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凉整个人都被浓烈的金光所包裹,脑海中的那句话,使得他双目圆睁,写满了惊骇,因为他不知道这四念宝典是什么。

  他就感觉那道金色的烟气钻进了口腔内,而后一路下沉落入丹田。

  紧接着,烟气飞速变化,竟然变成一条张牙舞爪的神龙,这条神龙被八百四十万颗粒构成,低头敛足,神态温顺,好似正在沉睡。

  这是一副伏龙图,是四念宝典的一部分,在隋凉生死一念间被催动了起来。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伏龙图猛地炸裂五个颗粒,一股浓郁的天地元气便充斥进了隋凉的四肢百骸,不断冲击着他的五脏六腑,滚滚闷雷随之炸响。隋凉雷音期巅峰的瓶颈都颤抖了起来。

  修行者通过修炼自身,在体内产生元气,从而强壮体魄拥有匪夷所思的战斗力。在整个世界内,华夏的修行者乃是最神秘也是最厉害的一类人。但同样的,修行者修行不易,能称之为高手的少而又少。

  修行共有四大境界,分别是凡胎境,真元境,空冥境,真神镜。每个境界包括三个时期。

  壮魄,雷音,通脉,就是凡胎境的三个时期。隋凉修炼了十二年,早就达到了雷音期巅峰,如今被五个颗粒中的天地元气灌溉,坚若磐石的瓶颈都跟着颤抖起来。

  他现在浑身充满了力量,肌肤,筋骨,如铜浇铁铸的一般,眼中写满了茫然与狂喜。

  但紧接着,他便醒悟过来,虽说不明白自己的折扇里为什么会藏着一部四念宝典,为什么四念宝典里会蹦出一副伏龙图。但他却知道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有三个训练有素的杀手正在围杀自己。如今伏龙图出现,车厢金光万丈,子弹化为了铁水,可杀手还在。

  他们想杀自己,那么就必须以牙还牙。

  瞬息间,得到偌大力量的隋凉,宛如一头猛虎般就冲出浓密的金光,胸腹间雷鸣炸响,双掌就探了出来。

  他臂如拧绳,蕴含千斤之力,行走间动转若猴灵巧无比。他这十二年修炼的正是游龙八卦掌。

  三名杀手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惊呆了,端着枪,身子僵硬的跟化石差不多少。但等隋凉冲将出来的一瞬间,他们的瞳孔赫然缩紧。

  没等再次扣动扳机,隋凉的身影已经来到近前。

  与此同时他身形好似一阵旋风般围绕着三名杀手转动。游龙八卦掌最注重身形步法,他在齐云山修炼了十二年游龙八卦掌,就转了十二年的老树。只有将步法与掌法相契合后,这套掌法的威力才会突显出来。

  所以在这一刻,双掌如雨点般就落在了三名杀手的身体上!

  啪!啪!啪!啪!啪!

  三名杀手就好像被无数大山撞中,身躯剧烈的颤抖,体内的骨头接连爆碎,他们口鼻窜血,甚至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就这样被生生震死。

  此时,车厢中的金光散尽,隋凉见到三名杀手已经死去,心中的火气顿时一敛。但又看到此地密布着鲜血,弹痕与死尸。就明白自己算是闯了大祸。

  现在是法治社会,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哪怕是修行者也不能随便的逾越法律的界限。

  所以,隋凉暗骂一声倒霉,一出山便遇到了这等晦气的事情,他这是第一次杀人,但杀的人都是杀手,所以他并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只是在这朗朗乾坤中制造了太多杀戮,未免生出了些许恻隐。

  最后,他一跺脚,心说这趟火车算是做不了了,一转身顺着火车的窗户便飞射出去。心里说道,王紫凝啊王紫凝,这事儿可都因你而起。我以德报怨也算对得起你。若是有缘的话,咱们来日再见吧。

  隋凉跳出了火车,顺着空旷的原野就飞奔了出去,眨眼间就消失了踪迹。

  他一边跑一边内视着丹田,仔细的盯着那副伏龙图观察。现在炸裂了五个颗粒,金灿灿的伏龙图上便闪烁起了五点紫色光芒。若是八百四十万颗粒尽数崩碎,整幅伏龙图都会变成紫色的。

  隋凉的目光中闪现了思索之情,他想到了那柄折扇。不由的陷入了回忆之中。

  他是个孤儿,自小被师傅捡到,捡到他的时候粉嫩的身子上正好盖着一张雪白的扇面。这扇面很神奇,触手生温,并且十分的坚韧。师傅以为是婴儿的父母留给他的,所以就将其制作成了一柄折扇,叫隋凉随身携带,且收他为徒传授技艺。

  隋凉没想到的是,在生死之际,这来历不明且神秘莫测的扇面会出现这等诡异的事情。

  扇面从哪里来,是自己的父母留给自己的?自己的父母又是谁?

  隋凉虽然没有父母,但被师傅无微不至的关怀下,也不觉得缺少疼爱,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父母是谁,但扇面出现了变故,四念宝典横空出世,自己丹田内盘踞着一条伏龙。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显的不寻常起来。

  更o1新^最i快X(上B酷ns匠网p

  同时,他明白了自己还是太弱,若没有四念宝典,没有伏龙图,自己早就被子弹撕碎了。所以在费解扇面来历的时候,他告诫着自己,日后一定要勤勉修炼,快速的提升实力。既然崩裂颗粒会带来这么大的好处,那一定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因为他不想再被人用枪顶住脑袋,被子弹满世界追杀了。

  “既然想不通,那就不要再想了。师傅都不知道这扇面里的藏着古怪,那么这个世界上估计就没人知道了。还是赶路要紧,从这里到京都可是远着千山万水,再耽误下去,天就黑了。”

  隋凉气恼的一甩头,不再思考这个问题,想先到京都再说。可没等跑上两步,他面色一白:“这四念宝典跟葵花宝典没什么关系吧?”

