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紫凝同学简直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是没想到这厮是那位老神仙的弟子,二是爷爷竟然叫自己跟他叫叔叔。

  隋凉赶紧劝:“王叔你别发火,大侄女还小,还小。”

  王紫凝气的牙都碎了,他当然知道三十年前的那件事,可这个无耻之徒怎么会是那位老神仙的弟子,假的,他一定是假的。

  “爷爷,他说他是老神仙的弟子你就信?这世上骗子还少吗?”

  王景仪气的浑身都哆嗦,无奈道:“惯坏了,都叫我给惯坏了,贤侄,你千万别见怪。”

  王昊权冲王紫凝一瞪眼:“看把你爷爷给气的,你知道为了你的事情,你爷爷费了多少心,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心疼。”

  …酷.!匠4网永Ew久k免|费X看YV小☆●说$

  王紫凝瘪着嘴,眼泪在眼眶里转悠着,委屈的不行。心里讲话,这个无耻之徒就是假的,就是。

  “贤侄,你放心,在火车上那件事,我会尽全力帮你压下去,以后你在我家就安心的住着,想住多久都没问题。”王景仪一脸感激的说道。别的不说,就单单是救了王紫凝这一次,王家也有义务帮隋凉这个忙。

  谁知隋凉很认真的说道:“王叔,我知道你是位受人淡水恩就会涌泉报的人,不过我这次来就希望你能帮我把这件事压下去,至于长住还是算了,因为我来京都是要上大学的,老住在这儿未免不妥。明天我就去找落脚的地方。”

  王景仪一听这个很讶然的说道:“贤侄你考上了哪所大学?”

  隋凉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入学申请书,递了过去。

  王景仪以及王紫凝还有其他的王家人全都仔细观瞧,只见上面就四个字比较显眼:京都大学!

  “你这厮!”王紫凝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结结巴巴的说:“竟然能考上京都大学?”

  她从小聪明灵慧,费尽千般磨难才在亿万考生中杀出重围,成功的考入了京都大学,没想到这么一个无耻的家伙也能考中。难道审卷的老师是他们家亲戚不成?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王景仪满脸红光:“贤侄,我没想到你来京都是上大学的,正好紫凝也考上了京都大学,到时候你们就可以一起在学校生活了。你是知道的,有一股暗中的势力想要杀死紫凝,我们至今都没有查出来,所以她的人身安全很成问题,要是进入学校,人多眼杂,我们就更加放心不下了,现在好了,你完全可以在学校中保护她。”

  隋凉同学可是在七名杀手的枪林弹雨中杀进杀出,并且就在刚才又将几十名持刀大汉给打了一个人仰马翻,这样的身手比那些职业保镖可强多了。所以把王紫凝交给他,王家人是一百二十个放心。

  王紫凝可不干了,大吼:“我才不用他保护。”

  隋凉也说道:“毕竟男女授受不亲,我保护她恐怕不方便吧。再说,我现在身无分文,吃饭住宿的钱都需要去打工,恐怕……”

  “贤侄,你这是在打我的脸呐,你来我家,还出去打什么工?你以后的学费,生活费,以及一切费用都由我来出。你尽管跟紫凝在一起就行。不然我心里不踏实。”王景仪道。

  隋凉表面露出难色,但心里却在说,这可不是我要求的啊,这是他自己要给我提供人民币的。我不无耻,我一点都不无耻。

  “好吧,既然王叔这么恳求,我再不答应就显的不近人情了,师傅也说过,处世为人要行善事积阴德。纵然王大小姐不喜欢我,但我也不能再看着她深陷危难。”隋凉淡淡说道,语气中有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无畏精神。

  王家人全都喜出望外,而王紫凝见家里人都跟这厮站在了一起,即便有心发火也得憋着,他就用眼睛瞪着隋凉,一直瞪着。

  不过她虽然身体没发育好,可脑子发育的却很完美,不然她也考不上京都大学。仔细一阵思考,她逐渐的理清了思绪,对于隋凉师傅和他本人的种种事迹,做了一个大致的总结。

  因为三十年前的恩惠,致使现如今隋凉登门,家里人满脸感激,又加上这厮在火车上救过自己,日后他就顺理成章的成了自己的贴身保镖并且可以无条件的挥霍自家的钱财。

  王紫凝眼睛闪过了一道电光,心说这厮是不是就因为没钱了才过来混吃混喝的?

  就在这个当口,只听隋凉说道:“王叔,现在家里开饭了吗?”

  没错,他又饿了。

  王紫凝面色一紧,心说果然是!

