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凉看向王紫凝道:“自从昨天我们被车辆跟踪,在你开车时,我就开始注意周边车辆。当我们离开圣天医院大约十分钟后,我突然注意到有一辆黑色的帕萨特,一直在我们后方,虽然离得非常远,但我也看清了。不久那帕萨特消失,又出现了一辆白色北京现代,一直跟着我们。在我们快到水榭华庭时,北京现代不见了,那帕萨特又出现了。所以我才没有走回来,而是让你推我进去。我不白占你便宜吧?”

  王紫凝皱眉道:“又被跟踪,看来得让爷爷给我派来几名保镖了,这种担惊受怕的生活,简直不是人过的。”

  唐糖道:“昨天我和表姐已经说了朱凯迪连续两次挑衅我们的事情,表姐说不久就能调查清楚。”

  柳怡姗道:“我也和我妈说了那些事,我妈也去调查了。”

  隋凉捏了捏下巴,沉思的看着水果盘,沉默不语。

  “怎么了隋凉?”王紫凝问道。

  隋凉皱了皱眉,而后微笑道:“小紫,给我哪个桃儿,我要那最下边的,我发现那个桃儿最红,应该很甜。”

  “你!你也没手断,自己拿。”王紫凝白了一眼隋凉道。

  柳怡姗微笑着拿起隋凉说的那个桃子,递到隋凉面前:“给,以后别贫嘴了。你可是大高手,要有高手风度。”

  隋凉笑着接过桃子,看向王紫凝道:“看见没孩子?这就是做人的差距。”

  王紫凝:“哼!”

  =============================

  夜空,一如往常的幽静,繁华的京都街市,灯火辉煌。

  唐曼妮坐在街边的必胜客二楼,靠近窗口的地方,桌上陈列着一小张匹萨,还有一杯苹果汁。今天的她,穿着很普通,只是一条牛仔裤,和一件白色半袖,一条马尾辫,都没有化妆,整个人显得自然大气。

  当她吃了一半匹萨,只喝了两口苹果汁时,手机铃声响起。

  接通电话,另一头响起了王昊权成熟稳重的声音:“唐校长,我的人已经查清,那朱凯迪现在正和丰家的丰六金在海天大酒店的209包间,内中还有朱家的高管曹万田。通过我的人调查,曹万田还掌管了一个洗浴中心,地下室藏有毒品,看管洗浴中心的王海曾经与隋凉发生过矛盾。曾经甚至还在我们的面前与隋凉战斗过。之后的事,就请唐校长出手了。”

  “明白了。”唐曼妮平淡道。随后继续吃匹萨。她吃得很慢,很温柔,朱唇微张,粉舌滑动,不远处一名中年男子,直接看呆了,

  ……

  当唐曼妮桌上的匹萨只剩最后一小块,杯中的苹果汁还有一口时,手机铃声又响了,是柳明珠打来的。

  “唐校长,我的人已经探明,通过你昨天拿出的鸭嘴冒,他们在紫骄园中发现了相同的气息。应该是那戴帽子的人去过紫骄园。而紫骄园是丰家的产业,现在丰六金住在那里。之后的事就交给您了。”

  “明白了。”唐曼妮微笑道,挂断电话。

  将最后一口匹萨吃掉,喝完最后一口苹果汁。唐曼妮自言道:“小糖果,要不是因为你,姐姐才不想作做这累活呢!不过那隋凉也的确不凡,一夜之间身体痊愈,不论是灵药还是其他,他的身份也越加神秘了。”

  结账,走人。上了出租车,唐曼妮道:“海天大酒店。”

  海天大酒店是京都比较出名的五星级酒店,属于朱家的产业。也是朱家除了药厂以外,表面上最成功的产业。

  其高有八层,前两层是吃饭的地方,三到八层为住房。此时,209包间,五名男子围坐一起,一边喝酒,一边聊着天。

  其中有英俊的朱凯迪和脸色略带苍白的黄岩,还有文质彬彬的曹万田。剩下两人是长着鹰钩鼻,有着一对剑眉的丰六金,还有一位面无表情,冷漠如血的中年人。由于他身体太过壮实,一件西服都被撑得饱满异常。

  五人只是胡乱交谈着,根本没有提起一句关于王家和隋凉的事。

  这时,一辆的车停在了海天大酒店门前,唐曼妮微笑着走了出来。当她走进酒店式,门口两名漂亮礼仪小姐同时道:“欢迎光临。”

  酒店中一位接待的美女保持温婉的微笑,快步走来,刚要说话时,唐曼妮便说道:“我是来参观的,我想看看这里设置,然后再决定。”

