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还未结束,但属于苏小棉待在L城的时光,在妈妈的催促声中已经快要结束。苏小棉一早去给家里打电话,妈妈在那头不停的催促着,赶快要她回去。凌霄说,在苏小棉临走之前,要带着她和周依依去珊瑚岛看看。而周依依很快扫去了之前不郁的情绪,因为,不仅安芷灵不再出现,那个安芷民看见周依依,就像看到了新大陆一样,百般的讨周依依欢心,当听说,他们要去珊瑚岛时,就自顾自的兴奋着跟着要去。

  四个人租了一艘观光船,一齐向珊瑚岛进发。

  一望无际的海洋,总能让人心灵宽阔,视野也是360度全开放。凌霄在一边给大家讲解着他所熟悉的这片海域的构造,哪里能看到太阳日出的风景,哪里会有大面积的潮浪,甚至哪里能看到海洋的边际,让人会以为那就是海洋的终点!

  安芷民和周依依会时不时加入讨论,苏小棉在嘈杂声中安静下来,虽然不讲话,也不会让人觉得突兀,更不会让她自己觉得尴尬。她下意识的看着自己的左手,再抬头看看凌霄,仿佛凌霄牵过自己的手,是上世纪的事情!

  凌霄不经意扭头,看到苏小棉安安静静就坐在自己身后,像一朵洁白的云彩,不刺眼也不不耀眼,眼中传出来的目光柔柔的,每当他转身,或者侧身,苏小棉就坐在自己身后,不闪躲更不逃避,好像自己就是她的中心,这让凌霄心里充满了莫名其妙的安全感。他看着安芷民和周依依已经转移注意力去撩着海水玩了,凌霄想起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

  爸爸从渔船上下来,天已大亮,妈妈推着烟酒摊子,自己就藏身在烟酒摊子下面的一个小空间里。爸爸朝他们俩走过来的时候,凌霄就会打开小木门,看到妈妈走过去,先是用力抱了爸爸一下。然后,会在儿子头上亲一下。然后,遇到落潮的时候,爸爸会继续重返大海,妈妈则坐在烟酒摊子旁边,安安静静的看着爸爸出海。妈妈的期盼全化在那一个拥抱里,后来,爸爸拥抱了大海,妈妈拥抱了爸爸,随他而去。

  只剩下凌霄,凌霄不是没有恨过,他甚至恨爸爸,恨这片海洋,恨爸爸为什么要出海,他不会死,妈妈就更不会死。可偏偏爸妈给他的基因里,没有恨,他后来总做梦,可梦到都是爸妈鼓励他勇敢为凌家活下去。于是,幼年时,凌霄最深的记忆,就是爸爸在额头上的一记亲吻,然后是妈妈的拥抱,爸爸的背影,最后,是妈妈的目光!

  一个大浪拍打过来,船身猛然摇晃了一下,重重撞击在了礁石上。骤然这一下,所有人都有些惊慌,凌霄迅速回神,看了看情况,说:船靠岸了。”

  然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安芷民急忙拉着周依依下船,凌霄站起来的时候,感觉身后一紧,他回头,看到自己的一方衣角被苏小棉紧紧拽着,苏小棉脸色有些发白,大概是被吓到了!

  “小棉,没事了,下船吧!”

  凌霄拍拍苏小棉的手背,苏小棉忙松开,但却并不是被吓到。两个人下了船,一前一后的跟上了周依依和安芷民。

  “刚才听凌霄说,我还不信,我还真以为珊瑚岛真的长满了珊瑚呢!”

  周依依左瞧瞧右看看,虽然海岛风景有别于陆地,但想象过于强大美好,导致她现在看起来,稍稍有点失望呢!

  安芷民呵呵大笑着指着周依依说:哈哈,说你傻你还真傻,如果这里全部都是珊瑚,那咱们就在海底了!”

  “切,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姐姐我要从小住在海边,懂得比你还多!”

  安芷民一脸不相信的摇头,气得周依依追上去就要暴打他。

  凌霄回头看着亦步亦趋的苏小棉,说:关于这片,珊瑚岛,其实还有一个小故事。”

  苏小棉走在凌霄身边,抬头看着他,好奇的发问道:什么故事?”

