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助老师的关系,凌霄在学校后的十字街里,租了一间房。把一切都安置妥当后,因为是星期六,众人开始分道扬镳,各自回各自家。王书争也丝毫没有客套,临走前,在门口,深深看了苏小棉一眼,把苏小棉看得浑身发麻,径自转身离去。没有人在意这些异样,凌霄等到扭头的时候,才看见苏小棉在发愣,轻轻推推她,苏小棉连忙回神,反应过来。其实,在刚才,王书争转身离开的时候,他的突然转身,欲言又止的模样,让她隐隐约约有些害怕,而最后看到他就那样走了,紧张兮兮的神经才慢慢放松下来。

  “怎么了?”

  “没事,我给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整的。”苏小棉扭头,对着凌霄露出轻微的一笑,刚转身时,突然又听到王书争在喊她的名字,吓得她直接转身。一看,果然是去而复返的王书争,站在门口,看着她。

  “怎么,怎么了?”

  苏小棉一开口,甚至都有些结巴!

  凌霄奇怪的看着他们俩,最后,将幽疑的目光转向王书争,甚至,表情都变得有些僵硬冰冷。

  “你,不回家吗?一块吧!”

  看到吓得犹如小兔子般颤抖的苏小棉,刚刚冷硬起来的心,瞬间软化了,准备了一堆的质问,都只无奈的变成了淡淡的几个字。

  “哦!”苏小棉松了一口气,她匆匆转身看着周依依说:依依,那我就先回家了,你帮忙整一下吧!”说完,苏小棉抬头,对着满脸疑惑不解和眼神逐渐变得幽深的凌霄,匆匆道了声再见。然后,没再看他的脸,跟着王书争就出了门。

  周依依自然是求之不得,她根本连看都没看苏小棉一眼,径自转身,开始替凌霄整理衣服和书籍。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以为王书争就要问出口了,可到了最后,王书争还是住了口,纵然千言万语,他还是舍不得让苏小棉难堪。收拾衣服的手,不由得微微停顿了一下,周依依发疯般的在心底想着,苏小棉,苏小棉,毫不起眼的苏小棉,现在居然有这么多的人在呵护她!

  安芷民出去买水回来,一看到人都走光了,但他心眼里,这会儿只有漂亮姐姐周依依,便把常温饮料给了周依依。然后,也不管走出去的凌霄,一屁股坐在床上,一句话一口饮料,不停的制造话题,连让周依依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这些是什么?”

  周依依根本就不搭理安芷民,收拾东西的时候,手摸到一个硬物,拿出来一看,是个厚厚的邮政包裹,便转身,问安芷民。

  安芷民看了一眼,说:哦,那是我姐,给凌霄哥的东西!”

  周依依警惕了起来,不禁用手按了按,不像是衣服,更不想是书籍,那会是什么?脑袋转了一下,周依依佯装无意的说:啊,都湿了,不会是没晾干的衣服吧?那得赶紧拿出来啊!”

  安芷民这才想起来,有些粗鲁的夺过去,大声说:你不能碰,对了,我姐说,要给凌霄一个惊喜呢!”

  更i新最9D快d上oi酷\匠&网o

  周依依放下心来,她根本不在意安芷民的粗鲁,看来,凌霄是根本不知道,那要在凌霄知道之前,让这件东西彻底消失。

  “对不起,依依,我姐特意嘱咐我,不让任何人碰的,你就别碰了。要是让她知道一点蛛丝马迹,绝对饶不了我的。”

  安芷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小心翼翼的道歉。

  周依依笑了一下,把包裹从王书争手里拿下来,重新塞回到行李箱底部,还用衣服盖住,笑着说:不碰就不碰,安芷民,你刚才最后问我什么?”

  安芷民撇撇嘴说:你才听见啊!我就想问问你,你高考准备报哪所大学?”

  周依依歪着头想了一下,说:哪里大学好,就报哪里!”

  安芷民否决说:太笼统了吧,哪里都有好大学,关键是你想报哪里。”

  此刻,周依依在心底说:哪里有凌霄,我就去哪里!”可是,她却只能对安芷民这样说:估计,会报一个我喜欢的专业课大学吧!”

  一向活泼多话的安芷民突然安静下来,他看着周依依的眼睛,很清楚的看着,心底却又很模糊,他觉得,周依依说的不是实话,那她的真话到底是什么!

  趁着安芷民上厕所的空档,周依依把自己的背包拿过来,偷偷把行李箱打开,把那包厚厚的包裹拿出来,放在了自己的背包里。

  这是个秘密,永远也没有人知道的秘密!

  周依依是个勇敢的女孩子,所以,有些时候,她必须要为自己无畏的勇敢付出一点儿代价!

  这边,王书争下星期就要走了,这也是个秘密,是个只有老师知道没有同学知道的秘密。他看着苏小棉,胆怯又懦弱的苏小棉,这个自己已经渐渐喜欢上,但却又不得不即将远离的女孩,他觉得,有必要结束自己的单恋了。于是,在结束之前,他也必须拉苏小棉一把,这种沉默不语只愿对方好的喜欢,是一条永远看不到尽头的水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上岸,也许,早在上岸之前,就会被活活淹死。所以,他不想要苏小棉也变成这样。那个混蛋的,该死的凌霄,也许不知道这个傻瓜,一直在默默的关注着自己吧!

  所以,在离去之前,王书争决定,在苏小棉的生命里,留下点什么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