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暗自举办的求婚仪式已经快成了,可这些天,心里一直有个疑问,让他这个大男人都快憋出病来。周依依忙着调养身体的事,根本无暇去理会他。这天晚上,敷完保养品后,喝完补药,她靠在凌霄身边,说:我们什么时候回家一趟吧!”

  “爸妈消气了吗?”

  “他们只要我们平安,早都过去了。只要你给他们的宝贝女儿一个交代,他们就彻底放心了。”

  凌霄直接切入主题,问她:那你从现在开始想想,蜜月去哪儿旅行?”

  周依依甜蜜的乐开了花,开始掰着手指头算日子。

  这边,凌霄开始沉思,终于,他还是问出了口。

  “依依,你还记得有一个高中同学叫苏小棉吗?”

  凌霄冷不丁的一句话,让周依依的幸福笑容冰冻凝固在脸上。

  “怎么了?”

  “我不想听你提起别的女人的名字,我们不是要结婚了吗?”

  周依依扭头,试图将疲累的心情藏起来,可根本无济于事,凌霄温柔的从身后抱住她,在她耳边说:我们经过了这么多,就是要结婚了,要过一辈子,才更要互相坦诚,你懂吗?”

  周依依懂,但其实她很不想懂,她只是有点累,累到想放手!可是,有时候,她偏偏又做不到彻底的死心,所以,她在等凌霄的答案,等来了答案,却换来了坦诚,她要怎么坦诚?还是她从头到尾都不敢承认,凌霄爱的那个女人,始终是苏小棉!

  晚上,她躺在床上,窝在凌霄的怀里,看着他安静入睡,还有他紧紧握着自己的那双手,她觉得自己并不幸福,幸福的那个女孩,应该一直就是苏小棉吧!

  早秋季节,晨起有些微凉,关月和苏小棉坐车到了一中,关月去买豆浆,她就站在学校门口,当初年轻而稚嫩的心,早已经被时间的刀剑刻上了千疮百孔,这就是所谓的物是人非吧!如果时光倒流,她会变得和周依依一样勇敢,她会牢牢抓住凌霄的手,再也不放开,曾经爱到骨子里的人,怎么可能说忘就忘,总以为过了几年假装遗忘的生活,一辈子也就过去了,是人都会有道坎儿,生活总要迈过去,向前进。可苏小棉偏偏就是认死理,她就是这样的人,这可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得大概就是她这类人吧!

  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关月,一直在犹豫告不告诉苏小棉真相,如果不告诉苏小棉真相,等于在欺骗程轩,可如果小棉真相,那她该怎么办?

  苏小棉伸手接豆浆的时候,关月把身为医者的本能充分发挥到淋漓尽致。

  “小棉,你的手太冰了,现在才什么季节,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呢,你还准备要孩子吗?”

  可苏小棉全然不顾,她只是抬头,声音有些颤抖。

  “关月,我有点害怕。”

  “苏小棉女士,你已经快30岁了,不是20岁出头的小姑娘了,你有什么好怕的,这件事,你应该分得清谁对谁错,你才是最有发言权的那个人,应该感到害怕的是她周依依,活生生藏了这么多年,就是不出现,她几个意思啊?”

  “关月,我的意思是,我该怎么面对依依的父母?”

  关月扶着苏小棉的肩膀,看着她还如少女般晶莹剔透的眸子,仿佛岁月在她身上,从未留下过一丝一毫的痕迹,纵然,这个漂亮稍有苍白的女人,就在不久之前,失去了一个孩子,却丝毫影响不了她的美感。也许,这就是当初凌霄爱她至深的原因,善良,倔强,却又傻得坚持得可爱吧!

  “他们会理解的,毕竟,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但人还好好活着,不是吗?”

  关月为她感到心疼!

  苏小棉没有见到周依依,而是见到了周依依的父母,并且更加确定了一件事,他们的确还活着。周父的苍老让苏小棉感到深深的愧疚,但毕竟事情过去这么长时间,再去计较都已经多余,更何况是,人都还好好的。临出门时,周父叫住了苏小棉,表情似有这些尴尬,但还是问出了口。

  更新最快)上酷C匠f网

  “小棉,你,结婚了吧!”

  心,突然震痛了一下,只,一下,又很快地,苏小棉迅速回神,对周父点点头说:是,得知凌霄彻底没了消息后。大前年结的婚。”

  “依依,这孩子就是太任性,太倔强了。”周父听后,有些生气的说:这中间过了这么多年,小棉,你受苦了。叔叔说句实话,你和凌霄都是不错的孩子,就是,我们家依依,实在是太任性了。”

  “其他不重要,他们活着就好。”

  是啊!活着就好!苏小棉是这样想的,至少,没阴阳相隔。她,再也不要经历一次那样的痛苦了。

  “小棉,凌霄和依依在筹划结婚的事,按理说,这是喜事也是好事。你们都有了新生活,我实在是不能再麻烦你。”

  结婚了!过了这么多年,依依,你还是那么的勇敢,还是那个可以为了凌霄站在马路边拼命的女孩。只有你没有放弃他,也没有抛弃他,苏小棉听到这个消息,心底有很多感觉,是遗憾,是惆怅,还是祝福。大概是祝福吧!

