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家。

  “汤婆婆,她的伤口能够恢复吗?”李墨瞳站在一边,有些关心地向正坐在江海恩身边,闭上双眼,伸出两只手,手掌摊平,在江海恩小腿狰狞的伤口上方移动,像一个探测仪在探测海底隐匿的起伏线一般。

  眼前这位老人是赫家一位德高望重的治疗系源术师。和以金、木、水、火、土、风、光明与黑暗八种本源之力的区分不同,治疗系源术师是相对于战斗系、防御系等进行的职业划分。每一位源术师所掌握的源术都不尽相同,哪怕同属水源,但有的人属于狂暴一派,擅长「水龙卷」这样的攻击性源术,而有的人擅长「水遁」这样的隐身源术。像汤婆婆这样,能以源术治疗的源术师,和掌握「再生术」的源术师一样,都是极为少见的。而在这方面能够精进的,更加少见。

  本来,江海恩这种伤并不能劳动汤婆婆出来给她治疗。但是,因为她是李墨瞳的朋友,而她受伤也和他们赫家有一些联系,因此,赫青原便把汤婆婆给请了出来。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赫长缨的院子。这个院子是明朝建筑,古色古香,亭台楼榭。汤婆婆终于睁开眼睛,脸上神色不变,站起身,拿过赫长缨替她拿着的龙头拐杖,说:“不碍事,先用一些古方子敷几天草药,再去疤痕就行了。”

  I酷{匠、‘网b?正8版首发

  一直因为紧张而不敢说话的江海恩听到这句话终于泄了一口气。

  李墨瞳也开心地笑了笑,说:“谢谢汤婆婆。”

  赫青原送汤婆婆回去。院子里只剩下赫长缨、李墨瞳和江海恩三个人。一时间因为彼此无话而显得有些尴尬。

  “你叫什么名字?”李墨瞳为了打破尴尬,主动说话。他看向江海恩。老实说,江海恩的出现还挺让她感到震惊的。

  江海恩看到李墨瞳也感到有些难为情,毕竟,早上可是她把李墨瞳给扔下车,弃之不管的。

  “我叫江海恩。”她说。

  “你们不是朋友吗?怎么连名字都不知道?”赫长缨狐疑地看向李墨瞳。

  李墨瞳眨了眨眼睛,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和她是朋友了?”

  赫长缨瞪大眼睛,一时间有些恼火,瞪着李墨瞳说:“她不是你的朋友你为什么说认识她?”

  “我认识她就等于她是我的朋友吗?”感受到赫长缨有些莫名其妙的怒火,李墨瞳忍不住皱起眉心,说:“你们又没有问我她是不是我朋友!”

  赫长缨看着李墨瞳全然不知所谓的脸,心里面腾腾冒起的火气不知往哪里撒。

  江海恩非常尴尬地坐在他们两人旁边。

  “怎么好好的突然吵起来了?”去而复返的赫青原赫老爷子沉声问道。

  赫长缨见到自己爷爷回来了,有再大的气也不好再撒,收敛起自己脸上的怒气,说:“没多大事,爷爷。”

  “既然没多大事为什么吵起来了呢?”赫青原望着赫长缨的眼神一瞬间冷厉下来。

  李墨瞳是客,赫长缨身为主人家竟然跟客人发生了争执,这在赫青原看来是一种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