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仪微微皱眉,而后向隋凉说道:“贤侄,最近京都有些不太平,以后外出也要多加注意了。虽然你实力超凡,但是也架不住暗处恶势力的偷袭。你大可放心的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紫凝说,毕竟你们是同龄,也谈得来。”

  隋凉微笑道:“王叔,虽然小子年龄不大,却也不怕事。家师曾言我辈修士虽然修出世之道,却也活在红尘之中,你与家师有缘,而我又与紫凝有缘,只要是我可以帮上的,您尽管说。”

  王凝紫在旁听的是一百个不爽,心道:“装,太能装了。”

  相比王凝紫的不相信,王景仪等人却是露出开心之色,隋凉本身实力,他们已是亲眼所见。只要对方想帮忙,可比多数保镖强得多。

  “贤侄可真是深得老神仙仁厚之心啊!有你这句话,叔叔我更加放心了。天色很晚了,你的房间我让昊权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有不满意的,大胆提出来,咱们都是自己人,不要拘谨。”王景仪道。

  看王景仪神态,联系刚才听到的柳家家主被刺杀的事情,隋凉知道对方现在一定有要忙的事。所以他也没有再多废话,向着众人微笑,随着王昊权便上了楼。

  王家就是做房地产的,自然在住房设计和选址方面那是绝对专业,隋凉所来的水榭华庭这处别墅,正是靠近一个小湖泊,他的房间窗口面向湖泊,月光挥洒,透过窗子,美景一目了然。

  “师父说很多修行者入世后,都可能沦陷在那红尘之中,为了名利挣得头破血流。我只是来了一天,吃到山珍海味,看着这月辉泼洒的美景,也有些陶醉了。可真是红尘醉人心啊!”看着窗外美景,隋凉心中感慨万千。

  王昊权看起来四十多岁,人长得不是很英俊,却是自然透出一股稳重大气的气质,单是肉眼来看,便像是一名手握大权的成功人士。

  “隋凉兄弟,这房间还行吧?整个别墅就这个房间和紫凝的房间可以看到如此美景。这处别墅,是父亲在紫凝成年生日上,送给她的,平日我们都在其他地方居住。所以造成了今日人手不够的尴尬情况。”王昊权道。

  “这房间相当好,多谢权大哥”隋凉微笑道。

  随后,王昊权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工商银行卡,微笑着递给隋凉道:“隋凉兄弟,我听说过,修行者不在乎红尘奢华的生活。不过,修行也需要补充大量营养,我也不懂修行,所以这张卡你先收下。老神仙救过我父亲,我可不能让他的徒弟实力下降。何况,你实力增强了,也更好照顾一下紫凝。”

  “这个。”隋凉沉吟道:“师父说了,不要随便拿人钱财,而且我辈修士,救人只是图个心中无愧,可不是为了回报。”

  嘴上如此说,隋凉心中却是在想着:“这卡里到底有多少钱?不要太多,多了,拿不起。不过太少了,不够饭钱也不好。”

  王昊权笑道:“不是回报,既然你都叫我一声大哥了,咱们就是兄弟,大哥给兄弟零花钱这个属于正常吧?”

  “对哦,多谢权大哥。”隋凉笑着接过了银行卡,他可是知道自己现在只有几十块钱,强装清廉,那都是扯淡。

  “密码就写在卡上。还有我的手机号也在其上,以后兄弟有什么困难,尽管找大哥。”王昊权微笑道,心中却道:“有如此实力强悍的修行者来我王家,就算花个几千万也值得,何况他还救过女儿。”

  随后,隋凉下楼,与王景仪又客套了几句。王景仪、王昊权巧慧夫妇,王蛟等人便离开了别墅,只剩下了几名佣人,还有王紫凝和隋凉。

  本来,王景仪绝对不会让孙女一个人住在别墅里的,但是现在隋凉来了,而且两人房间相邻。有如此强大的“保镖”在此,哪还需要让别人保护。

  爷爷与父母一走,王紫凝本来装出来的乖巧瞬间消散,她眼中就像是要喷火似地瞪着隋凉,说道:“坏蛋,你来我家到底要干什么?”

  看着就像是一只小老虎似地王紫凝,隋凉潇洒的靠坐在那真皮大沙发上,悠闲道:“这沙发真舒服,你站着不累吗?”

  “不用你管。”王紫凝道,虽然是如此说的,但是看着对方坐下,自己站着也太吃亏了。她也坐在了隋凉身旁的大沙发上,身子前倾,继续道:“第一眼我看到你,就觉得你不是好人,说,你进入我家,有何企图?”

