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刀的大汉,就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一只铁钳死死的箍住,任凭如何法力都挣脱不开。

  隋凉脸色很平静,就如同一汪潋滟的明湖,下一刻,两指一脚力,只听咔嚓一声,那大汉腕骨粉碎,他哎呦的叫唤了一声,脸色因为剧痛而扭曲起来,手中开山刀当啷就掉在了地上。

  “我草你妈!”大汉痛苦的咒骂起来。

  隋凉眼睛一眯,心说我叫你骂,抬起一脚正中对方两腿之间。力道拿捏的正好,不至于一脚踢爆对方的葡萄。

  但这也叫那铁塔一般的大汉怪叫一声,一脸煞白的就蹲了下去,别说骂人了,就是喘息都无比费劲。

  这一下可不要紧,瞬间点燃了三十多个大汉的怒火,他们就跟脱了缰的野马好似,浑身的杀气全部释放出来,身子一冲,举刀便来。

  这么多杀气重重的大汉,别说砍人了,就是往这儿一站也足够吓人的。

  但他们今天选错了人,隋凉得到伏龙图,崩碎了五个颗粒,被浑厚的天地元气培育自身,实力再次提高了一筹,所以见到黑夜中刀光四射,喊杀冲天,他冷哼一声,瞬间出手。

  游龙八卦掌配合着脚下的步法,可谓神龙见首不见尾,眨眼间,他就钻进了持刀大汉的人群,双掌虚空一立,而后如车轮般晃动开来,势大力沉的掌劲如千斤压顶,无数掌影便漫天狂舞。

  啪!啪!啪!啪!啪!

  每个大汉就感觉眼前一花,一道劲风闪过,隋凉已经绕到了自己身后,紧接着排山倒海的掌劲便拍将出来,顿时之间,惨叫声响彻水榭华庭。

  隋凉脚步如趟泥,动转若猴换势似鹰,身形好似一阵旋风,将大汉们当成了齐云山的老树,旋转之间,掌影频发,每一掌都干净利落,在重创了对方的同时还不能叫他们丧命。

  当初在火车上杀了七个杀手成功逃脱,若是在这法制森严的京都再做杀孽,他就不用上大学了。

  隋凉在人群中举掌狂砸,大汉们疯狂惨叫,沉重的身躯就跟没有重量的泡沫般四下翻飞,雪亮的开山刀叮呤当啷落了一地。

  但就在此时,他丹田内的伏龙图忽然一颤!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一口气崩碎了十个颗粒。雄浑的天地元气洗练着他的五脏六腑,雷音滚滚散散,声势极其巨大,不知道的还以为要下雨了呢。

  “难道只有在战斗中,这些颗粒才会崩碎吗?”隋凉狂喜,总算摸清了这伏龙图的奥秘了。通过崩碎的颗粒中释放出来的天地元气,他的身躯再次得到强化,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这么下去,他的境界早晚会被如此雄浑的天地元气推上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

  而在人群后方的海哥,面色一点点煞白起来,最后都绿了。心说这小子还是人吗?原来在洗浴中心是给我留了面子,自己不知好歹还上门寻仇,这下可把他惹急了。

  谁也不知道,究竟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将一百八九十斤的壮汉击的吐血翻飞。但可以断定,这个从头到脚一身地摊货的家伙,是个高手,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

  这下踢到铁板了。并且看刚才的情况,那黑脸老人明显在护着他。他一个洗澡都洗不起的穷小子,怎么可能跟水榭华庭的业主有瓜葛?并且那黑脸老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不知想到了什么,海哥瞳孔一缩,直愣愣的盯着王景仪那张脸,心说坏了。

  难怪这么眼熟,这不是王景仪吗?那凶悍的小兔崽子原来是王家的,他跟那个胖子来洗澡肯定是为了地下室的那些东西。

  想到这里,他再也待不住了,大喊道:“都别打了,赶紧住手!”

  但是等他话刚说完,三十多个大汉已经躺在地上痛苦的打滚儿了,一个个骨断筋折,摸样好不凄惨,身上的杀气也没了,手中的刀也落地了。他们由一群恶虎变成了一群绵羊。

  而隋凉则如一株傲竹般屹立当下,面色很是平静,但瞳孔深处却掩饰不住那抹狂喜。

  q更8{新z最qi快i◇上酷C=匠网q

  他身后的王家人,以及那个保安,已经彻底石化了。

  “王叔,拿五百块钱!”隋凉头也不回的说。

  王景仪这才惊醒,盯着他的背影暗自说道,不愧是老神仙的弟子,这身手好生霸道。

  他从口袋里掏出五百块钱就递了过去,隋凉接过钱,走了几步,一把摔在海哥脸上,将他的绿脸打成了红脸,很认真的说:“走的时候我还借了你手下四百块钱,加上洗澡的钱,我一并还了。以后别再叫我看到你,不然的话,我会把你身上刺着的那条带鱼一掌掌砸碎!”