  “叔叔,这是好事啊!”

  一开口,想着祝福的苏小棉却只能勉强回应。她觉得,自己真是个坏人!

  周父却摇摇头,颇有无奈的说:他们回来以后,凌霄是对依依挺好,可要不是我发现,她还准备瞒着我,凌霄在事故中,脑袋受了重创,忘记了一些事情。如果真是因为忘记一些事情,才会对依依这么好,那结婚就是种错误。这婚姻大事,是一辈子,几十年的事,就不能心存侥幸,小棉,你们总要再见面,你就帮叔叔劝劝依依,一定要让她想明白。如果真把事情都说开,我们也不是不能接受凌霄的。”

  脑袋,受了重创!一路上,苏小棉都在想这件事,她可以想象到那种画面,凌霄是怎样艰难存活下来的,甚至他在觉得自己快死的那一刻,心底是恨,还是爱,或许是不甘,还是巨大的绝望与想念,苏小棉可以无尽止的想象,可以无尽止折磨自己,可后来,关于凌霄的一切,她都已经失去资格再参与其中,纵然时间再流逝,纵然时光可怜她再一次回头,但没比这一刻,她万分痛恨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

  “小棉,周爸爸跟你说了什么,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他们要结婚了!”

  “谁?”

  “凌霄和依依!”

  “既然活着,那就结婚过日子,很正常啊!但你这是怎么了?你不会后悔了吧?苏小棉,你已经结婚了,你不要胡思乱想啊!”

  “不是这个,是因为过了这么多年,生离死别都已经经历过,周爸还是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他不喜欢单亲家庭甚至是凌霄这样失去双亲的孩子,我一直以为他是看不上凌霄,原来,他不过是心疼他的女儿。”

  “人都是自私的,特别是父母,在遇到自己孩子的事情上,简直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放心吧,也别再想了,凌霄会有办法解决的,更何况周依依,是铁了心要嫁给他。苏小棉,我告诉你,凌霄不需要你去拯救他,他需要的是,忘记过去的一切,开始新的生活,”关月说着说着,突然惊觉,自己有些话不妥,忙转了语调说:苏小棉,你也是,你未来的宝宝和丈夫,需要一个全心全意的妈妈和妻子,懂吗?”

  苏小棉有点疲累无力的点点头,她现在无暇顾及这么多,她不在乎凌霄和周依依结婚,不在乎周爸到现在的反对,不在乎孩子,不在乎程轩,更不在乎自己了,说她自私也好,说她滥情也罢。她就是好想找到凌霄,去看看他,看看他变了样没有,去看看他的病,周爸虽说不严重,但她就是无法心如止水,无法彻底忘却,开始新生活。可是,话到嘴边,她却无法对关月说,因为关月必然会反对,而且会反对到底,于是,她只是点了点头,轻声说:我知道。”

  关月瞥了她一眼,知道她们俩之间,又将进入一个我长篇大论你一句话结束的无限循环模式。有时候,关月真的很佩服苏小棉的定力,大学时候,刚认识她那会儿,还以为她听力有障碍呢!后来,才发现,她就是那样的人,惜语如金,硬是把谦逊这一优良传统发扬到了极致!

  关月开车把小棉送到了家门口,下车的时候,她想了一路的话,总算说了出来。

  “小棉,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

  “你这两天,有没有感觉身体哪儿不舒服?”

  “没有哪儿不舒服啊!”

  “嗯,没什么好隐瞒的,你要有心理准备。”

  “到底什么?”

  苏小棉突然紧张起来!

  “你这次流产手术,子宫受损的有点严重,所以,你要告诉程轩,让他多注意。至于他妈妈那边,你就不要管了,过两天,你要来医院做一次检查!”

  关月尽量把话说得很慢很慢,可苏小棉的脸还是瞬间变得无比刷白!

  “关月,你告诉我,我怀孕困难,到底是心病,还是身体原因,”苏小棉苦笑着问她:程轩一定很难过的,我婆婆也是。”

  “这只是一个判断,你别这么早就灰心,还有,你不好好保养,整天郁郁寡欢的,没病也拖出来病了,你好好回去,好好休息,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关月絮絮叨叨的像个老妈子一样,说了很多很多,然后,被苏小棉一句话给推走了。

  晚上,苏小棉做了一个梦,这次,她没有梦到悬崖,而是梦到了珊瑚岛,还有那片贝壳海!凌霄是一株美丽的珊瑚树,而苏小棉再没资格成为那片深蓝的贝壳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