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近合作!”山猫大喝出声,瞬间,两名身穿蓝色半袖的杀手,分别从裤兜中掏出一柄锋利的瑞士军刀。右手拿枪,一手拿弹起缝刃的小刀。一人冲向庄钧天,一人冲向了隋凉,速度迅疾。

  “胖子,一招解决,不然咱俩都得完蛋!”隋凉疾呼,话音刚落,便与那杀手相遇了。

  墙头就是一条直线,躲闪的非常费力,那杀手也是抓准这点,刺出的军刀直线攻击隋凉咽喉,就因为没有任何花俏,所以速度非常快,攻击性更高。同时他手中手枪,也将要扣中扳机,要一枪打爆隋凉脑袋。

  危机关头,隋凉的战斗意识更加强悍,他双脚就如钉子似地,钉在了墙上,身体却是倒向了右侧。那瑞士军刀直接从他身侧刺了个空,子弹也是从他身侧飞出,双重攻击全都失败。

  随后,随想抓住机会,左掌如出水蛟龙,猛然拍出,嘭的一声,拍中了对方胸膛。

  那人受到重击,本来会倒飞出去,却是被隋凉以右掌勾了回来。随后,他的左掌连番打出三记八卦掌,每一掌之中都蕴含了一股元力,强大的暗劲瞬间震碎了对方心脏,结束了其性命。手枪与瑞士军刀同时跌落地面。

  一招致命!

  突然,隋凉体内响起“咔嚓咔嚓……”之声,那伏龙图猛地炸裂二十五个颗粒,一股浓郁的天地元气充斥进了他的四肢百骸,不断冲击着他的五脏六腑,滚滚闷雷随之炸响。隋凉雷音期巅峰的瓶颈再次颤抖起来。实力也是飞速的增长了很多!

  而付龙图颗粒的炸裂,却也使得隋凉有了短暂的呆滞,那后方两名杀手正好抓准机会,同时射击向了他的脑袋!

  境界虽然没有突破,但是一下子多了大量天地元气,远离充沛,使得隋凉实力暴涨,反应速度也快了许多。几乎是条件反射般,他便将那死去的杀手挡在了身前。

  “噗嗤!噗嗤!”两颗子弹都打入了那死人人胸膛。

  随即,隋凉将那尸体扔向了对面,身如雄鹰展翅,由墙上飞跃,俯冲向了两名杀手。而此时,庄钧天也杀死了另一名杀手,就如一肉弹战车似地,冲向了下方两人。

  “逃!”一个照面便将常年合作的杀手杀死,山猫瞬间意识到己方实力与对方相差太多。他大喊一声,不顾身旁伙伴,转身便逃向远方。

  另一人反应稍微慢了一秒,他刚转身,已被隋凉扣住了肩头。

  “嘎巴!”

  隋凉用力捏碎了那人肩膀骨头,使其手臂发软,手枪跌落地面。

  (酷…匠:`网唯一D正=版B,|s其b他o都x是e盗版=

  “大哥,饶了我吧!”那人急忙高呼,就在他喊出声时,左手中指带着的小戒指触动机关,冲出一根长有二厘米的尖细钢针。

  随后,那人急速反身,左手握拳,以钢针刺向了隋凉的喉咙。

  要是一般人,听到别人饶命,一定会出现一时疏忽,而就这个疏忽,就是钢针出击的最好时机。可惜,隋凉一开始就打算杀了此人,根本就没想过要留活口。自然对方说什么,他都没有疏忽。

  而那钢针的攻击,对于他也无异于一记破绽百出的拳头攻击。

  他轻蔑一笑,八卦掌施展,左手轻巧的将那人手臂推开,右掌猛的打中了那人胸膛,大量暗劲如无数尖刺,直接绞碎了后者五脏。而后,隋凉双手抱住那人头颅一扭,伴随嘎巴声响起,一具尸体躺落地面。

  不杀人便会手下留情,一旦要杀人那便别留善心,这是师父张子美教给隋凉的。当时他不太明白,但是自从火车上面临到生命危险,让他意识到,只要敌人活着,没准便会拿起枪,一枪解决你,所以要杀就杀绝了。

  这时,胖子嚣张的吼声再次响起:“天女散花!”

  只见,二十多个一毛钱硬币飞梭而出,追击向了逃跑的山猫,其速度都和子弹速度差不多了。

  “嘭嘭……”

  山猫的肉体被十多个硬币击中,尤其是双腿被打中后,瞬间发软,身体也扑向了前方。就在他将要摔倒时,他忽然转身,手枪扳机扣下,连续有五颗子弹飞向了隋凉和庄钧天。

  即使山猫将要摔倒,但是只看了一眼隋凉两人,那子弹飞来的角度依然很准确。隋凉看到那子弹飞来的轨道,发现眉心,咽喉,心脏都受到攻击。

  四个人的攻击,他都可以躲开,更别提一个人了。他双脚用力一蹬,身如一条冲天长龙,一跃两米高,直接躲开了子弹。而庄钧天则是甩手而出两个一毛钱硬币,分别打中了那飞向自己的两颗子弹。

  “当当!”

