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霏开有点淡淡后悔,自己好像太唐突了,这样麻烦人家,万一有什么不方便的怎么办。

  门马上就开了,老板娘身穿薄薄的睡袍,香肩半露,秀发带着水雾松散开来,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一丝痕迹。她正微笑的示意林霏开进来。

  林霏开小心翼翼的把箱子推进来,慌乱的说“谢谢老板,我就麻烦你一晚,明天立刻搬走。

  “既然来了,那还客气什么?住着吧,不收你钱了。反正我也是自己一个人住。”老板娘娇笑着关上门,挥挥手,“你住二楼吧,那里有一间空房,我已经给你收拾好了。”

  林霏开感激的点点头,“老板真是雪中送碳的大好人!”

  “哈哈!嘴真甜。”老板娘被她逗笑了,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二楼有个浴室,你要是清洁的话直接用,有热水。那么,晚安,我去睡觉了。”老板娘关了客厅的液晶电视,微微一笑,向卧室走去。

  林霏开点点头,费力地搬着箱子上台阶。但她不得不感叹,老板娘的家实在是太奢侈了,各种家具都是进口名牌,客厅上挂着的那幅画,好像是宋代的真品。上了二楼,林霏开找到了房间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今天真的是好累。很快的,她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林霏开梳洗打扮完下楼的时候发现老板娘已经走了,她在茶几上留了一张小纸条:早餐在厨房,自己去吃吧。我还有事,就先出门了。——齐悦。

  齐悦?原来老板娘叫齐悦呀,林霏开揉了揉肚子,向厨房走去。餐桌上,整洁的白色托盘上躺着一份标准营养早餐,温热的牛奶,熟热狗和煮熟的鸡蛋。好久没吃过这么‘美味’的饭了,林霏开大口大口喝着牛奶,谁知道她这几天省吃俭用,每顿都吃干面包和矿泉水的痛苦……

  吃完饭,林霏开就心满意足地踏上了上班之旅。

  老板娘也没在店里,不过这不影响什么,林霏开有一把开门的钥匙。

  为了报答人美心善的老板娘齐悦,林霏开一天都很卖力,介绍得嗓子发痛,脖子发酸,毫不懈怠。

  时间过的很快,一眨眼的时间天边便挂上了一抹金色的晚霞。林霏开正想收工回家,店的玻璃门便被推开了。林霏开没有抬头,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习以为常地询问着“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哦,是这样的,请给我儿子登记一下。”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很温柔很动人。

  “恩,请到我这里来。”林霏开低着头找本子。

  轻声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她却还没找到信息薄!不会吧,去哪里了?林霏开紧张透了,猫着腰左右搜素,全然不知客人已经到了面前。

  终于找到了!林霏开飞快地捡起掉在地上的信息薄,惊喜地抬起头,把本子递给妇女。妇女留着一头轻柔的长发,年纪虽大遗韵犹在,气质非常温婉亲切,可是,她却没有伸手接。

  林霏开刚想问怎么了。

  不远处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请给我吧。”林霏开触电般看去,那声音低低的很有磁性,却带着一种迷人的阳光气息。男生一头简单的黑色碎发,带着一顶棒球帽,精致的五官带着微微笑意,修长的身体穿着一身普通的运动装。

  活活像日漫里走出来的美少年。

  但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Z!酷◎{匠网正☆版*\首B发

  为什么?她这样反复问自己。

  林霏开真的愣住了,她呆呆地看着男生,手里的中性笔无意识地掉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啪嗒’声。

  “啊……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傻了般,林霏开足足看了男生五秒才反应过来,猛地弯下腰捡笔,然后又无意识地站起来。

  男生的妈妈目瞪口呆的看着林霏开。

  林霏开大脑骤然清醒,要死了!难道她也有花痴症??她赶紧递过男生本子和笔,结结巴巴地解释“对不起,我刚刚把你当成了一个朋友,我看错了,看错了……”

  “没关系。”男生点点头,声音如清澈的泉水般动人心弦。

  林霏开轻轻推了推下滑的圆框眼镜,懊恼的看着自己的脚尖,刚刚是怎么了?明明看到过数不胜数的帅哥,可为什么刚刚对他会这么失态?

  不是样子,是气质……

  真的很像他啊。

  林霏开想了想又暗暗嘲讽了自己一番,自己连那个年轻时网上瞎玩玩的对象的名字都不知道,更别提长相了。她竟然可笑的猜测这个人是他。

  男生唰唰几下就填完了,放在了柜台上,微笑“我填完了。”

  “欢迎光临……”

  X!怎么又断片了!!!

  林霏开狠狠掐了自己一下,挤出一个别扭的笑容“好好,谢谢惠顾,要是遇到附和你的女孩的话,我第一时间联系你……”不知道为什么,说这句话心里有一点发酸。

  男生点点头,和妇女离开了。

  林霏开有些失神地坐在椅子上,缓缓拿起那份资料,没有存入微机,而是轻柔地放进了双肩包里。

  会是他吗?!为什么会有这么相似的感觉!?