  王紫凝只穿了一件粉色棉质睡衣,由于前几天精神一直不好。

  “嗨,我和你说话呢!你为什么来我家?”王紫凝举起小粉拳,凶狠的说道。

  “嗯,有点小,挺有肉,不过还是差了我家听心好几倍。”隋凉自顾自点评道。

  “什么小?”王紫凝疑惑道,看到隋凉的眼神,突然间她明白了过来,小脸儿唰的通红,拿起身旁的靠垫,便丢向了隋凉的脸盘。

  随后,她更是猛的冲出,便要用拳头捶打后者:“色狼,混蛋!”

  “嘿,要不是你这臭丫头,我怎么能徒步旅行三天多才到京都,还差点让人灭了。自己露出来,还嫌我乱看,现在还想打人?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刚才王景仪在,隋凉装出一副善良修行者的样子,实际早看王紫凝不顺眼了。

  如今别墅里的佣人都各忙各的,机会来了,当然不能错过。

  “嗖!”

  王紫凝只看到眼前晃过一道黑影,双腿同时发软,便跌倒在了沙发上!

  “你!”王紫凝指着隋凉,想说话,却是突然发觉喉头好像有什么堵住了,愣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

  酷%d匠c√网6p正、版8)首发

  “大侄女,你怎么了?”隋凉惊慌道:“可能是这段时间惊吓过度,神经衰弱了,快楼休息吧!”

  说着,隋凉便扶起王紫凝,向着楼上走去。而不远处的两名佣人看到此幕,都露出崇敬神情。

  一人道:“听老爷说,他师父是老神仙。难怪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善良的心地,小姐真是遇到贵人了。”

  “是啊!小姐如此对他,他还如此关心小姐,真是好人。”

  王紫凝现在心中既害怕,又愤怒,因为她发现自己全身发软,更是难以开口说话,只能任由隋凉搀扶着。如果对方起了歹心,拿自己不就完了?

  她用力瞪着隋凉,仿佛在说:“你个混蛋,放了我!”

  可惜,隋凉完全无视王紫凝的怒火,继续前行。

  很快,隋凉将王紫凝扶进了她自己房间,直接扔到了床上,随后将房门关闭,他微笑道:“我从小学习过识别人体穴位,我只是稍微捏了一下你四肢的麻经儿,还有按了一下你的喉咙。过一会儿你就没事了。”

  “无论我是不是真心救你,但是我救了你这事却是真的,你不至于和我这么大仇恨吧?好了,大约再过一分钟,你就能动了。”

  随后,隋凉便走出了房间,她本来想动手教训一下这刁蛮丫头,不过转念一想,修行者可不能随便欺负普通人,何况欺负一个小丫头,最终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走进自己房间,隋凉先是看了看窗外的湖泊,还有那轮弯月,随后躺在了床上,关门,开始思索以后的路……

  “想要点亮伏龙图,需要经过多次战斗,但是在这法制的社会,不可能总让我遇到杀手吧?而且杀手也太危险了。这条路可真够崎岖的。”

  “王家和朱家的矛盾,早晚有一天会爆发,我要是和王家走得太近,没准成了王家的打手,这件事得注意分寸。我可不想当保镖。师父说了,不想当掌门人的徒弟不是好徒弟,虽然我的确不想当,但是也不能被人控制,那刻给他老人家丢脸了。”

  “那胖子也不知道跑哪儿了,现在的社会,修行者越来越隐秘,想要增强实力,我和普通人战斗根本不行。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又弄丢了。过几天让我那便宜的王叔叔找找。”

  “还有半个月就要去京都大学了,听说里边有很多天才,还有大家族的子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强?”

  “我不在齐云山了,听心会不会想我?等大学放假了,我就回家找她去。都是漂亮的女孩儿,怎么王紫凝和听心比,就差那么多呢?要是隔壁是听心多好啊!”

  想着想着,隋凉便睡着了……

  午夜,沉睡中的隋凉突然惊醒!

  身为修行者,他的感官强于普通人非常多。由于那次杀手事件,让他意识到外边世界的危险,自然在这种陌生地方睡觉,他依然保持着高度的警觉性。

  之所以惊醒,是因为他听到了有人在用钥匙扭动自己房门锁。

  “咔擦!”房门打开,一道娇小的身影于黑暗中出现,后者蹑手蹑脚的走进来,一边轻声道:“坏蛋,你睡了没?”

  印着月光,隋凉直接看清了来人,是王紫凝!