  子弹与硬币相撞后,掉落地面。

  “靠,拿硬币砸子弹,牛!”隋凉心中即惊叹,又羡慕。不过他却没有发呆,而是俯冲而出。那山猫虽然全身酸疼,依然坚持着站起来,就欲再次设计隋凉,可惜因为后者速度太快,当即抓住了他的手掌,使其再难以扣动扳机。

  这时,山猫左手突然出现一柄弹簧刀,挥动着抹向了隋凉脖子,同时,他的膝盖也顶向了隋凉肚子。

  隋凉却是并没有在意对方两次攻击,他体内雷音不断,最直接的一记左掌拍出,速度快于后者,当先拍中山猫肚子,暗劲发出,使其肠子瞬间断去好几根,身子也不由向后倒飞而出。

  “嘎巴!”就在那山猫倒飞时,隋凉右手用力,将前者右手骨头捏碎,手枪也被隋凉抢到了手中。

  “嘭!”山猫扑倒在地。

  “别杀我,别杀我,我什么都说,你们想知道什么秘密?只要我知道的我都说。”刚一摔倒,山猫反应速度也不慢,他快速起身跪地,举起双手,祈求出声。

  “好,你说你有几个老婆?”庄钧天大踏步走来,当即问道。

  “你能不能正经点?”隋凉无奈,随后他道:“丰家派你们来做什么?”

  山猫快速道:“因为一次物资运输,柳家杀了丰家十几人,其中就有一名丰家的子弟,所以丰家要报仇。我们四个与毒蛇四人为了掩人耳目分两个路线前往京都,可毒蛇四人在安阳到京都的火车上莫名其妙的被人杀死了。所以刺杀柳家家主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等肩头。大哥,我要是知道是您保护柳家家主,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且我没杀了柳家家主,您就放了我吧!只要您放了我,从此我离开华夏,再也不会出现。”

  庄钧天道:“我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用多少钱卖命?”

  隋凉皱眉道:“算了,拿这种脏钱不舒服。”

  “别,我有钱,我出三十万卖命。”山猫急忙喊道。

  庄钧天欣喜道:“这么多,好啊!”

  隋凉道:“算了,别拿了,杀了他,咱们能拿到更多钱。”

  “大哥,大哥求你了,我全部家当就只有五十万,再多我也没有了,您就放了我吧!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只要你放了我,我马上消失,从此不会再出现。”山猫哭丧着脸,跪地祈求道。同时,他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将身份证拿出,而后直接将钱包递给了隋凉。

  “还以为你是好人呢!黑,真是比我还黑。”庄钧天看着隋凉,简直无语了。。

  隋凉笑道:“都是出来混的,也算同行,对了,密码是多少?”

  “324321,所有卡都是,绝对没错。”

  “好,你可以走了。”隋凉微笑道。

  “谢谢大哥!我不会再出现的。”山猫欣喜的站起身,便快步跑向了昏暗深处,就在他背过去时,眼中露出一抹狠厉:“哼,等我回到丰家就告诉老大,这两个小子,死定了。”

  庄钧天看着奔跑向远处的山猫,疑惑的看向隋凉道:“就这样放他走?”

  隋凉看了看手中的手枪,然后慢慢的瞄准那跑向远处的山猫,一边道:“死敌就是得死,你以为我傻啊!”

  “噗!”

  枪响,那奔跑中的杀手突然摔倒在地!

  “枪法很准嘛!”庄钧天点头道。

  这时,那倒下去的山猫突然站了起来,恐惧的看向身后的隋凉,而后瘸拐着跑向了远方。

  “靠,才八米距离,你竟然打中了他的腿!”庄钧天大喊道。

  “再来。”

  “噗!”枪响,一道血水由山猫后脑勺飙射,噗通,山猫死去。

  双方战斗就如电光火石般,连五分钟都没用就结束了。

  隋凉直接将钱包扔给了庄钧天:“里边的钱拿出来,钱包和银行卡扔了吧!当然烧了更好。”

  “我靠,有五十万呢!你扔了它?”庄钧天惊讶道。

  隋凉自信的笑道:“这是法治社会,我们杀了人,拿着银行卡去取钱,被摄像头查到,那就完了。而红票票可没有摄像头。”

  自从那次在水榭华庭被海哥找到,隋凉就发现摄像头的重要性,当然不想再犯第二次错误。

  随后,两人便翻墙离开了昏暗的胡同。

  郊区公路上的路灯都是那么昏暗,看着车辆急速驶过,庄钧天有些感慨道:“隋凉,我怎么感觉咱俩像黑社会,他们像受害者似地。”

  “如果今天咱俩中枪,那咱不仅是受害者,还是死人。你别装好人了。对了,你怎么每回施展暗器,都要大喊一声?”隋凉问道。

  “这个,师父说暗器是阴暗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大喊出来,提醒一下别人,那是光明正大。而且我觉得,每次大喊一声,非常拉风。天女散花这名字好听吧?是我自己起的。”朱钧天骄傲的说道。

  “你牛!嗨,和你说件事,我觉得你别在青鸾干了,那里面混乱危险,说不准哪天你陷进去了。今天只是手枪,咱们还能对抗,如果哪天出现了机关枪,就算你天女散花再牛,也得成筛子。我有个朋友,和你的眼神一样猥琐,他是京都大学门卫,你要是想换工作,我介绍你去。我在京都大学上学,以后咱俩也好照应着。”隋凉道。

  那黑桃凯想让他当门卫当然不可能,不过庄钧天这高手,当个小门卫那绝对是绰绰有余。最主要是,他不想这胖子在那种KTV待着。

  “这个……考虑考虑。算算,这会儿九点了,最后一趟公交车应该能赶上,快点走。”

  “靠胖哥,你能不能专业点?钱包里不是有三千七百块吗?咱刚替天行道,就算无法像蝙蝠侠那般潇洒的开着黑色大跑车离开,最差也得打个车吧?还有,你能不能准备点一块钱的大硬币,那东西攻击更高。”

  “这个,一把甩出去二十多块,太贵了。我是从山里来的,穷。”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