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时间,可以磨灭很多东西,但人的情感只会随着时间的消逝慢慢沉淀下来,苏小棉不年轻了,在本应该当妈妈的年纪,失去了自己的孩子。程轩的飞机延误在海口,妈妈一直在不停的絮絮叨叨念着,苏小棉本来应该今天出院的,可程轩硬要她住院休养几天。于是,这止住了苏小棉妈妈的唠叨。而苏小棉心底却舒了一口气,程轩没回来,她也不用面对对两个人的亏欠,对孩子的亏欠已经够折磨人了,所以,再面对程轩,她承受不来。

  此时此刻,她需要自我疗伤,一个人承受就好,这样的自己,也许不配他人太过温柔的对待,也许,她能够很快很好的理清思绪。

  关月提着牛奶水果来医院看她。苏小棉在看到闺蜜的那一刻,眼泪夺眶而出。

  “我以为他死了。”

  “小棉,他不仅活着而且还活得好好的。有些事情,该忘记就要忘记。”关月安慰着她说道,关月知道,这个倔强的女孩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爱,有什么错呢!如果爱一个人有错,那全世界的人都有错!

  汶川地震过去一个月,凌霄和苏小棉也已经同桌一个月了。凌霄从初来的沉默寡言变得外向了许多,苏小棉还是老样子,周依依喷香水了,小考过后,班里重新排位置,凌霄因为成绩优异,就算个头高,也享受着优等生的特权,他和突然之间长高的优等生周依依坐在了一起。苏小棉因为英语成绩差劲儿,而且基础没打好,落后一大截,和王书争坐在了一起。换座第一天,她拿着小方布去擦桌子,然后看到桌子上的作业本上写着王书争的名字,突然想起来,这不是凌霄的座位。

  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端着水盆去洗漱的时候,却发现水堂挤满了人。

  什么时候开始,这里也变得这么热闹了!

  然后,她看见了余小画,还有周依依。

  周依依也在洗头发,并没有看到苏小棉,倒是和旁边的余小画聊的火热,苏小棉站在一边,静静的刷牙。

  “哎!小画,我发现你的香水很好用啊,闻着一点儿都不腻,但是,我在化妆品店,并没有看到。你在哪儿买的。”

  周依依撩着头发,问道。

  “这儿没有卖,是我小婶给我带的,我求了她好几次呢,她才愿意给我。”

  余小画抬起头来,然后,看见了苏小棉,不由得惊讶问道:哎,大懒虫,小棉,你居然起这么早。”

  “哎!谁啊,小棉?”周依依一把抬头,看到面无表情的苏小棉,没注意她的落寞,径自说道:你今天就准备实行你的计划啊,不错啊,加油!”

  “嗯,我洗完了,先走了!”

  苏小棉端着水盆一步一步走出去,其实,她的脸还没有洗。

  周依依和余小画围着香水又开始讨论起来。

  苏小棉很早来到教室,又开始对着那两个座位发呆,终于深刻意识到天壤之别这个成语的含义。她已经失去了并肩的机会,但不能继续倒退。英语底子差,还记得凌霄说过,单词丰富是语言流畅的基本功底。她就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计划,每天早上早起,不再睡懒觉,背100个英文单词。为了能与他并肩,也或许是为了成绩,更为了一个能考上好大学的美好未来,这种源源不断的动力支撑着苏小棉,让她能够坚定下去,克服困难,勇往直前。

  “youshouldknowwhatyouwanttodo”

  说实话,苏小棉真的不太喜欢英语,因为记不住单词,所以,隐隐约约就有点到讨厌的程度。

  “你应该知道你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我翻译的对吗?”一抬头,苏小棉就看到凌霄站在那里,准确无误的翻译出了她方才背诵出来的英语句子。

  “对,你怎么来这么早。”苏小棉自惯性的抬手臂,因为凌霄身长手臂也长,所以,凌霄每次要坐下来的时候。她都会不自觉让位置。

  “我是第一次看到,你来这么早。”

  凌霄完全没有疲意,因为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但是,看到苏小棉早到,还真是有点诧异。

  “不能再懒惰了,英语成绩这么差。”

  苏小棉垂垂脑袋,不自觉低头。

  凌霄来到她身边,伸手拿走了她的英文课本,皱着眉头,说:你这样补习是不行的,只背单词和句子,事倍功半。”

  “可是,你不是说,单词丰富是语言流畅的基本功底吗?我也这么觉得。”

  苏小棉脱口而出,对他的反质疑表示不解。

  “哦,”

  很讶然,她能把他说的话记得这么清楚,居然字字精准,不过,的确也是,看着苏小棉说道:我可以帮你补习。”

  苏小棉抬头看着他,有些惊讶,心底更多的是受宠若惊,说:那会耽误你学习的时间吧!”

