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奕天羽手抓火烈鹰,狠狠的摔出,呼呼作响,他自幼便在孤峰之上生活,其中危机四伏,看似平静,实则杀机重重,所以奕天羽的肉身是极其强大的,而现在的他又踏上了修炼之路,一般的妖兽早已奈何不了他了,更何况是身受重伤的火烈鹰。

  “嘶~”

  血洒大地,奕天羽双手操控淡紫色灵力,生生将火烈鹰撕裂,一声哀啼,蓝色残光射入奕天羽眼中,轻咦一声,向其看去,猛然一惊,蛋勒?

  “我擦嘞,哪个坑货!”奕天羽大骂,刚解决掉火烈鹰这个麻烦,本想好好吃一顿烤蛋炖肉的,可现在就只剩下那火烈鹰的肉了。

  别让本天才知道是谁干的,不然一定抽死你!心中气愤至极,搞了这么久,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白费了心思。

  环顾四周,古林已被烧毁,现在仍大火弥漫,也只有这圆巢材质特殊啊,未被太大波及,其余的地方则是非常炎热的,犹如一片黄黑色沙漠。

  拖着被撕成两半的火烈鹰的肉体,走向圆巢中央的那团火焰,这是火烈鹰蕴生之火,其中天地灵气聚集其中,将火烈鹰在之上进行烧烤,必有着数倍的精华扩增。

  奕天羽轻叹几声,心中满是无奈,到手的鸟蛋都飞了,静静的坐在火堆旁,快速的处理着火烈鹰身上的毛和内脏,随意捡起几根枯枝,架起火烈鹰的肉身,金黄色的火焰烘烤着,流露出淡淡的光华,肉香伴着浅浅的灵力波动,蓬勃如潮一般喷涌而出。

  奕天羽眼中闪烁着紫光,嘴中口水流出,火烈鹰的血肉果不一般,其内所含的天地灵气极其浓郁,自己吃下之后可能晋升为七星天阙!

  想到这些,心中的那口气疏通了不少,张开嘴,一口将其咬下,肉香四溢,润滑可口,入口即化,扑面而来,金黄色肉汁飞溅,令其食欲大振。

  奕天羽双瞳之中浮现出紫意,一顿狼吐虎咽之下,一头如盘牛般大小的火烈鹰便被吃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有着几排牙印的晶红之骨。

  “呃……”

  奕天羽打了一声饱嗝,满足地伸了伸腰,火烈鹰不愧为此处的霸主,其体内灵力精华浓厚至极,今日修为必又会精进不少吧。

  静心凝神,盘坐而上,运转体内道道灵气,引着那股庞大的精华文力进入自身经脉,神识外放于爱,吸收着天地之间的灵气。

  灵气猛然盘起,冲破经脉之中的阵阵阻碍,清爽之意传来,使奕天羽感到全身舒畅无比,认人放松,睁开双目,紫意闪现,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进阶了,七星天阙!

  奕天羽天赋生来便为逆天,经过多年的积累,从昨晚踏上修炼之路开始,使其厚积薄发。

  若是其他人,没有十天半月从六星升至七星天阙是不可能。当然,除一等一的有天赋的天才除外,比如…奕天羽这货。

  奕天羽出世多年,从小帝逝便教授了他一切关于这个世界的事物,对于帝逝为所说,他虽懒得去听,但多少还是记住了些皮毛的。

  此世界名为紫月界,原因无他,只因此片天地之上总悬挂一轮紫色残月。帝逝曾言,紫月在那万古之前而并非残破如此。

  在某个古老纪元之中,阵阵阴风袭来,天地大法变化,只见出现一个耀眼的光球,空中电闪雷鸣。

  几声巨响过后,巨石洒落,紫月界惨叫声响彻苍穹。而这一切只因紫月损坏,其诸多巨石化成了许多世界,而紫月界便是其中最强大之一。

  各界交界处皆有令人望而生畏的结界,其上空有巨石镇压。此力非宇宙至强者难以破开,数亿纪元后,各界衍生并创立了自己的法则之道。

  对于外界之人,其各界天地意志都有着极其强烈的排斥性,而哪怕是破开结界也极有可能会被天劫所轰杀,飞灰烟天,永不得超生!

