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王家的别墅后,隋凉不由自主的就眯起了眼睛,被这豪华的装潢以及耀眼的灯光给晃到了。

  整个一楼大厅皆为简约欧式格局,墙壁与屋顶上以白色为基调,调以金色为点缀,并且以简约的线条代替了复杂的花纹,既保留了古典欧式的典雅与豪华,又更适应现在生活的休闲与舒适。

  乳白色的地毯,乳白色的真皮沙发座椅,淡蓝色的欧式窗帘,除了宽大的液晶电视外还有一部橙黄色的留声机。

  屋顶上挂着一个三层水晶吊灯,泼洒下柔和的光束,将这里渲染的更为澄净,以至于隋凉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都不知道该迈哪条腿了,心里讲话,这里跟齐云山一比简直就是天堂啊。估计上帝他老人家的办公室都没这儿漂亮吧?

  “贤侄,别愣着,赶紧坐下。”王景仪笑着将隋凉拉到了沙发近前。

  隋凉略显局促,干笑了一声,然后轻轻做下去,当柔软的真皮沙发托住他的身躯后,他心中赞叹,这沙发就是比家里的红木椅子舒服,你想怎么坐就怎么坐,太软乎容易得痔疮啊。

  就在权衡真皮沙发对人体的厉害关系时,那身材精瘦,太阳穴很鼓的王蛟便问道:“隋凉,看你刚才对战几十个壮汉,所施展出来的手段,我猜测你已经达到雷音期了吧?”

  隋凉一愣,很诧异的说:“王兄你也懂修行?”

  既然人家王景仪叫自己跟王蛟等人平辈论交,那这声王兄就叫的理所应当。

  王蛟自嘲的一笑:“不瞒你说,其实我也能算半个修行者,不过修炼了二十几年终究不得要领,连凡胎境的第一个境界都没有达到。只不过比寻常人要强一点而已。”

  凡胎境分壮魄,雷音,通脉,三个小境界,但修行艰难,如果没有名师指点任凭你有多大的毅力都很难入门,神马得到武功秘籍就一飞冲天,这其实都是扯,修炼的是一口气,这口气在体内有专门的行走路线,要是一味的瞎练,绝对会对自身性命造成威胁。

  所以说王蛟练了二十几年还活着,隋凉就对他刮目相看了,很淡定的说:“王二哥,我劝你还是止步到这里吧,没有修行者指点,你自己一个人闭门造车,容易伤人伤己,现在看你天庭饱满,灵台清明,还算没有受到伤害,但如果继续下去,可就没准儿了。”

  说话时,隋凉就有些纳闷,心说看这厮的神态,比普通人要强大很多,但为什么刚才在小区门口的时候,他没有帮王景仪挡下那一刀?

  他难道知道我会出手?

  不可能吧,俺不显山不漏水,谁知道我的厉害。

  恩,或许还是高估了他,这么危机的场面,他应该没反应过来的。

  王蛟听完隋凉的话,很认真的点头,然后更为诚恳的说:“隋凉,我听你的,从今以后就止步于此吧。”

  他可没有厚着脸皮要求隋凉指点他一二,修行界各门各派的界限划分的格外清晰,一般的修行者绝不会随意指点他人。况且隋凉和张子美对王家都有恩德。怎么好意思在张这个嘴。

  你以为谁都是隋凉呐!

  这时,一直不做声的卓中阳笑道:“隋凉啊,你奉师之命下山,不仅是来看望王老爷子吧,咱们现在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直说无妨,现在你身在世俗,比不上山中清幽,柴米油盐可都是麻烦事。”

  隋凉暗地咧嘴,心说这个大晚上还带墨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瞎子的家伙,为毛能这么一针见血把自己的心声给说出来。

  来王家什么狗屁看望,就是来混学费和生活费的。

  最新Xl章S节。D上酷《匠网b

  但堂堂张子美的徒弟,被人家誉为半仙儿的高人,难道说:额,我下山的时候,师傅就给了几百块钱,现在花完了,学费,杂费都没有,来你这儿就是为了混吃混喝混学费的?

  隋凉的大脑在急速转动,可就在这个当口,只见大厅中心的旋转楼梯上,快步走下一人。

  此人身穿粉色棉质睡衣,蓬松的长发随便披在肩头,小脸上竟存在着一丝惊恐的余韵,眼神内满是慌张。

  她正是王紫凝。

  “紫凝,你这是怎么了?”面色雍容的巧慧一见女儿这个样子,赶紧就跑了过去。

  王紫凝快步跑下楼梯,哭哭啼啼道:“人家又做噩梦了!”

  “乖,没事的,没有坏人敢来咱们家,你父亲,二叔,爷爷都在,大家都在。”巧慧眼圈儿微红的拍打着女儿的后背,心里说话,小小年纪就在跟鬼门关前转悠了一圈儿,可想而知会造成多大的精神压力。

  王紫凝回家的这几天,整个人浑浑噩噩,不是失眠就是噩梦缠身,无论药物治疗还是物理治疗都起不到什么作用。

  不知不觉中,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就憔悴的不成样子了。

  而隋凉看到王紫凝那张脸后,脑袋就如同被一道炸雷劈中。他瞠目结舌直接石化在了当场。

  心想,在火车上听闻那俗帅杀手说她是京都王家大小姐,而这里正是京都,周围这些人也都姓王!

