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及此,未多想,直接将血宝吞下,盘坐在原地,闭眼炼化,奕天羽身体充斥着血气,一头赤猪在其体内肆虐,震得奕天羽面色血红,竟有着失控的局面。

  哎呀哈!区区一头猪,还敢在本大天才面前如此嘚瑟,练了你!奕天羽心中念叨,运转这周身的天地灵气,在其体内用力一压,那头狂暴的赤猪如冰雪一般缓缓融化,形成涓涓细流,流淌在奕天羽大大小小数千道经脉之中。

  淡淡的紫气从奕天羽的天灵盖处磅礴散发出来,慢慢凝形,虚无而淡紫色的真炎升起,暗紫魔禽从内展翅腾飞而起,冰冷双眸透露出血意,淡漠扫视这天地,清鸣之声响起,令这方圆百里等阶较低的众兽跪到,那是来自高阶血脉之力的威压,无可阻抗。

  “混世魔王出山了,大伙快跑啊”古林动乱,部分比较高阶的妖兽颤抖着身子,纷纷逃出这片古林,向四处迁徙。

  “天降祸害于我林,时不利兮叹腿短!”那是一头古龟,言语之中透着古意沧桑,看着很是不凡,但现在却是在逃难,其逃难速度竟比其它众兽丝毫不差。

  “俺滴个娘,龟爷又发飙了!”众兽纷纷侧目,发出惊叹,可其速度是丝毫不减,急掠他处,惊的许多古树被震断,尘土飞扬,使人感到惊奇。

  清晨,阳光照射在奕天羽的脸上,眉毛微动,轻轻睁眼,双眸之中闪过道道紫意,呼出一口浊气,却被眼前的景物惊呆。

  眼前的故你很倒在地,杂乱不堪,犹如遭到了一场洗劫,周围一片死寂,未有一只生灵在其旁。

  ◎.酷《!匠_网永}久免z)费看小)●说

  “这古林是来啥祸害了不成,这是被打劫了吗?我擦嘞,敢在本天才的地盘上如此搞破坏,要是被本天才抓到了,非一巴掌抽死他不可!”奕天羽喃喃自语,若是还有妖兽在此听到这翻话,定会口吐白沫,瞪着眼对奕天羽大叫道,还不是你这祸害!俺还真想一巴掌拍死你!

  奕天羽打着哈欠,伸了伸懒腰,修长白皙的手紧握,直接一拳打在地面上,一声巨响传来,大地震动,被阵阵龟裂开来,涌出淡淡的灵气波动。

  松了松手,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奕天羽嘴角轻扬,心头一喜,他正式踏上了修炼之路,依他这一拳之力来看,境界应该在六星天阙境左右,心情大好,肚子也跟着开始起哄。

  “咕~”

  “即使本大天才要离去了,也该跟生活了半年的老朋友们打声招呼吧,本天才可不能失了礼数。”奕天羽舒展了筋骨,向四周望去,心中有了打算,点了点头,向一处奔去。

  另一处古林地,一群高阶妖兽正聚集于此,此时顿感背后发寒,面面相觑,总感到又会有啥不好的事正在酝酿。

  “呼~”

  寒风吹动,奕天羽衣袂飞舞,望着眼前的悬崖绝壁,心中尽是感慨,想他当初初到此地之时,差点险死于此。

  放眼望去,断壁之上枯藤丛生,丝丝红线环绕,形成了一座火红圆巢,这是这片古林的霸主——火烈鹰的巢,奕天羽曾与其一战,可惨败而归。

  现在当年不及如今,奕天羽现已踏上了修炼之路,今非昔比,他坚信,倘若与其再战,孰胜孰负还难以说清楚。

  奕天羽双腿微屈,在其体内猛然运转紫意灵力,用力一蹬,尘土飞,跳在了绝壁圆巢之上。

  搜寻着四周,只见那圆巢中央处红光闪耀,火焰腾腾而起,在清风中舞动,一颗硕大的兽纹鸟蛋悬浮其中,泛起点点火星。

  火烈鹰的蛋!

  奕天羽两眼发光,他早知这对火烈鹰夫妇在一次战役之中,雄鹰战了雌鹰重伤,现正是其空虚之际。

  火烈鹰是九星天阙境的妖兽,血肉之中有着极其浓郁的灵力精华,奕天羽打这算盘打了许久了,只待时机成熟,现自己实力大增,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念及此,未多想,奕天羽将灵力运于手掌,淡紫色的光韵点缀,拨开升腾的火焰,欲将兽纹鸟蛋掏出。

  “吼!”

  “唰!”

  血影急掠,鬼魅之声传入奕天羽耳中,道道飓风刮起,杀意袭来,心头大叫不好,双脚紫意灵力运转其中,身形一转,倒退飞疾而起,躲避着四处飞射的风刃。

  双拳紧握,有着淡淡紫光流露,将其快速挥出,击碎横来的残枝断木,废屑弥漫在空气之中,弄得奕天羽衣着凌乱,好不狼狈。

  血影停顿,火烈鹰出现在奕天羽身旁高空处,气息有些虚弱,眼中满是杀意,羽毛染着血,有着几处恐怖杀痕,双爪残破,显然,火烈鹰的伤极重,乃至现在也未能痊愈。

  奕天羽满嘴发苦,这也太倒霉了吧,刚想偷蛋,正主居然回来了,无奈的撇了撇那兽纹鸟蛋,看来不解决掉这个大麻烦,今天的早饭就没有太大希望了。

  挺了挺身子,双拳泛紫,天地灵气迅速向其聚集,巨大的威压疯涌,奕天羽脚步轻盈,腾空而起,向头顶盘旋的火烈鹰杀去。

  火烈鹰振翅,卷起狂风枯枝,一声巨鸣而起,铺天盖地的火焰冲破天际,绝壁被骇人的高温点燃,并向周围扩散开来,很是恐怖。

  “哧哧!”

  火势如浪涛一般,将古林渐渐覆盖,完完全全成为一片火中残地,若非众妖兽昨日都被奕天羽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所吓住,纷纷迁徙出这片古林,不然必会死伤无数。

  “蝼蚁之徒,竟还敢来冒犯本王,死吧!”火烈鹰鸣叫,吐露人言,它自是认识奕天羽这祸害,当初那日来犯,奕天羽被打的落花流水,若非那一场战役自己身受重伤,未能分出心思来对付奕天羽。可没想到这家伙还找上门来了,今日一定要将此蝼蚁吞入腹中,以消心头之怨。

  “杂毛鸟,我宝臀之仇,可是犹记心头啊,今日定将你烤了,以慰我那宝贝屁股!”奕天羽愤愤不平,上次对打惨败,自己那宝臀被啄的血肉模糊,现在想起来还有些隐隐发痛。

  “轰!”

  一声轻喝,奕天羽点跃而起,紫气湛湛,冲向青天,震散肆虐横行无忌的火焰,白皙之手伸出,一把抓住火烈鹰的残爪,生生向绝壁砸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辰凌风说:

向三万字冲刺!本大凌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