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狗见前面被堵,伸出沾染着泥土的右爪,转运起自身灵力,道道淡蓝色星炎生成,迅速向奕天羽丢去。

  酷匠%网首9发#$

  奕天羽见其不妙测,侧身一转,右手一探,一杆晶莹剔透,犹如鲜血的骨矛出现在白皙之手中,猛然向其一劈,击散了袭起来的火球。

  血色骨矛在阳光的飞射下显的极其妖异,淡血色光辉流转,印在蓝狗那浅蓝色双瞳之中。这骨矛为火烈鹰的骨骼所锻造而成,坚硬无比,就连磐石也能轻而易举穿破,击开那小小的火球自是不在话下的。

  “哼哼,就你这点技量还想偷袭本天才,看本大天才不抽死你这杂毛狗!”奕天羽手握骨矛,俯视着蓝狗,今日定要将这个杂毛狗好好教训一顿,不然心头的这口气难以将咽下!

  蓝狗见状也不傻,转念一想,调转全身灵气,巨大的星炎从口中喷射而出,形成了庞大密集的火墙,生生将奕天羽困住,与自己分开。

  “嗷呜……”

  “跑啊!”

  一声大吼起,蓝狗撇腿便跑,身形化作一道光影,直接向古林的最深处跑去。

  “哎?”

  奕天羽刚还得意不已,但下一刻便被蓝狗的突然攻势打得措手不及,一脸懵逼。

  缓过神来,奕天羽左手挥动,血色骨矛斩开火墙,掠起阵阵清风,众妖兽不禁惊呼,感叹奕天羽这个大祸害的强大。

  “我擦嘞!杂毛狗,本天才还不信治不了你了!”奕天羽一阵火大,身旁还有这极多妖兽看着呢,如今出了个这么大的丑,连一只杂毛狗都抓不住,今后必会被众妖兽所嘲笑,成为此片古林的笑柄。

  双眸紫意闪过,左手微伸,收回血色骨矛,灵气运转,将其凝聚双腿之中,犹如一只展翅腾飞的真凰一般,望着古林的深处,向蓝狗逃窜方向追去。

  “唰唰……”

  苍茫的石山竖立于古林之中,此地为这片古林的最深处,未有任何生灵敢在此地停留,只有几株枯草,寒风吹动,卷起一片尘埃。

  “呼呼……”

  蓝影闪过,飞射进石山半山腰的幽深石洞当中,奕天羽见蓝狗向其跑了进去,未有半点迟疑,也紧追不舍的跟了进去。

  众妖兽疾呼,步伐其一致的停了下来,有着强大的杀戮之意见阻挡住了他们,在潜意识当中皆有这一丝排斥,这是烙印在骨骼之中的血脉威压,让众妖兽不敢再向前多走上一步!

  “他……他们……进那个山洞了!俺的眼睛肯定出了问题!”

  “俺滴个亲娘艾,他们竟然无惧这高等的血脉为呀,胆子也忒大了点吧!”

  “哎呀呀,祸害不愧是祸害啊!果然与众不同,竟能与此等血脉威压相正面抗衡!”

  “哇!勇气可嘉耶!这可是咱们古林的一大禁区啊!听说那一位存在点便在此山洞之中生活,若是这两个祸害撞见了它,肯定没好果子吃吧?”

  “嘭……”

  一声巨响,奕天羽用身形拦住了出口,断掉了蓝狗的唯一逃生途径,蓝狗向后倒退,一脸的不知所措,他早已技穷了,大脑飞速运转,使劲地想着对策。

  “哼哼,杂毛狗,看你往哪里跑,敢偷本大天才的蛋,那便要做好挨揍的准备!”奕天羽贱贱的笑了笑,犹如一位天真的孩童一般,很是得意,貌似抢到了自己喜爱的东西,观察这四周的环境,这石洞之中白骨露野,其石壁之上还有巨大的抓痕,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令奕天羽感到厌恶,这显然不是一处善地。

  “大哥啊!不打不相识,啊呸!不被打才相识啊!狼在古林飘,哪能不啃爹!大哥你就行行好吧,放过本狼一次吧!要不这样,大哥你看行不?皇天为证,厚土为鉴,我与此祸……啊不对,本狼与此人虽为异类,却是情投意合,特地在此结为兄弟!大哥,请受小弟一拜!今世定与大哥不离不弃,同生共死,若是违背,天打雷劈!”

  蓝狗一脸神棍样,“轰”的一声跪倒在地,心中也是无奈啊,打吧,打又打不过他,跑勒,又跑不过他这家伙。既然如此,那只能低头当小弟了,再说了,眼前这家伙身上所散发出极其高阶的血脉之力,也不丢了它的面子。

  唉!谁叫它遇上了奕天羽这个大祸害呢,真是霉运当头啊!

  “呦呵!打不过本大天才就想当本大天才的小弟啊,本天才看你这贼眉鼠眼的模样,指不哪天晚上趁本天才熟睡之时,在我背后捅刀子。本天才可不蠢,为自己断后路的事我可不会去做。

  摇了摇头,态度很是坚决。若自己将蓝狗这个坑货收下当小弟的话,那日后极有可能在某一日被它坑死也不一定。

  奕天羽是极其惜命,他在关乎自己的生死之时非常的冷静,会极其慎重考虑。

  “不会不会,大哥你尽可放心,本狼才不会如此的缺德的。狼也是有狼的原则的!从今往后,大哥你说往西,我绝不往东,当然当然,本狼也绝不往北,更绝不跑南!”蓝狗一脸想无私献身的样子,“额,那啥,大哥啊,你刚不也听见了吗?本狼刚可是发过血誓的!若有所违背,本狼必会被天道法则所击杀的,这回大哥你该相信本狼了吧?”蓝狗急忙解释回答,化解奕天羽心中的阻虑。

  奕天羽在旁摸着下巴,心中权衡着其中的利弊,蓝狗所说不假,这片天地来着独特的大道法则,其中之人若是在其内发誓,那便必要遵守,不得有着一丝违背,否则将被该天地的天道法则所轰杀!

  打量着蓝狗,奕天羽点了点头,心中被其打动,轻轻一笑,“想当本大天才的小弟,那可要随时随地听候本大天才的调遣,那你从此时此刻起,以后的打猎拔毛,烧烤做饭,收利息,收垃圾的任务就全归你这小弟了,那,小弟啊,你可有啥意见啊?”

  “没意见,没意见,在大哥面前,小弟哪敢有意见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