  我擦,我怎么会这么笨。

  隋凉这才恍然大悟起来,但就在他一脸石化不知所措的时候,被母亲安慰的王紫凝霍然睁大了双目,原本由于惊慌涣散的焦距开始一点点聚拢。

  随后,她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尖叫!

  “你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隋凉发出一个不知是干笑还是傻笑的表情后,王紫凝就华丽丽的变身了。

  她由一只受惊的鹌鹑,直接变成了一头发情却找不到配偶的母老虎,飞扑而来,一下就掐住了隋凉的脖子,使劲摇啊,摇啊!

  “你这个混蛋,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要杀了你,杀了你!”王紫凝那姿态可是张牙舞爪的没边,但她感觉掐住不是一个人的脖子,而是一颗老树。

  隋凉心里讲话,喂,你这人也太不讲道理了,我明明是救了你啊。

  “紫凝,你在干什么!”王景仪黑黑的脸膛猛的一沉,一下就将王紫凝的双手给掰开了。

  隋凉装模作样的顺着胸口的闷气,一脸讪讪。

  而其他人已经惊呆了,不明白这丫头抽什么风。

  “爷爷,这个人怎么在咱家,他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那天在火车上,只顾自己逃命,他他她……”王紫凝最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诉说,那股发自肺腑的恨意,已经叫她语无伦次了。

  她这么一说可不要紧,王景仪等人噌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待隋凉的眼神都变了。

  “贤侄,你…你就是在火车上击毙七名杀手的那个人?”王景仪惊骇的说道。

  他们一直都在寻找那个高手,因为要不是那个人,王紫凝可就性命难保了。

  那可是王家的大恩人啊!

  隋凉心说,看来王家人比这个小妮子明白事理,并且自己在火车上做的事,已经被传开了。好在救了王紫凝,并且师傅跟王家有些渊源,不然自己杀人的事暴露了,不知要惹出多大的乱子。

  随后他便一脸正经的说道:“王叔,实不相瞒,我正是你说的那个人。师傅叫我下山修行,但没想到坐上了火车就遇到了危险,虽然矛头不是我,但我也不能眼看着王大小姐被人杀死,她才多大?正直如花似玉的年纪,我也是年轻人,我也有青春,也万分的迷恋这个大千世界,所以我违背了师傅的教诲,终究是出手教训了那些杀手,把他们全杀了。但这是法治社会,别说杀人了,就是踢人一脚都是犯法,所以无可奈何下,我就跳下了火车,一路奔行来到京都。说来惭愧,来王叔你这儿,一是奉师傅的命令,但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我惹了滔天大祸,需要躲避风声,知道王家的势力,就想过来寻求帮助。”

  他一脸自嘲的对卓中阳道:“卓叔虽然带着墨镜,但眼光依旧毒辣,我的心思都被您给看穿了。”

  王景仪与卓中阳对视一眼,心说原来是这么回事。

  “贤侄,先是三十年前长老神仙救我一命,现如今你又救我孙女一命,两条人命,这大恩大德我王景仪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

  王景仪推金山倒玉柱般就要跪下。

  没办法,这个恩情太重了。

  隋凉面色一变,赶紧上前,一把拖住对方的双臂,诚恳道:“王叔,你这是折杀我的阳寿啊。师傅常说施恩不图报,您这样,岂不是叫晚辈难以做人?”

  “贤侄,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女,听说她受到杀手的围攻,我这颗心都险些碎了,要不是你出手相救,她早就去了,救命之恩恩同再造,我我我……”

  王景仪太激动了,也太高兴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王紫凝瞪大了双眼,根本不明白他们再讲什么,一挺那不甚明显的胸脯,娇喝道:“爷爷,你别听这个家伙信口胡诌,他就是个卑鄙小人。他之所以救我,还不是想保住自己的性命?”

  王景仪一瞪眼:“隋凉要想保住自己的性命,那面对杀手围攻的时候,他干嘛要把你背在背上?”

  当时火车上纵然混乱无比,但依旧有目击证人看到了这一幕。

  不过在四念宝典开启的一刹那,满车厢内都是金光,那些目击证人的双眼直接被晃到了,所以后面的事情谁都没看见。

  就知道是一个少年把杀手全部杀光而后彻底消失。

  王紫凝一愣,大眼睛在眼眶里来回转动,她不知道自己被隋凉背在了背上,因为那时候她已经昏迷了,虽然按照爷爷的说法,这个小人的确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但他当时在火车上的所作所为,的确叫人不齿

  “爷爷,他为什么会来咱家?”王紫凝一指隋凉的鼻子。

  王景仪大怒:“这么这般没有礼数,你应该知道三十年前有位高人救过爷爷的性命,隋凉就是那位高人的徒弟。按照辈分,你应该叫他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