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的天有些微冷,但安阳市的火车站依旧人满为患,隋凉揣着吝啬师傅给的几百块钱买了一张通往帝都的火车票。由于连夜赶路,横跨数百里,使得原本崭新的灰色运动衫变的褶皱不堪且落满了灰尘,一张本就不白的脸庞也尽是风霜之色,唯有那双眼睛绽放着幽幽的光芒。

  从售票大厅出来,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海,隋凉这个德行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说不好听点就是被很多人给嘲笑了,隋凉脸色很扭曲,倒不是在乎这些人的看法,而是因为他是在替口袋里的五十元钱默哀,心里讲话,买了车票就是这点钱,我的亲娘,这叫我怎么活?

  但是当看到初秋季节的人潮人海中,偶现的那一双双腿时,隋凉就变的平静起来,像一个正人君子般微微眯着眼睛,故作镇定的说:“虽然我都替她们冷,但不得不说这么把袜子露在裤管儿外面就是格外吸引人。难怪师父看见就兴奋,那次在电视上看见几个男人穿丝袜后便不断感慨,丝袜果真厉害,女人穿了能征服男人,男人穿了能征服银行啊!”

  进入车厢,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伸手从怀中就拿出了那柄从小到大一直不离身的雪白折扇。啪嗒一声放于桌面,然后便杵着腮帮子打量窗外的景色。

  钢筋水泥与浮躁人心构架的和谐社会的确勾引着这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家伙,所以车窗外那些大同小异的高楼大厦在他眼中就显的格外新鲜了。

  直到真正的安顿下来,他才有时间去想念生活了十八年的齐云山以及师傅和小尼姑听心。

  “师傅,我修行了十二年,如今听你的安排入世修炼,并且寻找失散多年的师兄师姐,但您老也太抠了,你叫我踹着五十块钱可怎么过日子?要是逼的我去胸口碎大石,卖狗皮膏药大力丸,您脸上有光?”

  隋凉刚刚自言自语了一句,就有人接话茬,语气满是嘲笑讥讽:“就你还胸口碎大石?一锤子下去都能把你打成单细胞动物!”

  隋凉诧异的望过去,发现身侧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挎着包包的高挑女孩儿,她身穿一件粉红色连帽衫,内衬白色T恤,并不饱满的胸部印着一个凶巴巴的光头强。她脸上虽然带着一架咖啡色的大墨镜但也遮挡不住比光头强还要凶悍的表情。

  “我踩着你的尾巴了?”

  隋凉就草了,心说自己郁闷一会儿,竟然还有不开眼的,若不是对方是个女的,若不是修行者不能随便对普通人出手,就凭借刚才那句话,这个如花儿一般的女孩子早就变成人体标本了。

  “你这人还讲不讲理,明明赖在我的位子上不走,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假装看外面的景色,你在掩饰内心的紧张情绪对不对?你的票分明是假的!”墨镜女孩儿蹦起了小脸,若有其事的说道。

  在火车上出现过类似的情况,那就是两张票是同一个座位号,那就说明有一个是假票,墨镜女孩儿看着这个从城乡结合部来的土鳖竟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并且还说自己口袋里就还有五十块钱,所以这就不用想了,肯定是他没钱所以用某种办法弄了张假票,想蒙混过关。

  墨镜女孩儿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安阳老家了,所以就想独自一人坐着火车,看一下沿途的风景。谁想到自己的座位竟然被一个土鳖给占领了,她的小暴脾气何等刚烈,出现这种事非得掰扯清楚不行。

  这一嚷嚷四面八方的乘客可就全听见了,均用那种异样的眼神看着隋凉。隋凉再没见过世面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把将售票厅开的发票拍在桌子上,很淡定的说:“我说贫乳妹子,你自身发育不全我就不说啥了,但你不能恬不知耻的带着这具发育不全的身体来诬陷我。”

  墨镜女孩儿最讨厌别人讽刺她的小,气恼下将拉开大半的连帽衫一下拉到顶端,气鼓鼓的将隋凉的发票抓了过来,待看清楚上面的字迹以及印章后,她的脸色顿时凝固,不可置信的说:“这…这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你手里的票是假的呗。有能耐你也拿张发票出来。”隋凉将发票抢过来,然后用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她,这德行更叫对方憎恨。他已经明白对方买了假票,但自己却不知情,遇上这种脑残片吃多了的家伙,隋凉不可能给他好脸色。

  墨镜女孩儿被隋凉一句话给噎住了,他的确没有发票,这张车票是公司的王助理代买的,同时她心中恨恨的想着,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等回京都再收拾他。

  此时,车厢内的广播传出了列车员的声音,火车即将启程。而墨镜女孩儿却讪讪的坐在了隋凉旁边,既然自己的票是假的,只好在检票的时候补一张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刚才的事情未免有些尴尬。不过那厮这么讽刺自己,即便自己做错了也不会跟他道歉的,哼!

  没等墨镜女孩儿坐稳当,一个长的俗帅俗帅的男子便走了过来,之所以说他俗帅,是因为五官相貌就跟言情小说里描写的一样,眉分八彩目若朗星,鼻直口方面白无须,再配上一身剪裁的很合体的西装,更凸显了整个人的气质。

  墨镜女孩儿看着这人,心里说话,都是人,都是分泌雄雄荷尔蒙的家伙,怎么差距会这么大?

