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大哥你想走出这无尽林区!难!难啊!难于上青天啊!”装过头来,惊讶的看着奕天羽,它自小生活在林区得知极多常人未知的秘辛。

  “啪!”

  一巴掌扇来,直接将三郎打了个蒙逼,奕天羽气愤不已,问它问题还念起诗来了,太嘚瑟了!

  “再乱念诗,本大天才一脚踹死你,快说,多久才能走出这无尽林区?”

  “好好……大哥温柔一点不行吗?小弟感到每爱嘞,咳咳……这无尽林区相传为上古的一处绝世杀阵,但由于无数强者的轰击于岁月的残蚀,其中的阵纹早消散在了这片天地之中,可毕竟是上古之阵,即使是消失,对于这片地区的影响却是永久的了,将这无林古村区硬生生的分成了五区,分别是:海域区,古井区,天绝区,焚炎区,痕石区,且分别对应了天地五行之位。

  而现在的我们正处于古井区,而这古井区又分为一百零八个个天井地,没地皆有这一位强大至极的皇者守护,咋们千万别去招惹,不然依我们现在我两的实力来看,定会被灭得毛都不剩!

  这天井地之下,便是上万个地井地,其中没地也有这实力强大的王者镇守,不过其更替交换的现象便平常多了,咱两可不能忘记,弱肉强食,才是这紫月界乃至各界共同的法则!

  嗯……最后地井地之下,就是由数不清兽井组成,就如火烈鹰,血纹狮等就是一处鹰井于狮林最强大的霸主,不过其实力呢……可就是天壤之别了。

  这,便是无尽古林区的大概情况了,大哥你听懂了没?”咽了咽口水,三郎一口气将这无尽林区的分布说了出来,让奕天羽听后吃惊不已。

  “额……这么大,咱两还走的出不?本大天才可不想困死在这破地方!”奕天羽深思,这片地区很是神秘,有至极多的丰知与杀机,虽能自身实力太弱,并不适用于现在的他。

  “办法只有一个,那便是变强,强到能独杀地井地王者的实力,才有可能走出这古林区!”三郎思索片刻,应声回答道,想走出这片杀机四伏之地,未达地林地王者之境,没有任何资格谈这走出之事,并且达到后还只是有资格,仅此而已!能否又出还不一定呢。

  早在几年前,三郎便偶见了一位地林地王者,其威势通天无比,可怕至极数刻之间便将百里化为弥粉,现在想起事,还有着阵阵后怕感。

  更新*(最kn快上酷匠0网4

  奕天羽点头,未语,低头看这一地的血纹狮那布满血纹的赤骨,捡过一根来,催控着紫意灵气,手猛地用力,淡淡指印印在其上,竟未有太大损失,要知道,这可是奕天羽的全力一握,哪怕是火烈鹰都消受不了。

  “三郎,用你的星炎把这血纹骨与我这骨矛炼化在一起,本大天才倒是看看,这血纹骨能强大到处!”唤来三郎,奕天羽静静地望着地上的血纹骨这血纹狮不愧为圆满境天阙,死后其骨都还能如此坚硬,若是将其莲花打造成一把兵器,必会让自己的实力得到极大的增幅!

  “好嘞!”

  道道星炎升起,恐怖的灼热感传来,将那些血纹骨慢慢炼化,骨矛伸出,血红色的液体流淌,庞大的能量精华将骨矛覆盖,一股血纹狮的气息传来,血气弥漫,声声嘶咆从液体中响出。

  ……

  翌日。

  “嘶~”

  半月状的蛇眸从深林之中探出,森然巨大的鳞片在杨光的照耀下发出渗人的寒光,无数条鲜艳夺目的毒蛇从其旁钻起,这是一片蛇林,中信位置有着一颗参木碧树林立,紫黑色从树洞中喷涌而出,腥臭无比,所染的草木皆化成了一滩滩浓水,慢慢沿着碧树树纹就下,烙下了淡淡的血痕。

  “嗤~”

  黑影闪过幽深的蛇尾从树洞伸出,三角状的棱角流露出丝丝慵懒之意,巨蛇吞吐着血黑的信子,闭目养神。

  星炎苗起,静静的环绕在一紫一蓝两道身影旁,轻轻播开挡在身前的枝叶,周围的众蛇探头,但又曾发现何物,缓缓地睡去了。

  蝰黑蛇!

  奕天羽远望树洞口,眼神之中有些灼热,这可是一头达到了一星符海的妖兽若以居多天材地宝加以熬炼,必是一锅珍贵的血肉宝药!

  吞了吞口水,示意让三郎动手伏击,这可是个好机会,那黑蝰蛇正在闭目晒太阳,警惕心如今是最低的时候,若是突然一击,此可将其击杀,哪怕是奕天羽一个大境界的一星符海也不可逃脱。

  撇了撇嘴,三郎睁大眼睛心中很是懵逼,大哥啊,你真以为那是臭虫啊,想杀就杀不成,那可是一星符海耶!

  就算是十头血纹狮也打不过的嘞!

