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天羽静心凝神在一旁,缓缓闭上双眼,手握骨矛,倾斜着地面,脑海之中不断闪现出所经历的场景。

  “嗡!”

  场景定格,黑夜吞噬着天空,金黄色火焰随着清风舞动,反射在少年白晢的脸上,显得更是神圣,犹如一位神子。

  紫光从识海中闪过,一头魔禽在其中浅浅浮现,虽是模糊不清,但却是高傲非凡,让奕天羽感到丝丝亲切。

  就是这种!

  奕天羽睁眼,古井不波的双瞳眸之中魔禽盘旋腾飞,周身朦胧紫气化,紫羽展现天穹,巨大的身影出现在其背后,魔禽高傲抬头,俯视这九天大地,阵阵圣鸣之声直穿虚空,无上真炎急掠夺四方,所染之物尽数化为灰烬,无存于世。

  血纹狮震惊,拜倒在地,身躯颤抖,这种王者的压迫气来自最原始的精神深处,根本让其无所遁形。

  魔禽振翅,三郎见此景急急倒退,阵阵心悸,那种压迫感对于他来说有这极大的杀伤力,但并未是针对于它,浑身一紧,升起强烈的警惕的。它沉思不语,自己的大哥到底是任等种族,来于何处,能有此血脉纯正的,这紫月界内未有一手之数!

  奕天羽抬头,手中骨矛轻杨,斜指天指,淡紫神华聚于骨矛之中,于其血色所相织交融,巨大的杀意扩散开来。

  骨矛急升,直指血纹狮,灵力如狂涛一半,脚步轻移,向其急掠而来,石破之声响起,骨矛穿透石墙,参杂这紫意。

  “嗤!”

  血洒大地,与灰黑色的尘土沾染在一起,血腥气味让人作呕不已,骨矛直直的插在血纹狮的头颅之上,其面色带有恐惧,极其不甘,却又无能为力。

  奕天羽眼瞳之中紫意如潮一般退散,将赤血骨矛拔出,身后那头魔禽慢慢消隐,深深将口中的一口浊气吐出,低头静静地看着自己那白晢的双手,未有任何话语。

  少顷,三郎从思索中回过神来,见自己大哥不语,轻声说道:“大哥,你……没事吧?”

  酷e…匠R网,◇唯)'一正?版,p其1他都是盗》!版y

  “嗯!唉,刚刚我身后的那头魔禽你认识吗?那……有可能,便是我的本体?”奕天羽被其话拉回,呆呆的双眼中恢复清明,看向三郎,想从其口中知道这魔禽的来历。他自幼便在孤峰之中生活,每每向帝逝问到自己的身世,帝逝却总是用沉默来回应。使他对自己的身世未有一丝头绪,而这,也是最牵绊他心头的一件事了。

  “不清楚,但凭大哥你所散发出来的血脉威压来看,只有那些上古之族才能有此传承之力,唉,大哥别太在意了,慢慢找,别急,呢看本狼没爹没娘不是同样活的很好吗?没太大关系的啦,咱们不知身世现在不也每天吃的开心处,睡得开心,玩的开心,大哥你说是不?”三郎叹了口气,安慰着奕天羽想开点,也同样安慰着自己,它与奕天羽极像,自幼便流浪在外,风餐露宿,也是不知其身世。

  “嗯……好!那咱们这对难兄难弟以后就祸害四方,俗话说的好,天亦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吃烧烤!三郎,快去把这只杂毛狗给烤了,我们兄弟两今天吃它个痛!”听着三郎那安抚的话语,渐渐放开了心中的牵绊,心中淌过丝丝暖意,他完全接受了三郎,把他当成了真正的兄弟,孤峰十二年,他最渴望、最缺少的那便是亲情。

  “好嘞!”三郎应声起来,息息星炎升起,下班拖过血纹狮的实体,进行拔毛等处理。

  “哎哎,那块肉归小弟我了,你这个做大哥的怎么能和本狼抢啊”

  “小弟这你就是大错特错了,呐,虽然此肉外看内质金黄,淡红色血纹之中流露出青醇的油脂,但实际嘞,是这些烤肉里面最不好吃滴!”奕天羽一脸正色,振振有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将那块烤肉一把塞在口中。

  听着奕天羽的胡编乱造,还未回过神来,刚还在自己眼前的烤在前一刻肉香扑鼻,后一刻汁都没剩,三郎一阵凌乱,呆呆地盯着奕天羽,“肉呢!”

  “为了小弟你的身体安全,做大哥的我只好牺牲下,吃了啊。”没有一丝做贼心虚的样子。语气中很是理所当然,让在旁的三郎气的牙痒痒,发出细微的咬牙声。

  “咦,三郎你磨牙干啥?是不是牙齿痛,那就些烤肉,你大哥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吧。”奕天羽轻轻的笑道,全身上下都喷薄着道道瑞光,让本变白晢无瑕的皮肤变得更是晶莹如玉。

  “……”

  三郎无言,根本不想理会奕天羽所说,这血纹狮烤肉已被其吃下大半,若还不进行抢食,恐怕自己等会儿只能吃毛了,念至此,疯了一般的将烤肉往自己嘴里塞。

  见此也未太在意,自己已经吃的够多了,在吃这血纹狮烤肉也不会有太多的作用,奕天羽的身体早就达到了饱和状态。

  缓缓闭目,神念聚于自己体内,催动其紫色灵力,引这血纹狮烤肉中的气机精华渗入到四肢百骸的深处,奕天羽他在厚积,集凝这庞大的经理,等待下一次的薄发,奥尼尔达到土坡。

  身上的瑞光渐渐收拢,睁开双眸,抬头望见三郎那一嘴油渍的样子,不由笑出声来,“慢点吃,没人跟你抢,要注意形象,知道不?”

  还没人跟我抢!你丫的不是人吗?注意个屁形象啊!刚开始你跟我抢时注意过吗!三郎瞪眼,犹如看着变态一般看着奕天羽,心中一阵怒咆。

  “哎哎哎,你那啥眼神?安啦安啦,本大天才对这血纹狮烤肉的精华吸收量早达到饱和了,在吃太多也没啥用了,看把你急得跟什么似的,唉,唉……”

  “噗!”

  “我擦嘞,你不早说!本狼都快噎死!”三郎听后一急,猛然嘴中的烤肉吐出,早知道便不用这么急了,害得他连味都没尝出来。

  “又没问我,本大天才咋知道。”

  “……”

  “哦,对了,咱俩要是走出这片古林还要多久?”奕天羽躺在草地,白晢的手向那满斗星辰的夜空伸去,皎洁无暇的星光从指缝中映入紫眸眼帘。

  他自从那孤峰法地飞跃下来,便降落在这无尽古林之中,没有见到一丝人迹,虽有吃有喝,但是无趣,乏味至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