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银月如玉盘挂在空中散发着幽幽冷光。

  洛家,一座占地极广此刻灯火阑珊的古朴庄园,精致的院落中一貌美妇人挺着个大肚子仰卧在柔软的卧椅上欣赏窗外夜景,手摸着腹中孩子月光照在纳兰芳脸上全是母性的慈爱一道黑影在夜色的掩护下避开了门卫和庄内护卫穿行在庄园中,显然对洛家极为熟悉,其动作之轻敏迅捷如同鬼魅。

  “孩子,你这个不称职的老爹去青阳城这么久了还没回来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纳兰芳轻扶着胎儿自语道,有一丝担忧

  “谁!

  唰!

  突然纳兰芳一声娇喝,一道白光如同闪电破窗而入向纳兰芳射来,纳兰芳虽身怀六甲但依然身法矫捷,迅速闪身躲过了这一刀,叮!

  %E更!*新Q最;快/,上ie酷S#匠hN网bs

  一把匕首深深的插进了墙中,与此同时一身穿夜行服遮脸男子破窗而入,“嘿嘿,纳兰夫人,你身怀六甲还如此好身手,佩服“黑衣男子唦哑着声音道。

  “哼,你是何人,为何偷袭于我”。

  “我是…”

  黑衣男子话音未落一掌携带着劲气向纳兰芳拍去,“要你命的人”

  纳兰芳并不慌乱,这黑衣人行事阴险狠辣早以料到他会突然出手,一掌迎去,两掌劲气相交产生的气浪冲翻了卓椅,纳兰芳一声闷哼,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被那一掌之力逼得后退,“劲气出体!你是后天九重高手,洛家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杀我?”纳兰芳咬牙要道。

  “没错,凭你八重的修为是打不过我的,为何杀你?这个问题你下去问阎王吧,哼!受死吧!”

  黑衣人狞笑向纳兰芳杀去,纳兰芳咬牙接招,这黑衣人修为高于他,自己是绝对打不过的,更何况还有孕在身,只能拖延时间等家族高手赶到。

  黑衣人招招夺命,如潮流一波接一波,纳兰芳只有招架之力无还手之功,只能借身法招架躲闪,黑衣人也看出来纳兰芳在拖延时间等洛家援手,更加用力进攻,“摧金掌”

  一掌带逼人气势打在了纳兰芳胸口之上,纳兰芳吐血而退,黑衣人正要上前结果她的性命门外脚步声凌乱,十几名洛家的护卫带刀赶到。

  “有人行刺,快保护主母!”

  一洛家护卫头目惊呼说道然后带领手下护卫直接向黑衣人砍杀而去。

  “哼哼,就凭你们这些蝼蚁也想拦我,简直就是自不量力”黑衣人狞笑说道“九重叠浪之排山倒海!”

  这些后天五重的护卫更不是他对手,瞬间就有两名毙命于他的掌下纳兰芳乘机想冲出门外,可黑衣人直接舍弃围攻他的洛家护卫想她杀去,境界上的巨大差距就此展现。

  “狼子猖狂,敢到我洛家杀人!,”

  就在生死一线之间,门外传来一声怒喝纳兰芳听声就知道自己得救了,“死鬼,总算回来了”

  随后眼前一黑,晕到在地,她本是有孕在身,刚才又受黑衣人一掌,要不是因为对腹中孩儿的母爱和求生渴望让她强撑住一口气,不然早就晕到了。

  门外一身穿白袍的男子手持利剑怒道,见妻子晕到在地,洛星辰暴怒,剑上冷光流转,杀气纵横。随即一剑向黑衣人刺去,黑衣人连忙躲闪,“该死!”

  见来人,黑衣人自知今天刺杀失败了,再呆下去只能暴怒身份,脚踏身法冲出包围圈,越上屋顶消失在夜中。

  一干护卫连忙追捕,洛星辰担心妻子安危并未去追,“芳儿”

  洛星辰连忙把纳兰芳抱放在床上“来人啊,快去请孙老!”

  ………

  洛羽也是够到霉的,刚灵魂重生在纳兰芳腹中就遭此大劫,不知道是他太到霉还是命运弄人,前世本是华夏一武学大师快突破内劲入先天之际遭人暗算内劲反嗜而死“哎,老天,你这是玩我吗?难不成我是丧门星转世?”还在纳兰芳肚子里的洛羽欲哭无泪

  “孙老,我妻子没什么事吧”

  洛星辰问正在给他妻子号脉的一名老者问道,面色担忧“家主,纳兰夫人生命是没什么大碍只是……”孙老欲言又止“只是什么?洛星辰语气中有一丝颤抖“只是令夫人身怀六甲,元气大伤,腹中胎儿恐怕…”“说下去”“恐怕难以存活”“什么?”

  这时纳兰芳刚好醒来,听到不应悲痛欲绝“孙老,你是洛家最好的药师,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孩子”

  纳兰芳眼泪止不住的流

  “是啊,孙老无论什么代价,一定要让我孩子平安出世”

  洛星辰一激动一把捏住孙老的手,把孙老手捏的生疼。

  “家主放心,我一定尽我所能,我先去熬点安胎药”

  孙老说完便连忙退下了,只留洛星辰和纳兰芳在屋中

  “芳儿,放心,我们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洛星辰抱着流着眼泪的纳兰芳安慰道“星辰,若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纳兰芳泪如雨下,脸上全是憔悴,洛星辰心痛不已,同时心中责怪自己回来得太晚让妻子遭此大祸。

  “放心,我就是倾尽家族之力也要保孩子没事”

  洛星辰保证道“星辰,你说我们孩子怎么没出生就遭此大祸,都是我们太没用了”

  “哼哼!芳儿你放心,那个敢刺杀你的黑衣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他,只要我查出他身份,我洛星辰就是追到天崖海角也不会放过他”

  洛星辰咬牙切齿道,眼中全是冰冷的杀机。

  同时心中也后怕不已,若他再晚来一步,就是晚来一分钟他妻儿可能就要惨遭毒手,此仇此恨,纵是倾尽黄河之水也不能洗刷!

  “嗯嗯”

  纳兰芳应了一声,在丈夫怀中昏昏睡去

  纳兰芳体内“妈的,庸医,小爷还没死呢”

  洛羽不禁对刚才孙老的诊断暗骂不已,不过听到他未见面的父母说的话如一阵暖流,流淌在心中。

  前世自己一无父无母,全靠自己师父少林寺方丈大师收养,从没体验过什么亲情与父母爱,今生虽没出世就差点夭折在腹中,但能有这么爱自己的爹娘也不错,洛羽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