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她,那个与自己在地铁上的女人,什么情况啊,怎么跑到songhas来了,而且还是自己所在的销售部。

是不是有点太巧了,本来以为只是萍水相逢的一个人而已,现在居然变成了一起工作的同事,这也太……太巧了吧,我都难免不yy是不是特意为我跑来songhas来的。

得了吧,你夏雨洛是谁?一个穷屌而已,要车没车,要房是租的,还是一个一百多多平米,实际房子只有五十多平米的小院子,至于钻戒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就一个三无人员,人家凭什么会看的上你这个穷屌。

“我嚓,美女啊……”

“我的女神,出现了……”

“啧啧,这个女人……”

又是一个美女加入销售部,整个销售部一阵骚动,何冰见整个部门竟然骚动了起来,不由咳了几句“咳咳,还不赶快做完手头的事,不做完今天就留下加班!”

听到冰山美女部长发火了,一众人哪里还敢怠慢,冰山美女部长说的加班还有另一个意思,那就是把所有人在白天剩余的工作,通通交给那个加班的人,坐到第二天都做不完的那种,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应为我亲自测试的,第二天累成狗,盯着熊猫眼上班。

更惨的事情是,我一脸懵逼的走进女厕所,在女厕当着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妈的面,脱裤子上厕所…

结果,大妈尖叫了,后果就是我后来被所有销售部的男同事尊称一句“是在下输了!”女同事给我按了个变态的称谓,我的心里泪流满面,一切都是何冰这女人害得。

从哪以后,没有一个在听到过被留下来加班的,只要冰山美女部长一发话,说只要谁没有怎么样,就留下来加班,那么被说的那个人的工作,在这一天绝对超额完成的。

现在一想起来,不由嘴角挂起一丝苦笑,自己就是那个唯一的,也是最幸运的,也不知道是该自认倒霉呢,还是自认倒霉呢。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叫秦雨沫跑songhas公司来,应该、大概、可能是巧合的吧,想着不由目光移向秦雨沫。

她就站在何冰身后,看起来很文静,长得也还不错,虽然没有那种惊人的容貌,但是身上那种文静清纯的气质,着实在场不少人眼前一亮。

说来也怪,秦雨沫一句简单介绍完自己,目光就四处扫射着,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煞是可爱,也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

突然,她的目光看向我,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是的惊喜,在看到我之后,我心里不禁泛起一丝无语来,尼玛,这女人不会是真跑来找我的吧。

很快我就摇了摇头,打消了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夏雨洛,不要乱想,看看那个妹子,是你的菜么?不是!洗洗睡吧,咸鱼翻身还是咸鱼,屌丝逆袭了还是个屌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的就是这个。

咸鱼翻身了,并不会应为你翻身了,就不是咸鱼,这并没有改变你咸鱼的本质,屌丝逆袭了,并不会应为你的逆袭从而改变你屌丝的本质,也许这太过绝对,但是,能够真正改变的又有几个?

“嗨!帅哥!好巧啊!”虽然我尽量的往后躲了,甚至退到我都看不到秦雨沫的身影了,没想到还是被秦雨沫这女人发现了。

一双大眼睛对着我眨啊眨的,我心里那个无语啊,这女人还真是来找自己的,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发什么疯,居然跑到aonghas来了,还是我在的销售部。

你来就算了吧,居然一来就找到我,你有没有看到你身后的那些人,如果他们的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我已经被杀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呵…好巧啊美女!”嘴角不由抽了抽,这都直接指着人来说了,还好巧?鬼知道你发什么疯,你这是在给我拉仇恨啊,本来就已经是让整个部门的狼友们记恨上了,你现在闹这出,你这是要玩死我的节奏啊。

“禽兽不如啊!”

“我的女神啊!”

“人渣啊!”

我仿佛听到了众人的暗骂,一句两句三句…每句话都是往死里骂的那种,可惜不能动手,可以的话我会被这群人给活劈了,特别是楚若男这家伙。

拿着一张a4纸,一下一下的撕碎,纸张撕碎的声音刺耳着,撕碎了还不算,这贱人又拿出了张a4纸,一口一口的咬碎,那模样,简直是要把我撕成片,在一口一口的活吞了。

天呐,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什么美女的事都被我摊上了,我在sonfhas的平静生活啊,没有了啊…

“内个,今天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的,人家就就…被内个了…”尴尬,瞬间尴尬有没有,什么叫内个了,内个又是什么鬼啊?摸一下?有没有搞错啊,都被你说成什么鬼了。

  t酷.(匠N网正(Q版首{P发,m

秦雨沫一副娇滴滴的模样,脸蛋红扑扑的,煞是惹人注目,这又是什么鬼?地铁上那股泼辣劲呢?女人真是种善变,心思更是如海底针一般,难以琢磨。

“尼玛,内个是什么鬼?还被这厮救了?怎么救的?难道…握草!!!”

“啊,我的女神啊…被这厮拱了…”

“没天理啊…”

见秦雨沫妹子一副这样的表情,还说了这么一段话,想不想歪都难,单身狗受到了来自恩爱狗一颗原子弹的打击,心瞬间被轰成分子气化。

不少的人都抓狂了,而楚若男这厮更夸张,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把剪刀,拿着一沓的a4纸,重重的一刀一刀的剪着,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我,看的我心里发毛,下半身不由一紧。

尴尬的笑了笑,哪里还敢停留,飞快的跑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去,忙碌起自己的事,以此来掩饰我的尴尬。

本来以为这一切暂时能够就此别过,突然我感到身后一阵香风,转头的时侯,旁边的位置上就多了个秦雨沫,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大姐,姑奶奶,不,小祖宗!求求你了,放过我好不好,我还想多活点,你没有看到那些人一个个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的模样,求放过啊。

“小祖宗啊,你这是闹哪样?我还想多活点时间,求放过行不行?”我合着双手,语气都快要哭了,但是又哭不出来的那种。

“人家只不过是想要感谢你一下而已,你居然…”说着,立刻马上就双眼充水,一副马上就要哭给你看的模样。

“禽兽不如啊,都把女神弄哭了,看来是真的了…”

“放开那女神啊,让我来啊!”

“以前还不觉得怎么,现在我想砍死他了…”

握草,别哭啊,你这一哭,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本来是什么都没有的,你来这一出,就什么都坐实了。

“小祖宗,你想怎样啊?有什么要求就说啊!”我几乎是奔溃的的说出了这句,眼前这个女人是不玩死自己,就不罢休了。

“人家只是想表达我的谢意,请你吃个饭而已!”说着脸又红了,低着头一副娇滴滴的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