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秦雨沫小姐,能不能别坐在这里了?你的岗位呢?不用上班了?”一阵无语之后,我直接一句话想要把这女人打发走了,太烦了。

“雨洛哥哥,你是在赶我走么?不要赶我走好不好?”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嘴巴嘟起,萌死人有没有。

  酷匠;网正¤S版首…b发

“咳咳…”这女人还真是,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一脸尴尬的看着秦雨沫这女人。

“秦雨沫,夏雨洛,你们两个办公室来一趟办公室!”被我们晾在一边何冰发飙了,撂下这句话气呼呼的走进部长办公室去了,还不忘狠狠的把门关上,好像她跟门有仇一般。

看到这,我不由嘴角挂起一丝苦笑,本来以为刚摆脱何冰这女人的啰嗦,马上就来了个秦雨沫,现在又被何冰这女人叫部长办公室,真是一波三折。

再看看秦雨沫,这女人这个时候就学乖了,低着头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两只手抓着衣角,不停的搓啊搓的,那里还有刚才的那些样子。

“对不起啊,雨洛哥哥,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大眼睛里泛起了雾气,一副马上就要哭的样子,说话的语气都开始哽咽起来。

“好了好了,没有怪你的意思!先把眼前的事解决了再说吧!”说完,心里不由叹了口气,造孽啊,想我这辈子虽然不是个烂好人,但也是算蛮好的一个人了。

“走吧!”拍了拍楞在原地的秦雨沫,带头走在前面,秦雨沫低着头跟在我身后,一瞬间我有种马上就要奔赴战场的感觉,又紧张又害怕。

“呵呵,那个…何冰美女…”

“碰,叫何部长!”

我刚开口说了一句,直接就被何冰这女人打断了,狠狠的往办公桌上一拍,恶狠狠瞪着我,一句话就噎的我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何…部长!”这女人,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不就是个部长么,老子要不是…要不是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早就骂的你不要不要的了,哪能有现在的嚣张。

我这是好男不跟女斗,对的,就是好男不跟女斗,要不然,哼哼…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嘴上就说了一句,人生如戏,演的好才是王道。

“嗯…知道为什么叫你们两个进来么?”何冰靠在办公椅上,一副严肃表情问我们两个。

“不知道!”我淡淡的回了一句,连正眼都没看着她,目光四处瞟着。

“嗯!?放肆!夏雨洛,你什么态度?眼里还有公司?还有我这个销售部部长没有?”又是一个响亮的拍桌声,吓了我一跳,一看这女人,眼神居然恶狠狠的瞪着我,瞪得我心里不由发毛。

开玩笑,我这时才想起来,此时此刻的冰山美女部长已然发飙了,也正是如此,才会被叫进来的,自己居然还肆无忌惮,这不是找死的节奏吗?

天呐,我真的是想给自己来一巴掌了,没事惹这女人干嘛?这不是找骂,完了完了,一定会被骂死的,这女人不啰嗦个一两个小时,我是出不去了。

果然,我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接受了最刻薄的谩骂,而且还是那种没有一句相同的那种,等她停下来的时候,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夏雨洛,这就是你嘴贱的下场,你说说你干嘛嘴贱呢?嘴贱也就算了,还拽的跟个二百五似的,何冰是什么人?女人啊,最喜欢斤斤计较的生物,最能够啰嗦的生物,骂人最可怕的生物…各种最,女人占了三分之二。

“何部长,您的咖啡!”王兰兰这女人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何冰旁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了杯咖啡,对何冰说了声,放下咖啡转身离开了。

“嗯…你们两个,知道错了吗?自己错在哪里?”何冰慢悠悠的端起王兰兰送来的咖啡,抿了一口,不紧不慢的说完之后还有意的撇了我一眼。

“我们两个不应该在办公室大声喧哗!”我沉默寡言许久之后说出了这句,语气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一副乖孩子认错的模样。

“嗯…还有呢?”说完,何冰又继续喝了口咖啡,眉头挑了挑,那样子,还想我继续说下去。

这女人,太得寸进尺了吧,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颜色就开染坊,要不是老子干不过你,早就跟你翻脸了。

“呵呵…还有什么?我不知道啊,还请何部长明示!”我一脸掐媚的模样,讨好着何冰,开玩笑,等下她又发疯,最惨的还不是我,不,是我们,还有一个秦雨沫。

这女人一进来就低着头的,话也不说一句,也不知道她低着头想些什么,而何冰这女人也不理她,抓着我一个人来骂,尼玛,早知道我也不说话了,这样也不至于被骂的这么惨。

“碰!你还好意思说没有了,你们两个最不应该的就是在办公室打情骂俏!你说说你们两个…”听到这我就不乐意了,妈的,你谁啊?老子打情骂俏关你屁事,你是我谁么?女朋友?还是老婆?管的这么多干什么…

我的心里飘过一万句,老子很不爽,你他妈有病吧!这句话重复一万遍,以此表达我对何冰这女人的不爽。

打情骂俏都算是犯错了,什么时候公司有这么一条规定了?我怎么不知道,很明显的,这女人就是在找茬了,就是看我们两个不爽的。

“那个…什么时候打情骂俏也犯法了…”

“碰!打情骂俏怎么了?你说怎么了?songhas公司…”我话才刚说了一句,何冰一口气喝光了手里的咖啡,重重的把杯子往桌子上一砸,又开始吧啦吧啦的说了起来。

然后我就又懵逼的听了一个小时,上到songhas创立,下到songhas的发展与未来,连我的祖上十八代都扯了出来,我心里那个无语啊,这女人太能扯了吧。

“你们两个知道错了没有?”何冰又端起杯子,准备在喝一口咖啡,一喝直接喝了个空,才想起来已经被自己喝光了,不由尴尬的咳了两声,放下杯子,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们两个。

“知道错了!”被啰嗦了这么久,哪里还敢反驳,管这女人说什么,自己只管应下来不就好了,真是的,怎么一开始就没有醒悟过来,白白遭罪这么久。

“你呢?”说着,目光转向秦雨沫,但是,这女人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连何冰叫她都没有反应过来。

此时此刻我真的拍死这女人了,这是又要被这女人害死的节奏啊,连忙用手臂碰了碰她,她才反应过来。

“啊…哦…知道错了!”说完之后又把头低了下去,我心里就无语了,大哥啊,我叫你大哥算了,真心的六翻了,无语的看着秦雨沫这女人。

“嗯…”见我们两个人都沉默了,何冰也嗯了一句,两只手合住靠在嘴角,不知想着什么东西,三个人默契的沉默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