  紫月界地域辽阔,但人口并未太多,其中妖兽遍地,死地无数,想在此界生存扱难,弱肉强食,这便是这片天地的唯一法则。

  弱小的生灵若想在其中存活,唯有变强,而变强的途径只有一条,那便是从中超脱,修炼至极致,打破这浩制!

  踏上修炼之路,那便有了生存的资本,但其修炼之人也是有境界分布的,等阶越高,力量越强,生存的资本便越强。

  ‘酷`匠网Lc正‘v版首jE发。S

  奕天羽现是七星天阙,为刚入修炼之路,在其天阙之上,便为符海境,随后便是浑源境,每一个境界又分为九星,其圆满为最,突破便晋升为下一境界。

  但想进阶是极具困难的,弄不好会因其而陨落。甚至有些强者为进一星,便屠城十万座,血流成河,这种做法效率极高。但灭绝人性会牵绕无数因果,苦被天地意志所感知,会直接被天劫所击杀。

  就如火烈鹰一般,本便为九星天阙,想突破至圆满天阙境,与其余妖兽争其造化机缘,但战败于他人之手,重伤垂危,濒临死亡。

  紫月界虽是荒凉之地但有着众多种族,其中不乏天纵之才,出生之时异象横现,相传有的真龙盘空,有的火凰鸣天,有的天降神劫,其力皆可斩神灭魔,无比强大。

  奕天羽便曾问过帝逝,想自己天子之资,其出世之时定是辉煌庞大,惊动世间,但帝逝的回答却是让奕天羽哭笑不得,有种想死的冲动。

  帝逝当年听到奕天羽的话语沉默了许久,语气凝重的答道:你出生时我正好肚子疼放了一个屁,那场面真是响彻天地,尘土满天飞,三天三夜没消停过,搞得我啥都看不清,满嘴都是土啊,啧啧啧,祸害就是祸害,出个世还来连带来祸害我。

  奕天羽当即无言,指着帝逝便是破口大骂:我擦嘞!你放屁啊你!本大天才还没听说过一座破峰会说自己肚子疼的,还说放屁,你真以为你是人形生灵不成!本天才出世,定是天崩地裂,万族朝拜才对!

  想到当年帝逝所说,奕天羽满脸黑线,对帝逝深深鄙视,“这啥破理由啊?”本天才与这家伙生活十二年,还不知他,整天到头来基本就是沉睡,本天才出世之时,这家伙恐怕又在呼呼作睡,才没看见本天才出世的英姿!奕天羽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旋即站了起来,望向那早已被大火焚烧殆尽的古林,喃喃自语道:“该走了啊。”心中闪过几道光影,看向东南方向,微微点头,一个打算从中升起,身形轻轻一跃,向其奔去……阳光穿透翠玉古林,青枝摇曳,沙沙落叶声响起,鸟鸣不绝,妖兽四处嬉戏玩耍,清幽的水潭流淌着,潭水清澈见底,一头老龟躺在大石潭上,双目微闭,安享自在,很是惬意,任由阳光照射在其身上。“龟爷!龟爷!好消息啊!俺……刚才看见那个祸害跟火烈鹰霸王打起来了!现在连那片古林都被烧的渣都不剩了,想必这祸害已经死在火烈鹰手中了!”一头小兽喘着粗气,狂奔到老龟面前,它刚到那片古林探查奕天羽这祸害,正好见到奕天羽与火烈鹰打起来了。啧啧啧,那场面,火烈鹰那是个威势滔天,弄起重重大火,吞噬着古林,小兽见后急忙跑开,跑到老龟面前,禀报这生死攸关的大事!

  “啥?此事当真?哈哈,天不亡吾等啊,如此祸害,终得报应,让那祸害祸害如此的……祸、祸……”老龟话语刚说到一半,眼瞳急缩,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浑身上下发着颤。

  清幽的潭水被淡黄色的液体染得微黄,一股骚气渐渐弥漫着整个石潭,使人感到恶心。

  小兽看到老龟的反应,哈哈大笑,“龟爷,你出水了!虽然祸害死了是件大喜事,但你也不用如此激动吧?唉?龟爷你在盯着啥看啊?”

  沿着老龟的视线,小兽转过头去,心中猛地大惊,眼皮跳动。欲哭无泪急急地转过头来,对老龟说道:“龟……龟爷啊,俺、俺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俺还有事,俺就先走了,你老先玩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辰凌风说:

冲击三万字,本大凌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