  凌霄将目光投向远方,缓缓开口说:传说在很久以前,海洋都是有着自己名字的一块块水域。后来,一群珊瑚虫为了寻找一块能够栖身的岩石,飞过万千重洋,越过险峻海涯,终于在贝壳海中找到了能够栖身的岩石,它们终于停止寻觅,开始攀附着岩石安家落户。可其疯狂的增长速度却让原本安详静谧的贝壳海难以负荷。贝壳海怜惜珊瑚虫的美丽与坚韧,于是,它开始为它们哭泣,直到维系着这片小小海域的关口彻底决堤,大海涌了进来,彻底吞噬了贝壳海。再当那些珊瑚虫结成一株美丽的珊瑚树时,转回头来,却发现,曾牢牢支撑它们的贝壳海早已没有了生命。珊瑚虫幡然醒悟,迅速开始繁殖,只为再找到那片贝壳海!大海里的水域因为珊瑚的强势入侵,再度分崩离析,一个个的,都与大海彻底融为了一体。”

  “珊瑚虫恐怕再也找不到曾属于它们的贝壳海了吧!”苏小棉问道。心底为贝壳海感到悲哀,为了珊瑚虫付出一切,甚至是生命也在所不惜,可是,无论后来珊瑚虫怎样努力,一切都回不去了!

  “怎么会找不到,这片海域就叫做贝壳海,你看,岸边的珊瑚群,多漂亮!有些东西,失去了能回来,有些东西,就算彻底失去了,如果有回旋的余地,能争取绝不放弃!”

  凌霄安慰着自己,如果时光能重来,他希望爸爸那天不要出海,或者妈妈最后没有追出去。那么,至少,他还有一个亲人在身边!

  在这点上,苏小棉不得不承认,自己有时候是个悲观主义者,她不明白,为了珊瑚虫付出一切的贝壳海,早已经融入到大海里,她也许会失忆忘记之前发生的一切,即使,珊瑚虫如何努力,贝壳海都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小棉,我实话告诉你吧,这只是个为引进旅游人群而编写的故事,今天你们是来玩的,我是来打工的,早知道,就不要和你讲这些了!”

  理智稍稍回笼,凌霄看着苏小棉有些哀伤的脸,觉得玩笑开大了,差点把这个多愁善感的小姑娘带偏了!连忙拉回到正题上。

  苏小棉也觉得自己反应大了,忙接着他的话说:没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打工?”

  凌霄这才正经起来,说:是啊,这珊瑚岛本来就是一个景点,每天下午才开放,会有很多外国游客来观光,我口语还算流利,有时间,就来这里做兼职。要不然,你们怎么能提前进来呢!”凌霄说着,停下脚步,继续说道:走吧,等下午人多了,好看的景点你就看不到了。”凌霄说完,手下意识的伸出来,很自觉去拉苏小棉的小手。

  “哎!你们两个!”

  那边,骤然传来周依依的声音,不过,她话都没说完,苏小棉却在她语音刚落之际,迅速抽回自己的手,然后,尴尬的看着凌霄。

  很微妙的气氛,周依依跑过来,拉着苏小棉就跑了。若不是安芷民一直缠着他,周依依在心底胡乱想着,自己错过的这段时间里,凌霄和苏小棉在干什么?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了,不然,周依依无法向自己紧张到跳出心脏的心做出交代!

  “失去了生命中最鲜艳的色彩,那么,只抓住那片深蓝会不会太徒劳无功?”周依依指着木牌上的一行字,疑惑的看着凌霄,等待着凌霄的解释。

  凌霄刚要开口说话,安芷民已经快步跑过来,得意洋洋的给周依依答案。

  “这是关于珊瑚岛的一个小故事。”

  凌霄和苏小棉对看一眼,笑默不语!

  “什么故事?快讲来听听!”

  周依依好奇的问道,然后,突然觉得不妥,跑到凌霄面前,看着安芷民,不屑一顾的说:你肯定没有凌霄讲得详细,凌霄,你来说吧!”

  “有什么不详细的,凌霄知道的,我也知道,不就是为了珊瑚岛编的一个小故事吗?就是珊瑚群和贝壳海的故事。”

  安芷民不高兴的大声嚷嚷着。

  “是,一个小故事而已,没什么特别的。”凌霄笑着说,然后,抬头看看那边,说道:芷民,你带着她们去岛心看看吧,我该工作了。”说罢,凌霄已经转身离开。

  “什么工作?”周依依凑着安芷民问道。

  “什么工作,你也帮不上忙啊,问那么多干嘛?”

  “切,我要知道,还用问你啊。行了,不用你带路了,小棉,我们走。”

  没说两句话,两人又针锋相对起来,周依依拉着苏小棉转身就走,安芷民真以为周依依生气了,跟上去就开始道歉。

  结果,在周依依面前,安芷民总是兵败如山倒,被击败得溃不成军!

  苏小棉回头,看着那行字,她还在想着凌霄说得那句话。可是,那些失去的东西还能再重新找回来吗?

  r酷lr匠8#网35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清浅时光说:

大家多多支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