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苏小棉流产,程轩这才坐飞机匆匆从外地赶了回来,而此时,苏小棉仍旧昏睡不醒。

  凌霄和周依依大吵一架后,径自出了门,开了车就去了酒吧,夜灯初上,家家户户都很安静,而酒吧刚开启一天中最喧闹的时刻,人群攒动,霓虹灯旋转着,舞池中疯狂扭动腰肢的俊男靓女,还有人随声附和着唱着情歌。唯一还算安静的地方,就是吧台,凌霄点了杯度数较低的鸡尾酒,正在细细啜饮。突然,一个穿着红色露肩礼服的一头大波浪头发的女人跑了过来,在看到凌霄的瞬间,猛的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然后,下一瞬间,她突然直挺挺晕倒过去了。

  这动作也把凌霄吓了一跳,毕竟人是在他眼前倒下去的,于是,他眼疾手快的扶住她,可那女子却突然如见恶鬼一般,猛然惊醒,脸色刷白,跌跌撞撞的往回跑,跑到一个男人的怀中,像是受到极大惊吓似的。

  凌霄也觉得莫名其妙,今天真是诸事不顺,转身喝光了鸡尾酒,准备离开酒吧。可就在他要走的时候,身后一道声音“请问,你是凌霄吗?”

  凌霄转身,见是刚才那个视他为恶鬼的红衣女子,正颤颤巍巍的看着他。但是,印象中,这个红衣女子可是个陌生人,但出于礼貌,凌霄回应了。

  “你不可能会是凌霄?”红衣女子又颤了颤,几乎站不住脚跟,又问道:那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凌霄皱皱眉头,对于她的没礼貌很是反感,直接问道:你是谁?”

  “啊!你真的是凌霄,你还活着,你没有死,我是关月啊,关月,苏小棉的闺蜜,我们是大学同学,不对,我和苏小棉。”

  “那你可能认错人了?”

  看看时间,凌霄准备结束这无聊的会话。

  “你不是凌霄,你不是。是我认错了。”

  “我的确是叫凌霄,但也可能你认错了?”

  “你还记得苏小棉吗?”

  尖锐的声音在嘈杂的酒吧格外刺耳,凌霄回头,是一脸茫然的表情。他的记忆里突然涌现一张脸,低着头默默无闻的模样,小鼻子小眼睛小嘴巴,笑起来有两个甜甜的酒窝的女孩,可惜,那女孩,她很少笑,看着自己的时候,眼神中充满着依恋和不舍,好像他就是她的中心,像救世主一样。偶尔一回头,总是能感受到女孩长情温柔的目光,噙着淡淡的笑意。注视着自己。

  那种感觉,很温暖,很温暖!可是,等到他真的睁大眼睛看清楚的时候,却发现另一张明艳的脸庞,是周依依。

  周依依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和苏小棉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格。班级里如果有什么风云变幻的大事,她总是第一个知晓。

  晚自习的时候,趁着凌霄不在桌上的空当,周依依挤靠过来,贴在苏小棉耳边说悄悄话。

  “小棉,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

  “咱班里余小画和陈昊生谈恋爱了。而且,都闹到班主任那里去了呢!”

  “什么?怎么可能?”

  苏小棉震惊的张大嘴巴,却还是这句话。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早就看出来了,余小画天天早上起来那么早,去洗头发,还偷偷化妆,我那次和她一块去买洗面奶,她买了两瓶佳雪,还买了香水呢,然后,每天早上早早就来教室了,这不是提前约会吗?”

  “那,班主任知道了,会被叫家长吧,他们怎么办?”苏小棉无法想象这种后果,倒也佩服他们的勇敢。

  “切,你怕什么,人家当没事人似的,”周依依看着苏小棉紧张兮兮的模样,忍不住白她一眼,继续说道:不过,我倒也佩服余小画的勇气,敢在上课的时候,手拉着手,被老师骂也不怕。”

  苏小棉又惊讶了,问道: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

  “什么事能引起你注意啊,就那天自习课的时候,你背着英语睡着了,然后。老师就进来了,可惜,你没看到。”

  苏小棉被说的脸红,那天,由于没有午休好,到了晚上,头还是昏昏沉沉的。

  “我想,我要是遇到了,可能也和余小画一样,义无反顾。”十七岁的少女,总是抱着一种懵懂的梦幻,周依依说道,一边用手翻看凌霄走时翻着的书。

  “你瞎说什么呢,凌霄进来了,你快回位子上去。”

  苏小棉心扑通跳了一下,看到已经走进教室的凌霄,催促着周依依。但心却因为她的话翻起了巨大涟漪。

  周依依不情愿的起身,然后,突然扭头,没头脑的来了一句。

  “都说女大十八变,小棉,你说我还有长高的可能吗?”

  “哎!你脑子里整天都想些什么呀,思维快得我跟不上,顺其自然嘛,你也不低了!”