  “不会,你只要天天早起,半个小时就够了。不用记这么多单词,你一下子也记不住的。”凌霄低头,看了她本子上的计划本,100个单词,估摸着说道。

  苏小棉脸红了,伸手盖上本子,不好意思说:我也觉得我记不住,这个,就当是鞭策自己。”

  凌霄笑笑,在她身边坐下来,苏小棉惊讶的看着他的动作,方才以为他在说笑,可没想到,他竟然来真的。说帮她补习就真的帮她补习,一本正经翻开她的英文课本,苏小棉没有心跳加快的感觉,好像是早有预料似的。然后,很多以前的短暂回忆涌现出来,苏小棉纵使再迟钝,也能感觉到他的照顾。

  就算是以前同桌的时候,那么多长长久久的日子,两张课桌并在一起,几乎是一个转身,一个抬头,都能看见他,也没有此刻来得亲密。

  凌霄撕掉她的计划本里的第一页,苏小棉看着他霸道的动作,不由得问道:我说,这是用来鞭策自己的,你干嘛非要撕掉。”

  “咱们从学英语到现在,脑中词汇量也有1000多个了,可你知道,参加高考,有的时候,最基本只需要2万个词汇量就足够了,现在离高考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包括暑假,你每天记50个足够,况且,100个你也记不住的。还要背诵英文句子,时间根本不够来记单词,所以,划定50个才不会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你就能好好记住。”

  这也许是凌霄自和她同桌以来,说过最长的一句话,他也许永远忘不了那一天,换桌的时候,他的同桌,好像一副世界末日来临的样子。有一种女孩,生来就是让人好好疼惜的,并不是长得明艳漂亮,才有这种资格,就像他自己一样,没有亲人朋友,所以,更加珍惜,有一个真正的朋友,走到他心里,没有什么牵绊,单纯就只是朋友,一个倾听者。凌霄是个早熟的少年,也许因为少时的不幸,所以,他现在看人,都有几分利益的考量。

  但是,在面对苏小棉时,看到那一双清澈如水没有什么九曲心肠的女孩子,不会问,也不急躁,安安静静在他身边待着,也是一种心灵上的舒缓。这种感觉,和喜欢搭不上边,但却让她走进心底了。

  凌霄尽管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成熟,但还是会有少年该有的迷惘,这种懵懵懂懂的感觉,也许就是喜欢,就如同苏小棉不懂自己酸涩的心情一样。

  凌霄果然是说到做到,苏小棉也一样,努力克服懒床的习惯,爬着起来,补习着自己并不擅长的英语。和凌霄话也多了起来,两个人有时候还说说笑笑的。

  直到有一天,沉默被打破。因为,两人正在英语对话,周依依笑着走了进来,问清楚之后,也兴冲冲加入进来。这个临时两人补习团队瞬间被打破,队伍开始壮大起来,后来,就连王书争也加入了进来。

  苏小棉彻底变了,变得话多了,只是,她话多的时候,会想到凌霄的改变,心里会有小小的兴奋,相互成长,也让彼此都有了改变。

  高中生是不允许喝酒的,但今天例外,是苏小棉的生日,本来应该回家庆祝的。那天是星期五,学校放假了,但苏小棉却破天荒的留校了。因为,周依依却要为她庆生,王书争,余小画,甚至还有陈昊生,这么多人,全是周依依为她请来的,每年过生日,都是安安静静的在家,妈妈做一桌子好菜,爸爸买来蛋糕,和弟弟奶奶一块,很热闹。

  但今年,很不同,有这么多人,应该说这么多同学,陪伴在自己身边。那应该是苏小棉最开心的一天,一群人还去了KTV唱歌,苏小棉全程都在害羞,一首歌也唱不出来。直到,凌霄点了首周华健的朋友,一大群人靠在一起,肩并着肩,手拉着手,唱完了这首歌。

  周依依有些喝醉了,苏小棉扶着她,凌霄坚持要送她们回去,他走在后边,看着两个女生晃晃悠悠走在前边。苏小棉艰难的扶着周依依,很吃力的样子。于是他大跨步走了几步,走到两个女孩前面,居然看到周依依红着脸都快睡着了。

  凌霄看着苏小棉吃力的样子,心,划过一丝心疼与隐隐的震怒,这个女孩,可真够倔的,这段时间,还以为性子有所改变了呢!

  于是,凌霄二话不说,拉过周依依,背起她就走。

  就在那一瞬间,苏小棉震惊的抬头,看着空荡荡的双手,失望,瞬间涌上心头,说不清楚那是种怎样的感觉。

  苏小棉的心窝像被重重揍了一拳,疼得喘不过气来,她黯下双眸,有一种疯狂想要逃跑的念头!

  酷8(匠》网唯一正!4版,v其他!~都P是#盗#W版

  在她生日这天,她最高兴的一天,她却突然发现自己无家可归。两个重叠在一起的背影,真刺眼,刺得她眼睛发疼,流下眼泪来。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有一个人使劲儿逗她开心,称赞她的善良温柔,绝对是贤妻良母型的!

  “其实,我一点也不善良,我也是一个很自私的女人!自私到你无法想象!只是,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并没有触碰到我的底线而已!”

  因为彼此相爱,所以更要彼此坦诚,那样,即使结婚,也会心理阴影,如滚雪球一样,早晚会雪崩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