  “她来干什么?”隋凉心中疑惑,开口道:“我睡了。”

  “啊!”王紫凝突然尖叫出声,扑通一声坐倒在地。

  “我去,我有这么恐惧吗?”隋凉无奈的坐起身,由于来到一个陌生环境,他只是脱下了外衣,以防突发事件。他打开台灯,就看到王紫凝穿着一件乳白色丝质睡袍,神情疲惫的坐在门口。

  “怎么了?大半夜来我房间,你不会是来吵架的吧?”隋凉揉了揉眼睛,说道。

  王紫凝抚着门框站起来,咬着下嘴唇,沉静了十几秒,而后小声道:“我,我睡不着。”

  “失眠了?没事,你回房间数羊,一会儿就睡着了。”隋凉随口道,而后侧着身子便躺在了床上,准备睡觉。在睡梦中被惊醒,是谁都不爽,何况本来就对王紫凝不爽的隋凉。

  “咔嚓!”房门关闭。隋凉却是感觉有股气息在接近自己,他扭过头,突然就看到王紫凝走到了自己床前,两只小手攥着睡袍的裙摆,楚楚可怜的盯着自己。

  “你!你不会是?”隋凉突然想到了连续剧中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要发生的事情。

  “我可不是随便的人。”说着,隋凉抓起了身旁的毛巾被挡在了身前。

  王紫凝脸颊突然变得绯红,眼中显出了羞愤之色,她道:“不是你想的那样,爷爷和爸妈都不在,我,我害怕。”

  “也对,刚被杀手暗杀,现在她心里可能还有阴影。”隋凉心道:“谁让我是好人呢!算了,充当一下保镖吧!”

  随后,他道:“行,你去拿个被褥,睡地上吧!”

  “啊!”王凝紫惊讶出口,看了看地面,然后嘟着小嘴,为难道:“睡地上容易着凉,对皮肤也不好,我的房间有沙发,你去我房间睡好不?”

  “不行,睡沙发上火,我要睡床上。不同意,我就不管你了。”隋凉道,随后背过身,继续睡觉。实际他心中却是开心的不得了,可以不动手,就让这刁蛮大小姐吃亏,怎是一个爽啊。

  王紫凝现在有种想要拿刀剁了隋凉的冲动,在京都,不知道有多少大家族子弟追求自己,要保护自己。现在,这隋凉长的不眨地,让他保护自己,竟然还让自己睡地上,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隋凉你个混蛋,你不得好死!”王紫凝心中咒骂,却是不敢回房间睡觉,又不想睡在地上,结果就成了站在原地,孤零零的看着那可恶的后背。

  隋凉一直没睡着,自然一直感觉到王紫凝的气息在床边停留,大约过了三分钟,他实在是躺不下去了,遂即坐起身,说道:“猜拳,我输了,我睡沙发。你输了,你睡。这样公平吧?”

  “行!”王紫凝开心道。从小到大,她的胜率那都是百分之九十九,几乎没输过,所以对于猜拳,他有很大的信心。

  “剪刀石头布!”隋凉说着,两人打出了各自的攻击。

  结果,王紫凝输了。

  “不行,不行,三局两胜。”王紫凝不满道。

  “好!”

  两人继续猜拳,结果王紫凝三局都输了!可以自学进入京都大学的隋凉,智商方面绝对是超越常人,更何况他还是修行者,精神力也强于普通人。

  结果,别人眼中的鲜花只能插在沙发上,而王紫凝眼中的牛粪就托在了她的床上。

  “我怎么会输呢?不可能啊!就算爷爷,猜拳都不是我对手,我怎么就输给他了?没天理呀!”王紫凝躺在沙发上,对于猜拳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想着想着也就睡着了。

  “女孩儿的床真香啊!”隋凉躺在心形的粉色大软床,露出陶醉神色,他伸展双臂,突然喷到了一件小布料。

  “我去!丁字!难道?非礼勿视,非礼勿扰,我什么都没摸到,继续睡觉……”

  =============================

  夜凉如水,京都很是出名的别墅区“华海园”。

  一座自带游泳池的别墅中,身穿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曹万田靠坐在红皮沙发上,手中把玩儿着一个玉扳指。身前是那刚才被隋凉暴揍一顿的王海。

  “曹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是那小子身手太厉害了,我们三十多个兄弟同时出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小子打倒了。我怀疑他是练家子,与高级特种兵都有的一比。而且他和王家的人在一起,那老头很像是王景仪。”王海苦涩道。

  曹万田那白皙的面容显出一丝冷漠,他继续把玩儿玉扳指,一边沉思自语:“一个身手了得的青年,突然进入我朱家藏有毒品的洗浴中心,之后回到了王家。”

  随后,他看向王海,说道:“你看见他与那王景仪关系如何?”

  “看那王景仪很在乎那年轻人,曹哥,会不会是王家想要?”王海轻声道。

  曹万田看了看天花板的吊灯,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沉声道:“可能王家要和我朱家对着干了,正好没借口吞掉王家这块肥肉,机会来了。你继续看管洗浴中心,加派一倍兄弟。只要是遇到像那年轻人似地人物,先打后通知。”

  “知道曹哥。”王海身子笔直,当即应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