  “不行,我要长高!”周依依看着凌霄的座位,再看看苏小棉,下定决心的说道。

  苏小棉是倔强的,可周依依一点儿都不倔强!

  有一个英语参赛的名额,开始在各大班级之间流走,中间有一次小考,基本可以断定凌霄是当之无愧的英语天才,所以,名额范围缩小,就在周依依和凌霄之间流走。

  自习课的时候,周依依迅速扭头,开头一句话,就是,我要和你一决高下。两人开始用英语对话,周依依就像是遇到一个超级无敌的强劲对手,越挫越勇,班里由此分成两派,开始纷纷压赌,赌谁会赢。

  “苏小棉,你觉得谁会赢?”她的后桌的后桌王书争跑过来问她。

  “依依吧,依依声音好听!”

  “切,言不由衷!”

  王书争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看着她。就像一把抽丝剥茧的利器,将她看得彻彻底底。

  “苏小棉,”

  “什么?”

  凌霄的呼吸一下子靠近,就在那瞬间,他发现苏小棉的半个脸庞都冲红了,好像一只喝醉酒的小鹿斑比。

  “干嘛?”

  苏小棉躲远,呼吸有些不稳,问道。

  “你不觉得我会赢。”凌霄拉开距离,觉得她脸红的模样很可爱。结果意料之中,周依依声音再好听都抵不过流利英语的强势来袭,于是,她兵败如山倒。但是,输得心服口服。

  临近去市里的前两天,莫名其妙下了几场雨,凌霄感冒了,连带着嗓音都变了。那天上课的时候,英语老师特意来关照了一下,苏小棉看在眼里,心里莫名发疼难受,正好那天是星期天,有半天假。她和周依依一块出校门去采购日常生活用品。几乎同时,很有默契的,挽着手去了药店后,两人都走到了呼吸类药品旁,周依依率先拿了金银花含片,问着旁边的服务员:这种,对嗓子红肿有用吗?”

  “具体什么症状?”

  “嗯,就是感冒,嗓子难受,说话声音沙哑,头疼。”

  服务员瞥她一眼:你看起来没事啊,给谁买的,大人小孩,有剂量的。”

  周依依脱口而出道:我男朋友。”

  苏小棉的手猛地收回,手指被锋利的纸方划破,渗出了血,她紧张的看着周依依,问道:你到底给谁买的?”

  “嘻嘻!”周依依脸红了,不好意思说:给凌霄买的,他要去演讲,嗓子坏了可不行。”

  “哦!”伸向咳嗽糖浆的手收了回来,看着出血的手指,苏小棉转而拿了创可贴去结账。她根本不需要创可贴的,真是,天不遂人愿!苏小棉是个很迟钝的女生,她看过还珠格格,为紫薇尔康永琪小燕子的爱情感动。还看过仙剑奇侠传,为灵儿月如逍遥的感情感动,依稀记得初三时躲在小商店看他们三人的爱情悲歌,还为此掉过眼泪。那个时候,她只是单纯的因为剧情而感动着,惆怅着,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遇上爱情,会是什么反应。

  当她看见周依依大胆的把药品递给凌霄的时候,她觉得很心酸,很无奈,很无助,有什么东西远去了,她抓不住。就如时间的流逝,她没能力留下什么,只给自己留下大把大把的遗憾,还有回不去的时光。

  她觉得自己是安徒生童话里的灰姑娘,水晶鞋,王子,都只存在于童话里。更是那只童话里的丑小鸭,这些后来者居上的故事都只存在于童话里。

  而如今,唯一能与凌霄并肩的,就是好好学习。

  凌霄不记得苏小棉了,只是有模糊的印象,关月的话,还有她的一巴掌都痛在心头。

  “你曾经因为吹冷风得了面部神经炎,严重到需要针灸,小棉省下生活费给你治病。小棉还拉着你去见过她的父母,虽然是被轰出来的。后来,你甚至都要跟她同居了,你莫名其妙搞失踪,死了,这么多年了,那个傻丫头,为你付出了这么多,如今,你活着回来,居然把她忘了,你良心何在?”

  “是吗?但我记忆中没有!”凌霄耐着性子听她说完,可还是没印象,但对那个苏小棉,心底却充满着柔软的感动和心疼,这应该是个好姑娘。他说完这句话,关月给了他一巴掌。

  这个夜晚真是糟糕!先是和周依依吵架,然后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聊天,聊到被打,真是倒霉透顶!

  回到家,一室安静,凌霄郁闷的进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一个柔软的身体撞进怀里。

  “凌霄,我爱你!”

  周依依沦陷在激情中,这一辈子,她不可能和凌霄分开。

  凌霄没有回应,只是觉得这一刻,自己需要她身体的温暖,需要短暂的激情来纾解心中的烦闷与疑惑。

  vu酷9匠网)永久《_免《;费}!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清浅时光说:

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