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依依在听完关于珊瑚岛的小故事后,抓着苏小棉伤感起来,搞得安芷民特别不好意思,苏小棉也感同身受的拍拍周依依的肩膀,无声的安慰她。

  “你没事吧!”

  安芷民有点尴尬的看着周依依,不晓得,女孩子的情绪怎么会变化这么大。

  “我问你,凌霄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份工作的。”

  “大约两年前吧,凌霄的口语好,很容易就胜任了。再加上他本来看着特不像个高中生,旅行社就留他做兼职了。”

  苏小棉的心微微一动,在她的印象里,是从来不会为钱所担忧的。而此刻,看着周依依凝重的表情,她的心凉了一半,看来,周依依应该是和她有着一样的心情。要不然,平日里大大咧咧无拘无束的周依依不会问这么多。

  周依依说:凌霄现在会在哪儿?”

  安芷民不明所以,说:他应该在来的地方,下午1点,才会有游客进来。哎!你去哪儿?”

  安芷民话音刚落,周依依就已经转身往回跑,苏小棉站在原地,发呆了一下,也跟着跑过去。

  三个人跑着到凌霄身边时,正好看见凌霄旁边的一个小孩失足落入了海里,而本该救人的凌霄,就像施了魔法被定住一样,高大的身躯动也不动,僵硬的站在那里。出了这样的安全事故,凌霄会承担多大的后果,周依依一刻都没有停留,扑通一下跳进了海里。

  第二个跳下去的安芷民,直到,苏小棉尖锐的痛哭声,一下子打醒了处于失魂状态的凌霄。

  等到凌霄跑到岸边,安芷民已经拖着周依依和小孩,上了岸。

  万幸,小孩没事,周依依没事,安芷民也没事。

  那个调皮的小孩,刚落水就被跳下去的周依依托举着,一点事也没有,还以为遇到了好玩的游戏,直到上了岸,还不停的傻呵呵的笑。

  倒是,周依依和安芷民喝了几口咸咸的海水,凌霄迅速反应过来,脱了外套披在了周依依的身上,替她遮住了被海水浸透的衣服。

  安芷民在一旁破口大骂,直对着凌霄和周依依叫唤。

  苏小棉的脸上也犹有泪痕,她也吓到了,看着凌霄牵着小孩远去的背影,心,直到,这一刻,还是颤抖的!

  甚至,还有极大的恐惧,笼罩着她。

  凌霄,到底是怎么了,虽然现在已经安然无恙,但刚才,真的是关乎生死的大事。

  她不知道凌霄在犹豫什么,但却深切感受到,凌霄那一刻是恐惧的,也许是过去的回忆,一下子刺激到了他的神经,让他又再度麻木起来。

  苏小棉坐上了回家的火车,临上火车前,她问周依依。

  “你什么时候回去?”

  “我也不知道,看着办吧!”

  “嗯,一定要注意安全。”

  风声越来越大,苏小棉上了火车,周依依在她耳边说:小棉,你还记得,我当初和你说的话吗?我说,我很心疼凌霄,可现在,我不是心疼他,我是喜欢他。”

  火车轰隆隆开走了,苏小棉的小脑袋垂在细瘦的胳膊上,她的耳边,一直回荡着周依依的那句话。

  可现在,我不是心疼他,我是喜欢他。

  有句话,苏小棉本来也要告诉周依依的。

  依依,我也喜欢上他了,但更多的是,心疼他!

  如果凌霄注定要做一株漂亮又美丽的珊瑚树,那么,她苏小棉愿意成为那片贝壳海!

  尽管没给一个承诺,她却已经在坚持永远!

  、N最☆新'b章节上酷Y#匠7网☆u

  回到家的苏小棉做了两件事,一件是报了英语补习班,还有一件是到周依依家站岗。爸爸妈妈很是欣慰,女儿的成绩平平淡淡,也更没有给女儿一个聪明的大脑,所以,他们对小棉的标准就是,沿着兴趣发展。但如今,女儿这么努力用功,做父母的肯定举双手支持!但是,在某天早晨,七点,生物钟准时叫醒了苏小棉。

  “这补习班是露天的,你怎么晒成这样?”

  “哦,”

  苏小棉歪头,看看镜子里自己那张有些黑红的脸,再扭头,看到妈妈已经拿着防晒乳液过来,为了避免被摧残,忙拿着书包轻手轻脚的下楼。一边下楼,一边考虑要不要去买把遮阳伞。因为,周依依家门前,除了那两座大石狮子之外,连一点遮凉的地方都没有。可是,依依,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呢?可另一方面,苏小棉又觉得自己真悲哀,为什么这么在意周依依什么时候回来呢!

  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就在苏小棉搅着说不清感觉的愁肠下楼时,在单元楼梯口,她看到了周依依,就站在单元楼口,看到苏小棉,脸上露出了一丝略微疲倦的笑容。

  “依依,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嗯,昨天刚回来!”

  周依依撒谎了,其实,在苏小棉走后第四天,她就回来了。

  “看起来精神不好,坐车累吧,那还不回家好好休息休息。”

  “没事,小棉,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和你说一些事情!”

  大约是很难从周依依脸上看到如此严肃郑重的表情,但是,后来,苏小棉大约也忘记了周依依说完话后,自己的表情,肯定很难看,而且,自己还晒黑了,又丑又难看吧!

  不过隔了一月之久,天气依旧炎热,但节气已经每况愈下,秋天要来了,最先感知到的是学校花坛里的梧桐树,已经有了泛黄的迹象。周依依总是胆子大,两个人一看,觉得哪儿也不是说悄悄话的地方,她就拉着苏小棉溜进了学校里,两个人还是老位置,就坐在校园的花坛边上。就像放暑假之前那样,两个女孩坐在花坛边上,周依依把全部的心事倾倒给苏小棉,不管是好的坏的,还是喜悦的苦涩的,也不管苏小棉此刻能不能承受,一股脑的说给她听。而苏小棉的心里,却充塞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奇奇怪怪的,让她自己都觉得诧异,还有,些许的难受!

  “小棉,我对凌霄说,我喜欢他!”周依依说完,一把抱住苏小棉,眼泪一点一滴流下来,把苏小棉吓了一跳。

  苏小棉轻轻拍着她的肩膀,细声细语的说:他可是转学生啊!”

  “嗯,”周依依重重抽噎了一下,吸吸鼻涕说:什么用都没有了,他拒绝我了。”

  苏小棉的声音更低的说道:依依,早恋不好。”

  周依依猛然抬头,脸上犹有泪痕,她很坚定的说:我就是要告诉他,我喜欢他。可我没想到,就这么被拒绝,我会这么难受。”

  苏小棉忧心忡忡的看着她,说:你不是说,他家里不让他高三回来吗?”

  周依依的眼睛因为这句话,骤然绽放出神采,仿若恍然大悟的说:你说。他会不会因为,不回来了,所以,才拒绝我的,你说,是不是这样?”周依依说完,急切的在苏小棉的脸上寻找答案,可却在苏小棉脸上,看到了一种十分难堪的表情!

  那样的神情,是周依依从未曾见过的苏小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清浅时光说:

最勇敢不过周依依,可最懦弱的不一定是苏小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