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四念宝典开启

  在坚硬冰冷的枪管抵住隋凉头顶的一刹那,他浑身的汗毛顿时炸起,原本散漫的双目也聚集成了两点针芒,而王紫凝连番受到惊吓,身躯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眼睛一翻就此昏厥。

  这时候,隋凉座椅后面探出了两个身影,这两人一身黑色皮衣,带着墨镜面色冷酷的一塌糊涂,就好像未来战士里的某某,抵着两人的手枪被他们藏于袖中,看上去就像两个人把手掌搭在了隋凉与王紫凝的头上,所以车厢里的人员纵然众多,但也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

  隋凉被又被枪管给顶上了,枪管的冰冷叫他愤怒,也叫他冷静,凝成两点针芒的双目一瞬间就恢复正常,松开了俗帅男子的脖领子,憨厚的笑着:“误会,全都是误会,后面的兄弟你们不地道啊,闹着玩儿怎么还动真格的?”

  _…酷匠H网正{版首p发}@

  俗帅男子被松开后,一把揪出了嘴里的卫生纸,压抑在喉咙里的惨叫终究是化作闷哼发泄出来,他抱着断臂,用喷火的双目看着隋凉,几乎咬碎了钢牙:“竟然敢伤我,给我干掉他。”

  话音刚落,隋凉就清晰的感觉出,脑后的手枪即将要被扣动扳机,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敢在这里杀人,难道他们杀了人就准备跳车跑路?哪个白痴杀手才会这么做?但下一刻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枪管儿开始向下移动,抵在了后脖颈的第二节脊椎上,只要子弹射进去,人体的中枢神经就会损坏,从而停止心跳和呼吸,外表看就跟睡着了一样,这比将脑袋打成烂西瓜要隐蔽的多。

  隋凉心中感叹,原来这是一帮自负但又有些真材实料的杀手,先前是想陪我们多玩玩,可咱是你们这些杂碎能随便玩玩的吗?

  想到这里他胸腹间赫然炸起滚滚闷雷,与火车飞驰而发出的哐哐声绞在一起显的格外沉重,一股至柔至顺的澎湃气劲自后颈喷射出来,凶猛如长江大泽,握枪的杀手就感觉一股凶悍的力道出现,手枪立即被弹开,而手腕也咔嚓一下便被震断,剧烈的疼痛席卷着他的神经,他啊的惨叫一声,发现掌心的手枪已经被夺去。

  就见隋凉抡起到手的手枪砸向了对面的俗帅男子,他修炼十二年,达到了凡胎境界的雷音期巅峰,双膀一晃足有千斤巨力,可见这手枪砸过去会造成什么后果!

  砰!

  投掷出来的手枪几乎变成了一块无坚不摧的天外陨石,不偏不倚的正砸在俗帅男子的面门,他的鼻梁顿时塌陷下去,左眼角崩裂出血花,连带着上唇都出现了一条大口子,前倾的身子受到巨大力道的撞击便向后靠去,但紧接着又被座椅弹了回来,整个人的上半身‘砰’的一声趴伏在餐桌之上,桌沿上的鲜血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般滴滴答答落于地面。俗帅男子连哼都没哼就彻底废了!

  用手枪抵住王紫凝后脑的杀手,先是听到身侧的同伴痛呼,下一秒就发现对面的老大被废,这些都在眨眼间发生,他面色巨变的同时,便下意识的晃动臂膀转移枪口,也不管暴露不暴露了,就要一枪爆掉隋凉的脑袋。

  可是他的动作还是晚了一步,因为隋凉的身躯如灵猴一般转动过来,一掌横扇,手背正好击在枪身上,在手枪被扇飞的同时,那杀手已经扣动了扳机,一声枪响在车厢内炸起,子弹射进了前方的乘客之中,而他的手骨被隋凉的一掌击成了粉碎。

  隋凉出掌如电,所以这些事情发生的极快,根本不容外人反应,若不是突如其来的枪声,乘客们也许还不会注意到什么,而就在枪响的一瞬间,无知懵懂的乘客,全都用惊骇的目光看着隋凉这里的状况。紧接着就传出了尖锐且惶恐的惊叫声。

  现在火车正在飞驰,很多窗户都大开着,哐哐声十分沉重,外界的景色一如被不断抽走的画布,乘客们全都蹲在地上,抱着脑袋尖叫起来,而车厢内的警报灯也哇哇乱叫,火车上的大批乘警一瞬间就明白出了大事,所以拿了武器便离冲这节车厢奔来。

  而在这节车厢的尽头,一个农民工打扮的中年人满脸煞白的靠在座椅上,胸口一片殷红,他的心脏已经被刚才的流弹射穿,呼吸格外微弱,双目内闪现出极端的挣扎与不甘。

  在他的旁边,还有对面,做着三个衣着各不相同的家伙,发现此人中枪,全都面色大变,不过他们没有像普通乘客那般被吓的死去活来,而是尽数围拢过去,准备抢救措施,谁想那农民工打扮的中年人却气息微弱的说:“出师未捷身先死,要不要这么背,躺…躺着也中枪?”

  说罢脑袋一歪就此死去!

  “老四!”