  隋凉也看着这人,其实从这人一出现,他便加足了小心,因为此人身上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杀气,并且腰间有件东西给人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很显然,对方并不是修行者,别看华夏这么广阔,但真正的修行者根本没有多少,若是随便做个火车都能遇到那也就太稀松平常了。

  所以隋凉在警惕的同时,心中也略微松了一口气,因为他才达到凡胎境的雷音期巅峰,这要是刚下山就碰到一个修行者高手,然后再被对方给玩儿废了,那岂不是给师傅他老人家丢脸?

  师傅临行时除了告诫他入世修行要好好学习天天吃饭,不随地吐痰外,还说了极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决不能辱了师门的颜面,当然,现在的师门就他们爷俩而已。

  但隋凉可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同学,除了对几百块钱的事情仍然报以强烈的愤慨外,对于师傅的叮嘱可全都牢记在心,所以说,对面的这个俗帅到了极点几乎都要冒泡儿的家伙不得不防!

  火车匡匡的开动了,窗外的景色好像一张巨大的画布,开始飞快向后甩去,那俗帅男子径自来到隋凉与墨镜女孩儿的对面安稳坐下。

  隋凉一脸的笑眯眯,右手摩挲着那柄沉重的折扇,之所以称之为沉重,是因为十五根扇骨皆由精钢打造,闭合在一起就跟一根铁棒差不多少。

  俗帅男子丝毫不避讳隋凉那双散发着幽光但此时却噙满了笑意的眼睛,又看了看墨镜女孩儿,第一句话就几乎崩碎了两人的世界观:“王紫凝,京都王家大小姐,回安阳老家游玩,至于你小子如果没猜错的话,是她的贴身保镖吧?”

  墨镜女孩儿也就是王紫凝一惊,没想到对方竟然对自己的来历了如指掌,他是什么人?

  至于隋凉差点儿咬舌自尽,很认真的对俗帅男子说:“保镖?还贴身保镖,就这么个贫乳的玩意儿,给你贴你贴吗?贴你妹吧!”但是话虽如此说,他心里却有了计较,对面这人一张嘴就说了这么一句话,他到底意欲何为?

  俗帅男子脸色一厉,没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对方还敢装疯卖傻,这个保镖心理素质不差,但还是太嫩了,想到这里,他冷笑一声,单手从腰间一抹,一柄装有消音器的黑洞洞枪口便从桌下悄悄的冒了出来,正好对着隋凉。

  '¤最3新Ul章节%上{》酷3●匠网D

  隋凉眼中精光一闪,脸上的神情立即敛去,原来对方腰间的危险气息就是从这柄手枪上散发出来的。他算是明白了,此人应该是杀手,并且针对这个叫王紫凝的京都王家大小姐,而自己则悲催的被误认为是她的贴身保镖!难道事情非得这么发展才好玩吗?

  而王紫凝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吓的花容失色,尖叫一声就想站起。

  “再叫先打死你,车厢里这么乱,这又是一柄装有消音器的手枪,杀了你完全可以不惊动任何人,还不给我坐下!”俗帅男子一瞪眼,枪口便指向王紫凝。

  王紫凝就跟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了脖子,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双腿一软就瘫坐在座椅上面,咖啡色太阳镜的后面是一双写满了惊恐的大眼睛,原先对隋凉的凶悍表情已经不见了,她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完全没了主心骨,右手下意识的就抓住了隋凉的袖子。

  隋凉扭头看向王紫凝,后者那可怜的小眼神虽然被墨镜阻挡了,但身上散发的求助气息是那么明显,好似在说,求求你,帮帮我。

  隋凉冲她坚定的点点头,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气概,给人的感觉就是,谁要想杀你,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但紧接着他扭头冲俗帅男子憨厚的一笑:“我想这是个误会,我跟这个家伙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那什么,青山不改流水长流,有时间咱们一起喝个茶,我先走一步。”

  “你给我坐下!”俗帅男子再次调转枪口对着他。

  王紫凝上吊的心都有了,即便面对这样的危险,她都不忘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只要老娘活着,一定亲手宰了你!”

  下一秒,隋凉突然望向了窗外,很惊喜的说道:“哇,今天的月亮好圆啊!”

  俗帅男子一愣,下意识的就看向了窗外,心里还纳闷儿,大白天的有月亮吗?

  就在这一刹那,隋凉出手如电,一把夺过了对方的消音手枪,双手一错,这支手枪就被变成了稀里哗啦的一堆零件,顺着窗户就丢了出去。

  紧接着一掌出击,咔嚓一声将俗帅男子的的手臂拍断,他修炼了十二年,一掌之威足以震碎一块石碑,更别说对方的血肉之躯了。俗帅男子突逢变故,脑子里还在思考着月亮的事情,就感觉手臂中传出了一股剧痛,刚要惨叫,嘴巴里就被塞进了一团卫生纸,这团卫生纸是王紫凝手包里的。

  隋凉拽着他的脖领子向前一拉,很平静的说:“师傅说了不叫我随便惹事,所以我刚才明明已经示弱了,但你还不打算放过我,我不知道你长的这么俗帅为什么不去当话剧演员却要当杀手,我也不管你跟这个贫乳妹子有啥瓜葛,但我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被人用枪指着,这种感觉很不好,所以你得赔偿我的精神损失!”

  可就在这时,两支同样装有消音器的枪管抵在了隋凉与王紫凝的后脑,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手脚够麻利,不愧是王家请的贴身保镖,但请你现在就放开我们老大,因为我们手中的枪随时会走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