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月,下午2点的会议,资料都在这儿了。”

  “嗯,我知道了。”

  拢拢头发,关月将资料收放在自己桌子上,中午刚和苏小棉一块吃过午饭,又陪她说了一会儿话,才来到办公室,同事小李就已经把资料准备好给她了,看来,是没有休息时间了。

  “嗯,那我先出去了!”

  “你等一下,小李,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关月指着一张病历卡,推到小李面前。

  “怎么了?”小李看到关月突然脸色有异,忙走过来,看着病例卡说:哦,是昨天确诊的病情,我听王医生说,好像还挺严重的,哎!对了,他今天就要来复诊了。关月,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小李察言观色的说着,越说越觉得关月的脸色愈苍白。

  F&更新*;最o、快上酷%匠v网》a

  “没事,你先出去吧!”

  “哦。”

  小李奇怪的看了关月一眼,虽然心有疑惑,但还是乖乖走了出去。

  科室门合上,关月的眼睛开始紧紧盯着病例卡,那张病例卡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凌霄的名字,还附有一张1寸照片,此时此刻,关月真的希望自己看错了,但就算再闭眼50次,照片里凌霄的模样,依然清晰如昨。

  可是,他怎么会得了这种怪病?精神障碍失忆症!于是,她直接拨通了凌霄的主治医生的电话,这一说,就聊了有将近半个小时,直到对方对着门口说了一声进来,关月看看时间,也该挂掉了,但是,听筒那边,却传来护士小姐清脆甜美的声音。

  “魏医生,凌霄来了。”

  关月这才想到小李临走时说的话,凌霄今天会来复诊。没多想,关月立刻出门,精神科出口处便是妇产科,下了电梯便是大厅,如果小棉出门的话,一定会看到凌霄的。虽然其可能性只有千分之一,但世界上所有不幸的事情,偏偏只需要这千分之一的概率!多一分便会遇到,少一分可能会分分钟撞到!这有时候,真的是很邪门的事。关月很快起身,但时间点却不允许她处理这些私事了,但愿,他们不会遇见。

  收整好资料,忧心忡忡的关月开始去开会。

  整个会议,她都有点心不在焉,只是在谈到凌霄病情的时候,加入了讨论,会议一结束,她马上下楼。

  了解完病情,凌霄准备回家,随手将医生开的药放在口袋里,在听到医生说并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凌霄是这样觉得的,那些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一切都不重要,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结果,关月看到了让她心惊胆战的一幕,就在凌霄坐上电梯的那刻,苏小棉也从病房走了出来,透明的电梯和护栏根本遮不住能让人一览无余的视线,关月焦急的大喊了一声,可说话的同时,却听见同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苏小棉!”

  这声音实在够响亮急切,仿佛是怕失去珍贵的宝贝一样,凌霄只是精神遗忘而已,其他身体器官还好好的,他也听到了,苏小棉,这个名字,目前已经第二次出现过,着实让人觉得奇怪。于是,他回头,看到的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的陌生人,还有不停来回走动的医生和护士。在人群穿梭之间,有一个穿着白色病服的女人,正打着电话往回走,直到,他再也看不到那抹身影,凌霄有些僵硬的转身,甩掉心头不舒服的情绪,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你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我还在住院呢!要不是妈告诉我,我还不知道,打你电话也不接?”突然接到妈妈电话,说程轩已经下飞机赶来医院的笑意,苏小棉心里又惊又喜,赶紧给他打电话,却打不通,她只好走出病房,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直到,她听见有人在喊她,回头,就看见程轩站在她身后。

  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涌上心头,苏小棉渴望这种温暖,这几天凌霄的影子又在她脑袋里晃荡,让她如失孤的家人一样难受,她本想自己一个人清净几天,却没想到,越静越乱,直到此刻,看到程轩,漂浮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程轩走过来轻柔的搂住她的肩,疼宠的说:先回去再说。”

  脚步顿住,凌霄再次回头,看到那个女人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奇怪,他的心底,怎么会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有点心酸,还有无奈,甚至带着点痛楚的释然。

  他,失去了什么宝贵的东西吗?

  慌忙赶来的周依依站在距离凌霄几丈外,心跳几乎都要停摆,若是凌霄想起来怎么办?若是苏小棉回头了怎么办?

  在这一刻,上天怜悯了周依依,这个为爱情奋斗的女孩,如果她做错过什么,但受到的惩罚,也许够了!

  期末考之后,苏小棉的成绩有了进步,所以,可以安安心心过一个暑假。也是在考试过后,周依依告诉了她一个惊天大秘密。

  收拾完东西准备回家时,王书争先凑过来了,跟苏小棉说:苏小棉,趁着回家前,想不想去青山看看。”

  “青山?”青山是县城里的唯一一个5A景区,学生拿着学生证可以享受半价优惠,其实,苏小棉很想去。但是,又……。

  “走吧,余小画,陈昊生,还有彤彤都去,我家就在那儿,包食宿。”王书争继续怂恿,其实,拉这么多同学去,只是想让苏小棉跟着去而已,可是,他根本不敢开口正大光明邀请她。

  苏小棉低头,看了凌霄一眼,他一动不动的坐着,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周依依凑了过去,不知道跟他说了些什么。

  “好,我去。”苏小棉扭头,对王书争说道。

  “好耶!我一会儿就去给我妈打电话,让她赶紧做准备。”

  王书争几乎要兴奋的跳起来,说完这句,立刻跑向小卖部。

  王书争才走没一会儿,周依依立刻靠过来,贴在苏小棉身上,满脸的不高兴,苏小棉问她:怎么了?”