  王景仪一愣,恍然大悟起来:“还没吃饭呢吧?好,我这就叫佣人准备。你稍等。”

  现在都已经接近晚上九点了,早就过了用餐时间,所以等一桌子饭菜上来,就隋凉自己一个人眼巴巴的看着这些菜肴。

  “贤侄,我们都吃过了,你不要客气,慢慢吃。”王景仪笑着说:“等吃完饭,就会房间好好休息一下,我看离开学的日子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你要是闲不住,就跟紫凝在京都转转,有几处古迹还是蛮吸引人的。”

  隋凉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已经把脸埋在了碗里大吃特吃起来,他好像拥有一个带发动机的口腔,咀嚼,吞咽的速度快的令人目不暇接,并且胃容量大的离谱,一转眼七碗饭,就无比顺利的进入了腹腔。

  修行者通过吃饭,锻炼,身躯会越发强大,再进行外在的拳术训练,便可发力纯钢,轻易间就能断木碎石。这便是修行者的第一个小境界,壮魄期。

  当身躯强大到一定程度时,体内气血便磅礴起来,行动之间产生的热量极大,热量中就包含着元气,若闭住毛孔,这股气便不会消散,藏于皮下时增强身躯防御,滋润筋骨肉膜,当筋骨肉膜强大到一定程度后,被流动的元气牵引则发出滚滚闷雷之声。心力勃发时,至柔至顺,劲力由内向外输送,沾人则伤及内脏。这便是修行者的第二个小境界,雷音期。

  隋凉现在就达到了雷音期巅峰,自身气血澎湃,饭量也大的离谱,这都属于自然现象。王蛟因为是半个修行者所以见怪不怪,而王家其他人就有些目瞪口呆了。

  王紫凝死死的攥着小拳头,心里讲话,这厮骗吃骗喝就罢了,没想到竟然吃这么多,这么下去,他会把我家的家底都吃光的。

  五分钟,隋凉的风卷残云吃饭法告一段落,见所有人脸上都是一副极度震撼的表情,他立即和煦的笑了起来:“吃饭是一种享受,能叫人踏实。师傅也说过,只有吃饱了,才能做很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

  王景仪暗中点头,心说此子的言行举止,看似无知愚昧,见识颇浅,实则淳朴之中蕴含着一种大智慧,并且此子奸诈狡猾,心计深邃,且实力高强。有她保护紫凝,绝对是上上之选。

  王景仪并非是暗中编排隋凉,他对张子美,隋凉师徒都是发自内心的尊重,但隋凉的出现,却实实在在的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

  并且细观察,貌似从隋凉出现到现在,王紫凝的精神一直都非常旺盛,跟先前的萎靡不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要说她对隋凉有误会算是一个方面,但王景仪认为,就因为隋凉救过这丫头的性命,已经给了她一种极其安全的感觉,所以等再次见面的时候,才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隋凉一来,解决的问题真不少。

  佣人将餐桌撤下,一行人又步入客厅,初秋的夜晚最是干爽清凉,而别墅中却蒸腾起了一缕缕袅袅的香气。

  隋凉握着一杯香茗,脸色变的很平静,闻着这股味道,他想起了齐云山,想起了那座茅屋,那道清泉,那棵老树,还有师傅,还有听心。

  在喝茶前,他有意的环顾了一下别墅内的装潢,然后突然蹦出一句话:“王叔,按理说您家大业大,吃得好,住得好,手底下应该有很多保镖才对,我看电视剧里都这么演的。怎么就叫人威胁到了紫凝的生命安全了呢?还有,刚才在小区门口,你那么危险,若不是我反应快,那一刀绝对得砍中你,我想说的是,你们王家就没有一点点高手神马的?”

  王景仪脸色变了变,最后叹息道:“我们老家就是安阳,紫凝这次回家并没有走漏什么风声,纯属就是游玩性质,谁想到会发生这些事。家里的那些武装力量都在王蛟手中掌控着,出了这些事自然都撒出去调查了。而我也不住在水榭华庭,今天就是过来吃个便饭,顺便看看紫凝。所以那些保镖就没跟着。我们是做地产生意,跟政府和基层群众打交道最多,所以并没有太过厉害的高手。”

  隋凉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又问道:“王叔,别看我跟随师父长大,明白三十年前的那件事,但具体是个什么过程我真心不清楚,那次,还有现如今的一次,都威胁到了您和紫凝的生命,所以我想了解一下。”

  一听这话,王景仪与其他人的脸色猛的一变,刹那间就阴沉起来,隋凉就看到他们额头,脖颈的大动脉都凸出了,心说三十年前的那件事肯定有内容,不然的话,他们不至于这么动怒。

  王紫凝冷冷道:“你一个外人,瞎问什么。爷爷已经很久没这个样子了。”

  “紫凝再没大没小你就上楼去。”王昊权儒雅的脸上忽的闪出一道严厉。

  王紫凝嘟起了小嘴,小声道:“我才不上去,我得看着隋凉这个坏蛋。”

  隋凉一脸的幽怨,心说老天爷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你就是被打成一坨屎,我都不救你。

  王景仪叹息了一声,眼中微红,似乎蕴满了仇恨的意味,他说道:“这件事一直是我王家的耻辱,寻常时我不愿意提,提起来就臊得慌。不过贤侄既然想听,我就说说。”

  随后便苦笑看了看卓钟阳以及王蛟一眼,继续道:“说实在话,要是往前数四十年,也就是我年轻的时候,打死我我也想不到会有今天的地位以及财富。因为,我是一个盗墓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