  说着,赶紧拉开裤子,向里面看去。

  看到那只傻乎乎小鸟还在,隋凉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

  但就在这个当口,一个横向发展几乎超出了人类正常理解范畴的胖子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这胖子一身青布长裤长衫,松垮宽大,那张大饼脸油光白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饭店的厨师偷偷跑了出来,由于脸比较大,所以眼睛就比较小,一双眯眯眼,好似平地出现了两条缝隙,黄豆粒大小的眼睛散发着猥琐的光芒。

  隋凉大惊,赶紧把裤带系好!并且捂住了口袋里的五十块钱。

  “阁下,在这儿玩儿海底捞月呐?”胖子用猥琐的眼神看了看隋凉,憨态可掬。

  “你是谁?”隋凉很惊讶这个胖子的出现,因为自身的感知格外灵敏,他竟然能无声无息出现在眼前,就说明,对方不是个简单的货色,哦不,应该说不是个简单的胖子。绝对是修行者无疑。

  “在下闲散人员一枚,准备去京都玩玩,没想到在这儿碰见朋友你了。”胖子笑呵呵的说着。

  隋凉怎么看这个胖子怎么别扭,但碍于对方的实力还属于未知数,便不能轻易得罪,一抱拳,就跟江湖中人碰面一般,面色庄重的一塌糊涂:“从这儿走着去京都,兄台你好生霸道。”

  胖子的小眼睛一亮,也十分郑重的抱拳:“好说好说,阁下怎么称呼?”

  “我叫奔坡儿罢,小名儿霹雳火”

  胖子嘴角一哆嗦,十分的配合,张嘴就说:“咱们真是前世修来的缘分,名字都这么相似,我叫罢坡儿奔,小名儿黑旋风!”

  隋凉抱着拳,深吸了一口气还要说什么,憋了半天,最后伸手一指对方,强横的说道:“胖子你丫少跟我装蒜,你到底是谁,我实话跟你说,我口袋里就还五十块钱,你若是劫财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要是劫色呢?”胖子左边的眉毛一挑,很淡定的说,猥琐的小眼神貌似暴露了他的内心想法。

  隋凉眯起了眼睛,冷笑不止:“一开始我以为你是修行者,后来又以为你是个厨子,现在我才明白,你原来是个卖玻璃的!”

  听到隋凉讽刺自己的性取向,胖子不但没有恼怒,反而嘿嘿一笑:“你这人跟别人不一样。”

  “跟谁不一样?”

  “其他的修行者。”

  “为什么?”

  “因为其他的修行者不知道奔坡儿罢,罢坡儿奔,也不知道霹雳火,黑旋风,更不知道什么是玻璃!”胖子貌似寻找到了一个好基友般,搓着双手不断感叹:“看来终于找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家伙。以后我们就是好同志,不分彼此。那什么,我叫庄钧天,来自川西龙虎山,这次是偷着跑出来玩耍的,刚才赶路的时候,老远就看到你在疾驰,就那个速度不用想就知道是一位修行者,说吧,你混哪里的?”

  隋凉一怔,上下打量着这个胖子,因为川西龙虎山五个大字,对方的形象就无限高大起来,他可知道那个地方象征着什么,既然对方跟自己坦白,又是同道中人,那自己也得敞亮点儿,便说道:“我叫隋凉,来到安阳齐云山。这回赶奔京都是去上大学。”

  是的,隋凉此行入世修行,第一步就是上大学。他在齐云山自学了从小学到高中的所有文化课,并且以高分考上了京都大学,为此,教育部门领导曾经亲切的给他佩戴了一朵鲜艳的小红花。

  隋凉的师傅就是叫在求学的时候不断修炼,并且寻找失散多年的三个师兄和一个师姐。

  胖子瞪大了小眼睛,惊讶道:“没想到你还是文化人儿,我最喜欢跟文化人打交道了,因为咱也是文化人儿,家里十三个版本的金瓶梅我都倒背如流,师傅一个劲儿的夸我脑子好使,那什么,咱们现在都是好同志了,正好顺路,就一起走吧。”

  “你也去京都?”

  “当然了,京都是华夏的首都,貌似很好玩的样子,我这次偷着跑下山,正好去见见世面。”

  隋凉发现这个胖子性格活泼乖张,的确有可能因为受不了修行的寂寞而跑下山玩耍。但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碰到了自己,总感觉很诡异。但对方的境界应该比自己还要强,而自己又刚刚杀了人,搞不好已经被有关部门通缉了。

  并且死的那些人还是杀手,是杀手就会有组织,他们也可能找自己的麻烦,如果去京都的路上有庄钧天跟随,那这一路上就安全多了,龙虎山呐,那可是盛产胖子,哦不,可是盛产修行者的地方。

  隋凉想了很多,然后就同意庄钧天加入自己的京都之行。

  就这样,一对好基友就踏上了京都之途,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天边。

  庄钧天虽然胖,但奔袭的速度却快的离谱,隋凉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才勉强跟上,心里更加叹服起来。

  这时庄钧天问了一句:“你真的还有五十块钱吗?”

  “对啊,师傅给的少,看在我们都是好同志的份上,你是不是……”那意思是你是不是先借给我点儿。

  “隋凉你真是个好人,你竟然知道我心里的想法,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了,那什么,先借我二十花花呗。”

  “滚!!!”隋凉变成了一只愤怒的小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