  海哥疼的一皱眉,看到隋凉浑身冰冷的杀气,他心中一颤,干笑道:“小兄弟,我想这都是误会。”

  “误会?若是误会的话,你会如此兴师动众?这三十多人可不是一般的小混混,你这次来是想要我的命。”隋凉双目发寒。那抹狂喜已经敛去。

  海哥看着一地的残兵败将,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嘴唇都白了,他明白,眼前的这个家伙,实力非同凡响,若是给自己一掌,那后果用大脚趾头也能猜到。并且现在也知道了他是王家的人,还是先稳住他,回头请示曹哥该怎么做。

  “小兄弟,我王海有眼不识泰山,您就高抬贵手饶了我这一回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叫你看到我。”海哥唯唯诺诺的说着,身体有些颤抖。

  说到底,隋凉与庄钧天洗澡也是没给钱,所以隋凉感觉理亏,若不是那些大汉出手太狠,也不至于闹出现在的局面。而海哥的诚恳态度也叫他无法下手,心说因为理亏,所以这次就先不搭理你。若是还有下次,一定叫你吃不了也兜不走!

  “滚吧!”隋凉沉声喝道。

  海哥如蒙大赦,赶紧冲一地的伤员大吼:“都他妈给我起来!”

  三十多大汉们,哎呦哎呦的从地面站了起来,捡起了各自的开山刀,用蕴含畏惧与怨毒的目光看着隋凉,最后三五成群的向外面走去。

  不大会儿功夫,七八两SUV轰鸣再起,顺着大街就跑没影了。

  隋凉看了看空旷的小区门口,平静的脸色逐渐冒出了一丝丝说不出是喜悦还是凛冽的笑容,一转身对着已经石化的王景仪说道:“实在不好意思王叔,刚见面就出了这等事,叫您受惊了。”

  王景仪脸上的表情很丰富,有震惊,有茫然,也有恐惧。终于明白修行者的可怕之处。

  三十年前,隋凉的师傅张子美就曾经在王景仪面前展现过那种仙人一般的卓越风姿。张子美是修行者,那么他的徒弟自然也是修行者。

  “贤侄,我看那些人可不像是寻常之辈。如果就因为你洗澡没给钱,何至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王景仪从震惊中醒悟过来,紧接着就感觉此事十分的诡异。

  隋凉也微微点头,笑道:“管他呢,想必今天吃了大亏,他们会有所收敛的。只怕会给王家带来麻烦。”

  王景仪冷笑:“贤侄,你说这话就有些见外了,我王家不敢说只手遮天,但在京都,谁想找我们家的麻烦那可得掂量掂量。”

  隋凉这才放了心,自己来这里本来就是舔着脸来要学费和生活费的。若是再给人家惹上什么麻烦,那就有些不地道了。

  刚才的战斗很是激烈,致使整个小区都被惊动了起来,物业经理自然通过小区的监控看到了事情的经过,所以带着一队保安就杀了过来。

  好在有王景仪从中调停,隋凉才没有被扭送到警察局。并且勒令将监控录像删除,而那个石化了的猥琐保安同样亲眼目睹了事情的经过,为了不叫他多嘴,王景仪一句话,他便恢复了原职。

  只是对隋凉的态度却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他深刻的明白,那个身穿一身地摊货的家伙,可是万中无一的绝世高手,万一世界末日了,还需要他来拯救呢。

  事情最终尘埃落定,王蛟,王昊权,卓中阳,巧慧,对隋凉心悦诚服,要说刚才是因为他是张子美的徒弟而生出了尊敬,那么这次可是发自内心的。

  这是个法治社会,但同样有法律约束不了的事情发生,隋凉实力强横,超脱物外,他是修行者,便不是一般人。王家若是多出了这么一位高手,对日后的发展肯定会有极大的帮助。

  “贤侄,你一来便用真材实料震撼了我们,果然是得到了张老神仙的真传,来,咱们有什么话,回家去说。”王景仪在跟物业经理交涉完之后,笑着对隋凉说道。

  隋凉很认真的点点头,心说这大晚上的还没吃饭就打了一架,纵然又崩裂了十个颗粒,受到了天地元气的灌溉,但这肚子却是咕咕叫了。

  他立即憨厚的一笑,说道:“王叔我这点儿本事跟师傅他老人家却是没法比的。今天来的本就唐突,又发生了这等事,真有些惭愧呢。”

  王景仪大笑:“说的都是什么话,说到底这都是咱们爷俩的缘分。”

  说着一把拉住隋凉的手,大步冲自家的别墅走去。

  隋凉心里就一句话:俺的学费,生活费终于有着落了。师傅,你果然给我指了一条明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