  “您是想参观用餐的地方,还是住房呢?”接待微笑道。

  “你去接待别人吧!我先去趟卫生间。”唐曼妮微笑道。

  “好的。”唐曼妮自身的气质便是那种大气成熟,就如贵族少妇般优雅,识人众多的接待并没有显出轻蔑神色。说罢,便微笑离去。

  唐曼妮只是在卫生间洗了洗手,便离开走向了二楼。

  当他经过209包间时,耳朵微颤,便听到了内中谈话。而此时,朱凯迪依然与丰六金也只是随便聊天,根本没谈起什么机密问题。

  “看来倒是挺谨慎。”唐曼妮心道。

  当她于那209包间房门错身而过时,一道细如蚕丝的电流,从他脚底产生,肉眼很难看清。嗖的一下,电流从门缝钻了进去。流过包间的地毯,突然击在了黄岩的脚底。

  电流的攻击力非常低,就如一根头发轻点脚心,黄岩只是感受稍微有点痒,在地面磨了磨脚心,便没有在意了。

  “目标确定。”随后,唐曼妮很自然的走下二楼,平淡的走出了海天大酒店,旋即走进了离此不远的“永和豆浆”连锁店。

  “要一杯冰镇的的杂粮豆浆,和一个蛋挞,谢谢。”唐曼妮向着服务员微笑道,随后走到靠窗子的一个位置坐下。

  她只是安静地坐在原地,但是耳中却是响起了朱凯迪他们包间中的对话。

  十分钟后,豆浆与蛋挞上来了。209包间中终于谈起了关于隋凉的一件事。

  朱凯迪向着丰六金说道:“丰兄,这次要不是你,黄岩就白受伤了,同时也让那王家更加嚣张了。”

  丰六金笑道:“呵呵……你我两家是常年合作伙伴,你们的敌人就是我丰家的敌人。那王家早晚是个祸害,这次本想借机劈死那隋凉,却没想到那小子被人救走了。”

  9j酷(J匠!j网6:首@'发4P

  黄岩举杯,恭敬道:“丰少爷,就算那隋凉没死,现在也只剩下半条命了。中午时,我们的人发现那隋凉全身缠着纱布,坐在轮椅上,被推回了水榭华庭。看样子,王家是害怕我们在医院动手。而且看那隋凉的样子,想要痊愈,起码得半年左右。何况练武之人被打成那样,烙下了暗伤,以后他也没有多大作为了。我敬您!”

  “呵呵……黄兄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那隋凉不过是凭借技巧打伤你。要是那天只是你们两人,你不再顾忌他人,去出全力,只需要一拳,就能打死他。”丰六金道:“何况,这些时日,多亏了你们朱家,我才这么快知道了杀我丰家杀手的,几个最可能是凶手的人。”

  朱凯迪道:“在我感觉,有九成可能就是那隋凉。通过我家的修行高手调查,那些杀手都是中了八卦掌而死。而目前的京都,擅长八卦掌的高手就五人,其中四人都没有离开过京都,而且是上年纪的。就隋凉是从外地来到京都,还是青年。”

  这时,那冷漠的中年人也道:“我检查过山猫他们四人,其中就有被八卦掌拍碎内脏的。还有一人像是被龙虎山的猛虎大手印拍死的。”

  丰六金冷笑道:“他与王家有关系,王家又知道我丰家与朱家关系好。所以来破坏我丰家的好事。看来我得警告一下那王景仪老头,别太猖狂了。”

  朱凯迪心道:“呵呵……即使不是那隋凉,但是他与王家关系好,那也是该死。”

  随后,朱凯迪五人又聊了些无关紧要的事,直到半个小时后,才笑着离开了包间。而他们的谈话,也是都传入了唐曼妮耳中!

  ……

  水榭华庭别墅中。

  隋凉正在自己房间,盘膝而坐,不断的运转元气在摸索奇经八脉,同时也在熟悉变成化劲的元气运转方式。而王紫凝三人则是在房间玩儿斗地主。

  这时,唐糖的手机短信铃声响起。

  放下扑克,唐糖便看到是表姐唐曼妮发来的短信:“我已查明,昨天那些人是丰六金和朱凯迪指使的。同时,与隋凉有过节的王海所看守的洗浴中心,地下室藏有毒品。还有青鸾KTV也是丰家产业。王昊权与柳明珠打算在今夜行动,让朱家与丰家付出点代价。你们就安分的待在水榭华庭,注意安全。我要睡觉了,睡得晚,会起皱纹的。安!”

  “我姐发来的短信。说,昨天的事情是朱凯迪和丰六金幕后指示的,没想到他们胆子这么大。”唐糖道,眼中显出一股愤怒之色,顺便将手机递给王紫凝和柳怡姗。

  “竟然还有那丰六金!可恶。没想到青鸾是丰家产业,难怪那天咱们发生争斗,却无人来管。而那些人被揍了,他们就冲出来。而朱家藏毒的洗浴中心还被隋凉闯进过,没准就是那次,他们想要找机会铲除隋凉。”王紫凝惊讶出口

  “我本来想告诉姥爷的,既然妈妈和王叔叔要去教训朱家和丰家,那咱们也省事了。混蛋丰六金,我还以为他是个正人君子,原来是伪君子。”柳怡姗气恼。

  而后,她又说道:“这事,咱别和隋凉说了,我怕他太冲动,也加入妈妈和王叔叔的行动中。毕竟他伤势刚好,再受伤可不好了。”

  其他两女同时点头。

  可惜,相邻的两间房怎能完全隔音?何况对于突破到通脉期的隋凉,三女对话,他每时每刻都可以清晰听到。当听到是朱凯迪与丰六金设的计策,隋凉眼中显出冰冷的眸光。

  随后,隋凉走出房间,敲了敲王紫凝房门,说道:“一会儿我要修炼一种内功,你们别打扰我啊!不然会出现内伤的。”

  柳怡姗眼中露出开心之色,小声道:“正好,他要练功,刚好不用去拼斗了。”

  王紫凝也露出一抹笑容,她高声道:“知道了,我们可不会无聊的去找你,快练功去吧!”

  “好!”隋凉应声,随后,他将自己的房门反锁,打开窗户,便跳出了别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