  围拢的三人均悲痛的叫喊一声,双目内立即出现浓密的血丝。

  其实,在隋凉与俗帅男子三人发生争执的时候,其他乘客没看到,但他们四个已经看到了。

  他们并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帮身经百战的杀手,比俗帅男子三人还要专业的多。此去京都做任务,就是为了避人耳目才乘坐的火车。但谁知道一眨眼的功夫就发生了这种状况,一颗该死的流弹夺去了一名同伴的性命,这个突如其来的损失也太过巨大了。

  所以,他们头脑一热,同一时间从腰间拔出手枪,拧身就对着隋凉身后的两个杀手射去。

  这个情况发生的太过突然了,当三把枪同时喷射出致命的火焰后,隋凉才反应过来,连忙屈膝躬身,就感觉三道灼热的气浪擦着头皮飞过。心里讲道,怎么还他妈有杀手?这难道是一节杀手学院的车厢?

  噗!噗!噗!

  隋凉身后的两名杀手顿时被射中要害,在众多子弹的洗礼下宛如秋风中颤抖的落叶,胸前血花飞溅如雨,皮肤开绽,内脏顺着伤口就流淌下来,他们强壮的身躯几乎在子弹构架的火力网下分崩离析,连带着座椅的皮革,海绵也被子弹撕裂,炸入半空,扬起一道尘烟。

  而开枪的三人貌似对隋凉的逃脱倍感窝火,所以他们在击杀了两名杀手后,并排一线,踏步而来,手臂平伸,疯狂的勾动扳机。

  枪声如爆豆一般在车厢内响起,本就大乱的乘客现在几乎歇斯底里起来,他们捂着耳朵尖叫,身躯颤抖的更加厉害,有甚者都尿了裤子。

  这时,隋凉一伸手,将桌面上那柄一直不曾离身的沉重折扇揣入怀中,紧接着冲餐桌砸出一掌,固定桌子腿的螺丝同时折断,然后一脚飞出,餐桌就砸向了踏步而来的三名杀手。

  刚才的一刹那,他就捕捉到了三人的眼神,他们的眼中虽然血丝颇多,但掩饰不住那种冷到极致的冰森。并且三双眼睛里除了愤怒之外就没有任何感情波动了,他们很冷漠,也很空洞,换句话说那是对生命极端的蔑视。

  ‘砰’的一声,势大力沉的餐桌砸中了三人的手臂,趁此机会,隋凉一把抱住昏迷的王紫凝纵身跃起,踩踏着座椅的靠背,如蜻蜓点水般向后急退,不难看出,这三名杀手的素质比俗帅男子三人强了不止一筹,光是那双眼睛就能说明很多问题。并且又是突然袭击,三支枪喷洒的弹雨这么密集,别说血肉之躯了,就是一块铁也得被打成蜂窝煤。

  心里讲话,王紫凝啊王紫凝,若不是你,老子怎么可能被这帮孙子打的像一只耗子?你现在要不是晕倒了,我才懒得管你,等过了这会儿我再跟你慢慢掰扯掰扯。现在先保住性命再说。

  三名杀手被餐桌砸中,受了一些轻伤,但体内的兽性更加沸腾。

  他们开始狂奔,并且施展出精准的点射,车厢内的范围本就有限,被三名枪法极准的杀手围攻,隋凉倍感吃力,在急退的同时,体内至柔至顺的滂湃气劲便密布到了皮肤之下,整个人坚硬的好似一块石头,但他明白再坚硬的石头在子弹面前也只有崩碎的下场,他的视力极强,甚至都看到了那一道道被子弹摩擦空气继而形成扭曲画面的弹痕。

  人在这等环境下逃遁,又抱着一个一百多斤的人,想要在即将到来的弹雨中逃生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无可奈何下,他飞快的将王紫凝背于背后,并且从怀里掏出了那柄沉重的折扇,哗啦一声打开,扇面洁白如雪,没有任何字迹丹青,猛地向前一甩,自十五根精钢所铸的扇骨内分别迸射出一支钢针。

  前方虚空叮叮乱响,炸起片片火花,分散的钢针竟然精准的阻拦了大部分部分子弹,但依旧有数颗冲了过来。

  隋凉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努力,他现在根本无法抵挡住这些子弹了,没想到下山之后屁股还没坐热乎,就得命丧黄泉,心中讲道:自己还是太弱,如果再强一些就好了。再强一些的话,这些子弹根本打不穿自己的身体。

  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有的都是必然。

  不过都到了这个紧关节要的当口,隋凉依旧没有丢下王紫凝,而是转手一拍,她的身躯就向后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开了后面车厢的门户,整个人都消失在后面的车厢里。

  这时,数颗子弹已经射到了近前,隋凉已经没有机会再躲闪了,他的脸色绷成了一块铁板,不甘的低声道:“师傅,徒儿不孝,下辈子再侍奉您!”

  但就在这一刹那,就在子弹接触到他手中的那柄折扇时,折扇表面忽然金光万丈,整个车厢都被金光所笼罩。同一时间,天地间惨白一片,无数霹雳在晴日里接连砸落。

  轰隆隆巨响不断,好似山崩地裂。车厢内的乘客们全都死死的闭住了眼睛,谁都没有注意到现在的情况。反正就明白一点,若是随便乱动,他们的小命就不保了!

  而那几颗射到隋凉近前的子弹,却诡异的在金光中化为了铁水。那柄折扇也‘噗嗤’一声碎裂,从中奔腾出一道金灿灿的烟气,瞬息间就钻进了隋凉的口中。

  同时一个庄严肃穆宛如洪钟大吕的声音便在他脑海深处炸响:“生死之际,四念宝典开启,一念…伏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