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八点,周依依醒来,她看着扔熟睡的苏小棉,半晌,嘴角边浮起一抹冷笑!她迅速下床,然后,穿衣,洗漱,八点半,她就到了火车站。远远地,看到凌霄在等着,脸上浮现焦急的神色,不停的看着手表,他在等苏小棉,可惜,苏小棉不会来了。周依依心里划过那么一丁点愧疚,但很快,她收整好情绪,朝着凌霄走去。

  八点五十五分,周依依把凌霄送上了火车。同样的时间,苏小棉正坐车往火车站赶来,可是,她已经来不及了!尽管已经过点,她还是买了张站台票,朝着远去的火车追了好久好久,因为接下来,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彼此都不会再有任何联系了!

  苏小棉孤零零的站在月台上,昨天晚上,和依依之间,不再冰冻三尺。可今天早上,她却彻底失掉了和凌霄的联系!

  至于,她和依依的比赛,最后,以两个人都跑不动告终。周依依跑不动了,直接大咧咧躺在了地上,苏小棉以为她怎么了,没看到障碍物,被拌了一下,身子摔倒在地上。浑身没有力气的苏小棉,最后是被周依依给背回宿舍的。真正释然,是苏小棉说起了周依依第一次背她时的情景,周依依突然就忍不住哭了出来,苏小棉同样如是!哭声淡化了她的不甘和恨意,也融化了她对苏小棉的冰意!

  “苏小棉,你要记住,你是欠我的!”

  “嗯,我记住了!”

  当然了,心灵的放肆,身体就会疼痛!两个女孩,几天走楼梯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滚下楼梯!

  而在凌霄走后,苏小棉彻底陷入到一种疯狂的学习状态,她甚至因为错失送凌霄而改掉了睡懒觉的习惯,还克服了失眠,开始夜跑,开始听英文歌曲。在数学不会做的题上,不再做大排除,开始硬着头皮请教王书争。

  然后,王书争问她:小棉,你是不是和凌霄谈恋爱了!”

  苏小棉只觉得头大,这样的质问,仿佛还言犹在耳,王书争的眼神就像一把利剑,苏小棉有些无处躲藏,但她只能这么回答。

  “没有,你们都误会了?”

  “你们?看来不只有我这样认为,周依依也这样问过你吧?”

  苏小棉把书推到王书争面前,第一次很强硬的说:这道题,你到底要不要教我?”

  她的语气很坚决,王书争知道如同小绵羊脾气的苏小棉,其实,一旦执拗起来,比谁都还要可怕。所以,他怕,怕苏小棉真的不理她。于是,他放柔了语气,败在她之下,拿起笔,说:我教。”

  王书争一瞬间的妥协和温柔,不禁让苏小棉有些怔愣,有些动了恻隐之心,更有些疑惑,当然还有藏在心底许久的不安,只是,她只能鸵鸟的选择漠视!

  凌霄回校的那天,苏小棉正在和周依依在学校小卖铺煮泡面吃,刚下进一个鸡蛋,小卖部老板接了一个电话,没说几句,就让苏小棉来接电话。

  “你确定是找我的?”

  苏小棉惊讶的问,一时间还真想不起来会是谁。

  “是,你快来接吧!”又有同学进来了,老板直接把电话递到苏小棉手里,朝着她笑笑的说:是凌霄的电话,我都听出来声音了。”

  “凌霄。”听到熟悉的名字,苏小棉不由自主的嘴角微微上扬,忙拿起电话接听。

  而正在煮面的周依依,则是把一个生鸡蛋直接丢进了锅里,有些呆愣的看着背影无限甜蜜的苏小棉,在想,凌霄走了有几天了,是不是已经好久好久没见到了。

  {Z酷*,匠O网x首发

  等到苏小棉转身的时候,周依依的眼泪差点没掉下来,但她只能尽快想一个办法,一个最快见到凌霄的办法。她不动声色的捞起鸡蛋,问:谁给你打电话,怎么了?”

  “是凌霄,”苏小棉很想说谎,但是,只要一对上周依依的眼睛,她就无法撒谎,只得实话实说:他今天下午回来,说,让我,”苏小棉停顿了一下,想着说:他弟弟安芷民也来了,让我和王书争去接他,他还把冬天的衣服都拿来了。”

  “哦,”周依依搅动着方便面,说:小棉,坐公交车太麻烦了。正好我爸的车今天闲着,我让表哥开车,咱们一块去接他吧!”周依依的表情毫无破绽,最后还体贴的装作调笑的问:小棉,你不会吃醋吧?”

  苏小棉的心底隐隐有些惊动,但很快又被她的最后一句话,给说得满脸通红,胡乱着就应承下来了。周依依笑了,笑容里藏着苦。苏小棉不是无知的傻瓜,她当然明白,只不过,自己也撒了一个谎而已,算是扯平了吧!

  于是,下午的时候,车上的气氛有些奇怪,原本活络的周依依和王书争,全都不怎么说话,反而是一直沉默的苏小棉,在空隙时间,说点话来调节气氛。苏小棉说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小腿肚和牙齿都在微微颤抖,周依依的表哥很体贴的给苏小棉递了一瓶水,顺便瞅了瞅沉默的小妹一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继续转头开车。

  王书争从一上车那刻起,不停的在心底咒骂自己的无能为力和千百种羡慕嫉妒恨凌霄,可当他转头看到小棉时,却又深深的感受到了无能为力。

  这么多天来的压抑和不安,都在见到凌霄的那一刻,全部烟消云散,像是大风雨里找到了一颗不会被电闪雷击的大树,能够让自己依靠,总之就是很安心。

  王书争彻底成了苦劳力,帮忙搬东西,但看到苏小棉的笑容时,却觉得苦也值得!

  安芷民一见到周依依,就开心的围着周依依转,不停的跟她说话,不停的讲在火车上发生的趣事,周依依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终于不耐烦了,周依依忍不住嘀咕他。

  “你怎么跟来了,你不上课吗?”

  “哦,还不是我姐,非让我帮凌霄拿东西,”安芷民说到这儿,突然停顿了一下,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猛然拍了一下脑门,说:你不知道啊,幸亏我跟来了,凌霄在车上因为接一个小孩子,胳膊都碰破皮了。”

  “什么?”周依依心惊了一下,不理会安芷民,赶忙回头走。但却看到,苏小棉已经帮凌霄把外套袖子翻了起来,而且是一脸心疼的样子。她停下脚步了,对,现在,凌霄已经不是她所能去关心的了。她始终忘不了凌霄对自己说的那句话,那句无比肯定深信不疑的话。

  于是,周依依扭头,继续跟安芷民闲扯!

  周依依,已经都失去了,等哪天,不,等未来吧,会再有拥有的那天。

  可现在,的确是失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