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素静随着李墨瞳手指的方向看去,愣了一下,说:“这是个老房子了,之前你顾大伯年轻的时候,曾在这个房子里住过几年的时间,听说是老爷子专门建来给他们三兄弟关禁闭用的。”

  顾素静也不顾忌,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信息拣了些说给他们听。李墨瞳只当个趣闻听了,但是跟在后面的赫长缨却感到惊讶。原来一直恪守规矩的父亲也曾被爷爷关过禁闭?

  “听长缨说,今天小瞳你是为了去救他才歪打正着地来到我们家的。”顾素静说:“虽然长缨只是为了任务,故意被他们绑架以找到那群人背后的组织者,但是,你能够为了救他甘愿一个人孤身犯险,我作为长缨的母亲,真要好好向你道个谢。”

  李墨瞳有些惊诧地看了赫长缨一眼,他原想赫长缨正生着他的气,却没有想到短短半天时间,他就把这事告诉了他母亲。

  “素姨,这是我应该做的。”李墨瞳说。

  一直跟在后面默不作声的江海恩心里面觉得怪不是滋味的。她也没有想到,今天发生的这些事竟然会这么巧合。早上拒载的男人,到了晚上竟然阴差阳错地和她一起住到了别人家里面。而且……她从九叔那里接到的任务,恰好就是那个废弃的仓库。仿佛冥冥之中他们三人的命运就在这一天被联系到了一起。

  不过,总算结束了。

  江海恩心里面默默想道,完成了这个任务,她就可以退出那个组织了。

  但忽然之间,她又想起来,与自己接头的那个叫由虎的老人,还没有将东西转交出去,就被赫青原他们给抓住了。

  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

  书房里,赫青原坐在书桌后面,而赫长山则笔挺地站在书桌前。

  赫青原把手中的木箱往前推了推,对赫长山说:“长山,你看看,这是什么。”

  &更,新c@最快}上I酷E匠N网P

  赫长山从书桌上拿起木箱,打开一看,眼睛登时变大,“这……这是?”

  一根大约半米长、碧蓝色的权杖被放在木箱之中,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出晶莹剔透的光泽。如果这柄权杖拿到外面去,一定会引起广泛的注目。这柄权杖太著名了。曾经源术界出现过一个闪耀的天才,所有人都认为他将能够带领所有人在源术上更进一步。可是,在那个传说中的深渊中,他一去不复返,连尸骨都没有带回来。只有这柄权杖,被赫青原带了回来。

  这柄权杖,叫「海洋的眼泪」。

  自从这柄权杖被赫青原带回来之后,就一直被保存在金库之中。一来,这柄「海洋的眼泪」并未找到下一任合适的主人;二来,这柄权杖的意义之非凡,关系到那座深渊的秘密。

  传说中,在深渊的尽头,有着一扇十米高的大门,连接着通往天庭的通道。大门两侧是巍峨的高山。唯一能够打开这所大门的钥匙,就是这柄「海洋的眼泪」。这也是为什么,在那种生死关头,赫青原拼了命也要把这柄权杖带回来。因为,如果这柄权杖遗失在了那片古老的秘境,他们将永远失去这把钥匙,也就意味着永远无法探寻到传说中的天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