  看出三郎心中的顾虑,奕天羽拍了拍它的头,眼神中紫意愈发浓厚,放作让其放心,这黑蝰蛇虽强,但自己的实力可也不弱,运转灵力用出自己最强的。

  纤长白指微动,布满血纹的骨矛紧握在手中,灵力凝聚于其上,牵引神识深处那一虚影,轻吸一口气,淡紫色光华流转于骨矛,渲染成一片紫红之色,斜倾于天际。

  “锵!”

  身形化淡,奕天羽手持紫红骨矛,向闭目休栖在碧树之上的黑蝰蛇直指而去。

  “嘶!”

  黑蝰蛇被惊喜,它深刻的感受了来自心灵深处的天敌威压。渊墨月眸中充斥着惧意,刚颔首,却被突如其来的虚影魔禽所惊住,不能行动半步。

  骨矛血气腾腾,化作冷傲魔禽,犹如活了一般,振翅鸣天,真炎乱舞,将呆住的黑蝰蛇洞穿,头颅崩裂,蛇血洒下,很是血腥。

  眼皮重重地跳了跳,三郎在旁看得是心惊胆战,这黑蝰蛇可是一星灵士啊,竟然就这样被奕天羽所随手击杀,还让不让狼活了?太没天理了吧!

  额……就这样完事了?三郎撇了撇嘴,跟刚才的黑蝰蛇差不多都静静的呆在原地。

  “废话,不这样,还怎样?快过来把这棵柔铁树收了,这可是炼器的上好材料!”跃于碧树白晢双掌泛着紫,一记手刃劈下,响起一声金属碰撞声,碧树被拦要劈断。

  这是一棵柔铁树,是一种极其特殊的木材,坚硬甚钢,却柔韧性非常好,若敌人来犯,身入其内还能躲过一劫,看来这黑蝰蛇也知此中的道理。

  “滴答!”

  圆润晶莹地露珠从浅色灵芝上缓缓滴落,清脆一声,被激起细微的雷光在其表面流转,有着磅礴的灵力散发而出,一看便是稀世宝液服后必有大效果。

  “滴答!”

  蓝影从枝叶中闪过,点点星炎什起,“呼”的一声定睛望向那浅色灵芝,三郎旋即心头大喜,向其急掠而来,伸手一把将灵芝拔出。

  雷云芝!

  闻着动人心脾的清香,三郎舔舐这嘴角,大口地吞咽口水,这雷云芝可是罕见的药材,其内有这庞大的灵力精华,年份越好,便越是珍稀。

  见着雷云芝上的银云,细小的雷丝流转,三郎估计这雷云芝的年份恐怕达到百年之上任不止!

  光华闪过,雷云芝消失在了三郎手中,这是一种小神通,名曰:袖里乾坤,可利用灵力构建出一方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并且随修为的提高而扩大,很是神奇。通常血脉奇异特殊的生灵皆会此神通,但也各有各的不同,有的达到一定的等阶还可自成一方世界,进出活物而不死!

  看了看周围的天色,有这几颗星辰挂起,一股倦意袭上心头,三郎已在外寻找稀贵的灵药差不多一天了,盘算着自己所导的天材地宝也是足够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这是大哥给她的任务,让其寻找各种天材地宝,用于对黑蝰蛇血肉的熬炼。

  黑蝰蛇血肉之中有这无尽精华与宝药相融合,顿成一锅血肉宝药。

  想着那黑蝰蛇那诱人的肉香,三郎心神都为之一振,加快脚步,向狮井的一处草地急掠而来。

  “哧哧~”

  深褐色的巨大鼎炉矗立在一片草地之上,火光照耀着周围的景象,奕天羽身上泛着紫光,天地间灵气涌动,化为道道赤炎,鼎内肉香四溢,从中升起清色的白雾。

  “大哥,本狼回来啦!唔!好香的肉,一星灵士的黑蝰蛇之中竟有着如此大的精华,不简单啊!”三郎闪过,出现在奕天羽眼前速度竟是此平常又快了几分,让奕天羽都未能准确的捕捉到三郎的气息。

  奕天羽轻踏一步,脸上带走似笑非笑的表情,感受着三郎所散发出来的表情感受着三郎所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定是在几个小时前晋升到了九星天阙,且是靠什么外力促发进阶的,不然不可能有如此大的波动。

  “哼哼,小弟啊,大哥今早让你去寻那天地至宝,与这黑蝰蛇血肉一同熬制,炼化成一鼎血肉宝药,以备咱两进阶之用,你大哥我今儿个可是忙活了一天,但你貌似做了点啥好事吧?”奕天羽轻抚着三郎的头,慢慢向它的尾巴靠近,三郎一声痛呼呼这奕天羽将其一把拽住在手中。

  这丫的太坑了,想本大天才忙前忙后,弄得大汗淋漓,才将黑蝰蛇洗净水除杂,放入鼎中熬炼,将其自身灵力催散其旁,而这家伙可好,命它去寻天材地宝,这货还私吞!让奕天羽心中怎能平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辰凌风说:

玩命写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