  锁了门,林霏开抱着双肩包,愣神的往老板娘家赶。

  她几乎是疯狂的拿出资料,稳住狂乱不止的心跳,一行一行地看。

  姓名:刘弋。

  刘……他姓刘!林霏开心里微微荡漾,她很清楚地记得那一幕。

  十五岁的少女林霏开笑眯眯地发着消息“我家清代有个很厉害的大官呦,是进士呢!”

  动漫头像的男生发了一张搞笑的动漫表情,正是炮姐御坂美琴双手捂着眼睛的夸张样子“古代姓刘的皇帝最多,说不定我也是哪个皇家之后呢……”

  这句话被林霏开牢牢记在心里,他姓刘,他姓刘。

  于是林霏开更加紧张的看下去。

  年龄:23。

  二十三吗?林霏开皱眉沉思,当年自己十五岁,上初三,他十六岁上高一,自己今年二十二,那么这样说的话,又对上了。

  星座:狮子座。

  林霏开又想起了一段温馨的回忆。

  当年,她看到朋友买手绘板,自己也要张罗着买,然后她开玩笑地跟男生吐槽了一下,没想到男生没有马上回,过一小会,他发了很多截图,并介绍道“我跟几个玩板子的朋友问了,他们说在淘宝买个几百块钱的就够用,我把他们推荐的板子截图发给你了,你看看。”

  “我的天!”林霏开发出惊叹“你也太贴心了,你是什么星座的?”

  “狮子座”

  “可是狮子座不是粗枝大叶吗?”林霏开疑惑。

  “心如猛虎嗅蔷薇。”

  他接着说“你要是买的话,我可以帮你付一半钱。”说着他发了一张可爱的图片,上面的q版初音殿下的脸被p成了‘滑稽’,下面标着‘初音未来限定版’。

  兴趣爱好:二次元、动漫。

  林霏开紧握着资料单的手松开了,任由纸片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

  是他,一定是他!

  既然老天有意帮她,她就没有理由再次拒绝!

  林霏开走进浴室,躺在浴缸里呆呆地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回忆起来。

  他们认识的时候,林霏开仅仅十五岁,林霏开抱着开玩笑的心态说‘我喜欢你’,不记得具体情况,他们真的莫名其妙地恋爱了。林霏开傻乎乎的喊他达令,他暖暖的喊她阿娜塔酱,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名字,只能这么喊。

  冬天,林霏开早早的就考完试放寒假了,于是她天天百无聊赖地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等着他放学陪自己唠嗑。他的学习很好,全年级名列前茅,而当时的林霏开却是不折不扣的小太妹,因为受了他时时刻刻的提醒,林霏开才下定决心好好学习。

  没有他,她怎么可能上得了大学?估计连高中都上不了吧。林霏开的苦涩地笑着,继续回忆。

  他终于放寒假了,他邀请林霏开进入了他自己的qq群,她惊奇地发现他的朋友竟然都比她优秀,萝莉、美女、帅哥、土豪……他给了她管理员,她天天看着那些女生围着他团团转,感觉是无力的。有幸的是他对除了她之外的所有女生都带着一股淡淡的疏离,可她还是有些不易察觉的埋怨。后来不知道怎么,她有些心烦,竟然退群了。

  为什么埋怨?这是人的正常反应吗?她没有什么好埋怨的吧!

  过年的时候,她发给了他一个十块钱的红包,然而他眨眼间发了她一个一百的红包,她惊喜地截下图发在空间,看到好多人调笑和羡慕的评语,心里真的很甜蜜。

  恋爱的感觉?

  他喜欢日本,不论是动漫还是音乐,他说“我很喜欢日语歌曲,因为日语歌曲都很温柔。”而她却喜欢欧美风情的rock,他们经常互相发给对方自己喜爱的歌曲。她发的每一首,他都细细赞美。他发的每一首,她只听了片头,有的甚至当做没看见。

  后来呢,她发现他竟然还是个业余的黑客,她把自己的仇人的qq告诉他,他立刻就去人肉,她便得意洋洋的去找那些网络上和她发生口角的人,把他们的资料全面公开,再大加讽刺。

  自己做什么,他都温柔地笑着支持。

  他那份无私的温柔,只对她。

  他对别人可是很腹黑、很傲娇的。

  渐渐的,两人深入探究,她竟然开始滋生了自卑的心情,他家很有钱,他的朋友告诉她,他很帅很帅,他买一个耳机便几千……她只是个上班族家的女孩,普普通通,样貌只能算秀气,近乎没什么优秀的地方。

  然后就有那么一天,她冷漠地说“我觉得我们不合适,要不然分了吧。”然后看似无所谓的发了张金馆长搞笑图片,一狠心删了他。

  反正只是个网恋,反正只是个游戏。反正……他们本来就素未谋面。况且,他们从认识到分手只有两个月,也就是说只有一个充满温馨浪漫的寒假时间长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