立即跪在地上,说出自己心中的苦,也希望大人可以看在他幸苦劳累的份上饶过自己。

  千夫长:武将八品官,手握千人兵马,也算是一个牛掰的存在。

  “算了,看你多年战战兢兢的份上,就饶了你,回去吧!”看到这年龄跟自己相仿的男子,他也不想惩罚了。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主薄,连忙告谢离开了这里,往行军军营而去。

  走出一段路后,主薄一手摸了一下,脸庞那火辣辣的鞭痕,轻声无奈:“真是个蛋疼的职位。”

  “校尉,本将给你五百人,把这些人统统带回大营,剩下都跟老子走,前往沈家庄捉拿男子。”千夫长轻声吩咐道,言罢,扯着马绳,调转了身形,大喝一声,驾!

  “是,大人!”

  剩下的兵卒,拿着长枪,大刀,转身起步慢跑着,紧跟在这位千夫长身后,朝远处大山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