  “哎呀,舍不得你们!”周依依撅着小嘴,不高兴的说道。

  “只放假一个月,哎,对了,你能不能跟你妈妈说说,后天去你姥爷家,明天你和我一块去青山玩吧。”

  苏小棉邀请道,其实心底也很舍不得周依依。

  周依依抬头没说话,拉着苏小棉出了教室,两人一起坐在学校花坛边上,七月的天气,树木都绿油油的,蓬勃葱葱的树叶遮挡了炙热的阳光,凉爽的阴影遮挡在两个女孩的脸上,同时,也将这黑色的阴影投射在两个女孩的心里。

  在听完周依依絮絮叨叨的话后,苏小棉没有嫉妒,没有失望,有的只是满满的心疼。

  第二天,王书争家里,他妈妈做了一桌子好吃的菜,同学们都到齐了,余小画和陈昊生两个人在王书争妈妈面前,隔开两个人坐,可是,两人之间一个眼神,甚至是一个小动作,都让王书争羡慕不已。没事,他在心底乐观的想着,马上能看到他的苏小棉了。

  可是,那次的青山之行,苏小棉没有来!

  苏小棉瞒着家人,和周依依去了凌霄的家乡,那片大海的故乡!

  凌霄早就不在家住了,他有一个银行账号,他的养父养母定时把钱打给他,现在,他和大院的一个没人要的奶奶住在一起,可是,就在前不久,他转学之前,他唯一的奶奶也离开他了。

  当周依依对苏小棉说完这些之后,周依依说:小棉,我觉得凌霄特别不容易,我很心疼他。”

  苏小棉低着头,轻声说:我也是。”

  凌霄的亲生父母都是深海捕参人,在海上迎风破浪,而命运也归结在海上,凌霄不敢回自己家里住,大院的那栋房子,有着让人心痛的回忆,所以,他宁愿租房子住,也不愿回去住。而养父养母之所以收留他,大抵也是因为他成绩好的缘故,可以给弟弟妹妹补习。

  但是,这次来了同学,出租屋里位置太小,凌霄只得回到家里,他拿钥匙的时候,手还在抖着。周依依注视着凌霄的一举一动,而苏小棉已经开始整理起家务,出租屋虽小,但物件齐全,苏小棉顺手就开始收拾起来。凌霄的弟弟站在门口,等着凌霄回去吃饭。看着来了两个漂亮的大姐姐,有些诧异,还有不知所措。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周依依兴高采烈的说着,急忙和凌霄站在一起。周依依出生在幸福的家庭,她天真的觉得,亲情最伟大,修补凌霄的创伤就是缓和他和养父养母的关系。

  临走前,凌霄把钥匙给了苏小棉,然后,带她去了那栋房子,他站在门口,苏小棉已经走进去了,扭头看着凌霄,奇怪的问:怎么了?”

  “没什么,你想吃什么,我回来给你带!”

  “随便吧,你快去吧,别让人等急了。”

  苏小棉说着,没有问东问西,只是催促他快去。

  周依依的喊声传来,凌霄扭头离开。

  苏小棉突然说道:凌霄,我能打扫吗?要住人的话,灰尘太多了。”

  凌霄的面色有了一点笑意,说道:可以,我邀请你们来玩,就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这里不是出租屋,是我的家。”

  苏小棉听后,嘴唇边绽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柔声说:好。”

  看到那抹笑意,凌霄心软了,有点担心她会不会害怕,一冲动,提步往屋里走,拉着苏小棉的手,走到挂着父母的遗像面前,说:你不害怕吗?”

  苏小棉低头,看着牵着自己的那双手,手指修长白皙,很漂亮,也很温暖,像一把火,一下子点燃了心底炙烫的小火苗,苏小棉觉得,凌霄也许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坚强,还要勇敢。苏小棉没有挣脱,而是抬头,看着凌霄,勇敢的说:我不害怕。”

  “快走啦!”

  周依依在楼下大喊着。

  苏小棉怎么也没有想到,就连是那位陪伴凌霄多年的奶奶,也没走进这个家里,凌霄冲着苏小棉笑了一下,他需要苏小棉给予自己的这种笑容,让他有种被依赖的感觉,而苏小棉站在这间屋子里,就像他的家人,站在这里一样,很温馨!

  可是,许久之后,又是凌霄亲自断送了这种温馨的感觉,他觉得这种温馨太渺茫,给不了他更多,他可以无情的利用一次,两次,等到苏小棉被榨干了,成了一无是处的萝卜干之后,再也给不了他温暖之后,他想回头,却已经没有了回头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清浅时光说:

给亲们推荐一部电影,剑雨,很早的一部武侠电影!很好看的哦!!另外,请亲们多多支持《凌霄花开木棉不散》!!愿凌霄与小棉惺惺相惜的感情能够开花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