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在赫青原的注视下,赫长缨不得不给李墨瞳赔礼道歉。李墨瞳也没有想到之前看上去那么慈祥的赫青原教训起晚辈来竟然这么严厉。看到赫长缨低下骄傲的头颅给他赔礼道歉,李墨瞳不仅不觉得开心解气,反而感到有一丝丝的愧疚。

  如果不是因为他,赫长缨也不至于被赫青原教训。

  晚上,赫青原把李墨瞳正式介绍给赫家人。赫家是一个大家族,作为赫家的当家人,赫青原坐在上座。赫青原有三个儿子,赫长山,赫顾北,赫子宁。赫长缨是赫长山的儿子,也是赫家目前唯一的传人。

  比起早早就结婚生子的赫长山,赫顾北和赫子宁两兄弟显然就没有赫长山这么按部就班了。赫顾北是一个探险家,常年出没于世界各地的禁区,也是源术界有名的探险家。赫子宁则是一个花花公子,混迹于普通人之间,花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这一个晚上,赫顾北正在非洲,只有赫长山和赫子宁两兄弟在。大约是作为长兄的缘故,赫长山坐在座位上,身穿暗纹繁复的黑色西装,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派,一本正经的模样,他的身边,坐着赫长缨的母亲,顾素静。顾素静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裙边沿膝,气质温婉恬静,特别像民国时期的夫人做派。而赫子宁则截然不同,不仅穿着牛仔裤和T恤,头发也染成了黄色,看上去和赫长缨一般年纪大小,眼睛里也流露出对李墨瞳的好奇。

  赫青原把李墨瞳的身份介绍给他们,说:“以后小瞳会暂时住在咱们家,你们多多照顾他一点。”

  “您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顾素静轻声应道,然后看向李墨瞳,眼睛里透出几分和蔼之色。

  看5~正、‘版章h◎节v上i酷匠r!网;

  李墨瞳冲顾素静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吃过晚饭后,赫青原把赫长山叫到书房去谈公事,顾子宁急着去赶场,顾素静带着赫长缨、李墨瞳和江海恩三人在赫家宅子里散步。

  赫家宅子很大,三进三出的院子几乎当得了一个小园林了。顾素静与李墨瞳并肩走在前面,赫长缨和江海恩跟在后面,凉风微微拂过来,夹杂着些白日的余温,拍在脸上倒痒酥酥的,像轻纱轻轻掠过一般。西空的落日将整片天际都渲染得浓墨重彩,云霞的边边角角都被镀上了亮眼的金边。偶尔有飞鸟掠过,瘦影离离。

  李墨瞳从未住过这样的住宅,一切都很新鲜。比起自己从小居住的高大城堡,这样的宅子露天的面积更大,看见的天空也更加广阔,仿佛连呼吸也跟着变得畅快了许多。

  顾素静看着李墨瞳东瞧瞧、西望望的模样,嘴角牵着一丝温然笑意,说:“小瞳,你刚来中国,如果有什么不习惯的,都可以跟素姨说,以后你就叫我素姨,怎么样?”

  李墨瞳高兴地点点头,说:“素姨,有件事我想请教一下您。”

  “嗯?”顾素静看着李墨瞳,问:“什么事?”

  李墨瞳抬起手,指向他右边一间房,沿着脚下的青砖路往前大约五米,孤零零地坐落着一间房子,与整个宅子的风格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而且,房门上还挂着一把锁。李墨瞳问:“这房子是干什么用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