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泛紫,顺势一揪,根根蓝毛飞扬。

  $酷+r匠网{永S久免、}费k看m小N说

  “啊呜!”阵阵狼嚎升起。

  洁白的狼皮在火光中显得如此莹润,淡淡神华在其中流转。紫眸微凝,道道神曦在其中升起,紫意朦胧中奕天羽疑惑地看着三郎。

  这杂毛狗,吃啥长大的。咋皮毛这么硬,若非本大天才肉身强横,还真揪不下这狗毛。

  想到这些的时候,奕天羽其实还有点心虚,若非自己近来修为大进,怎会肉身此般强横。

  “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以后我一定改,一定改!再也不吃独食了!”看着奕天羽一直盯着自己的神尾看啊,看啊的,纵然三郎狼胆包天,也不敢造次。急忙屁颠屁颠的跑到奕天羽跟前求饶道,生怕奕天羽再拔自己的毛。

  心神飘忽间,不禁想到了血纹狮,想到血纹狮拔毛时奕天羽的神情,狼躯不禁一震。想到他拔毛时的那种痛快,如今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毕竟拨的是他身上的杂毛!啊呸,狼毛!

  看来不能跟奕天羽这货厮混太久,否则都被他的气场影响了。

  心中阵阵怒咆,表面却依旧泪眼朦胧。毕竟奕天羽的心性谁说得清呢,万一万一他真把自己的纯血狼毛都给拔了咋办!以后找不到小母狼了咋办。到时候连哭的地方都没有了。

  “看在你诚心悔过的份上,本天才就原谅你吧!不过!”奕天羽一脸神棍般的忽悠道。

  “不过什么?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看着三郎果然接话,奕天羽秋紫般的眸中不禁闪过阵阵神棍般的得意。

  这火得你来烧。奕天羽看着三郎,毕竟他虽略通火道,却无三郎那般妖孽。

  本大天才叫你收集的药材呢!

  奕天羽急忙把刚想去烧火的三郎叫回。他要将灵药进行粹炼,以更进一步发挥出其中的药力,以保证其中的神华足够他与三郎突破。

  狼爪轻挥,袖里乾坤悄然展开,株株灵药挥洒而出。

  转眼间,已有上百种药草铺满了奕天羽跟前的草地。

  株株药草间,流转着点点神华,药香扑面中,令人心怡。一看皆为上品,三郎能收集到这些,实属不易。

  疑惑的看着三郎,而三郎似看出了奕天羽眼中的疑惑。淡然道,“大哥,你也不想想,咱是谁,史上最帅神狼三郎啊,没有之一!”

  淡然的样子,当奕天羽差点将他一脚踢翻。

  “赶紧去煮肉,本大天才要开始粹炼了!”奕天羽不耐烦的对三郎挥挥手道。

  嘿嘿。

  紫眸微闭,缕缕真炎自其掌心溢出,缓缓凝聚,一抹炽紫在掌心中缓缓成形。一股无形场域在其周身酝酿,涟漪扩散中,株株灵药被其震起,托在空中。

  随手一抖,炽紫瞬间演化为一道火焰的漩涡,将所有灵药卷入其中。

  缕缕真炎缠绕而上,化为片片灼炎,钻入其中,将其精华粹出。丝丝液线游离而出,引往远处的三郎,口水四益。

  满参地看着空中的药液,奕天羽的嘴角不禁浮现一抹淡笑。

  这是他观摩禽铭纹而悟出的真炎,虽不能与其真正威势现比,但显然,结果却出乎奕天羽预料。“蛇肉阴寒,火玉盏燥垫,血参性温补血,玉槐清心……”

  随着小手的不断出声,团团药液自漩涡边缘飞出,落入中心,那团散发这九彩神华的药性精华中。与此同时,无数法印自奕天羽手中结出,落入药性精华中,使其融合。

  擦去额头的汗水,双手律动,打出最后一组法印。奕天羽看着空中的药团,不禁感慨,这炼药显然不是件易事。淬炼个药材,已然过去了约两个时辰。

  双指一引,药液瞬间落入早已备好的鼎中。抬脚威震,鼎盖飞起,落到鼎上,残炎凝起,落到鼎下,使鼎中的药香更加浓郁。

  一炷香后,掌影拍出,将鼎盖震开一条缝,阵阵药香转瞬弥漫开来,令人心怡。掌指一翻,一物出现在奕天羽手中,灵力一引,落入鼎中。

  “大哥,这是啥?”三郎见奕天羽此时心情不错便又屁颠屁颠地跑来,其实也没他多少事了,只要保持星炎不熄就行了。故此,奕天羽也也太在意。“那是蛇胆,对他人来说或许只有解毒之功效,但对于我来说,去打不相同!”莹白指掌划过鼎身感受着那其中澎湃的灵精淡然道。毕竟,他的本体可能为一头魔禽,而禽类与蛇类自古为天敌。故此符海镜的黑蝰蛇胆对奕天羽来说可以说是妙用无穷。

  “成了!”淡淡紫雾在眸中流转,信手一拘,鼎盖瞬间被掀飞。浓郁的药香化为片片彩雾笼罩着鼎身,其药力可见一斑。

  双指探出,一双玉筷从鼎中捞起一块蛇肉。这玉筷是奕天羽早就放在袖里乾坤空间中的,故此现在取出。

  原本洁白的蛇肉,在经过一轮煮后更显通透,竟有透明之感。

  未多想,便入腹。滚烫鲜嫩的蛇肉夹带着浓郁的药香顷刻间,便入腹中。

  感受着其中那充沛的灵力,奕天羽不禁阵阵心神摇曳。这次,定能一举突破。

  想及此,手中动作不禁加快了几分。看的一旁的三郎不禁阵阵后悔。虽说他若现在吞服大量蛇肉并炼化其中的精华定能再度突破,可一天之内连续突破将损害道基。未来可能在无存进,毕竟,他没有奕天羽十二年的积累。

  吃下几块后,三郎只好在一旁坐着流口水,他的身体已近接近饱和了!

  “喝!”一声轻喝,奕天羽将鼎轻举过肩,直接开始灌了起来,看的一边三郎眼皮直跳。

  随着时间的推移,鼎中也渐渐见地了。而奕天羽口鼻七窍之中道道神华也随之喷薄而出,润彩道道中宛若一个光茧,精气惊人,神华滔天。

  随手轻挥,鼎炉飞出,稳稳的落在了三郎跟前,未激起丝毫尘埃!

  可见,奕天羽对力量的掌控已达到炉火纯青之镜。茧中金莹如玉般的神识弥漫开来,一股无形威压在悄然凝聚。缕缕神曦被奕天羽导入体内,温养血肉,洗熬筋骨。

  点点紫意自额骨中冲霄而起,奔碎云层,搅乱这天地元气。

  阵阵血脉威压疯涌而出,震乱这方穹宇。看的远处的三郎眼皮直跳。这,还让不让狼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辰凌风说:

快要签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