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海哥的突然到来

  保安看到那门外的黑脸老者连忙将扬起的手放了下来,满脸掐媚的就小跑了出去,因为这人就是享誉京都的地产大亨王景仪。

  “王总,大晚上的秋风凉,你怎么还出来了?小心可别感冒了!”保安点头哈腰的嘘寒问暖,一下就把隋凉抛在脑后了。

  王景仪看都没看他,一抬眼就看到执勤室里的隋凉,发现这个年轻人,身高足有一米八,细腰乍背扇子面儿的身材,虽然穿的不讲究,但眉宇间自有一股英气,尤其是那双眸子,在黑夜中亮的吓人。

  他眼圈儿立即就红了,颤抖着嘴唇道:“真是张老神仙的弟子?”

  隋凉看此人中等身材,体格健壮,头发虽然花白,但黑黑的脸上难掩一股威严,并且当看到他激动的表情后,隋凉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大错特错了,这人绝不是忘恩负义之辈,因为他的眼神很真。

  隋凉的自身气势一眨眼就转变了,由一个无耻之徒变成了老神仙的弟子,他在想,老神仙的弟子也应该是神仙啊,恩,最起码是个半仙儿!

  所以隋凉同学摆正了仪表,踱着方步就走了出来,好似两颗启明星的闪亮眸子内写满了庄严与威武,淡淡道:“家师张子美三十年前与老先生有过一段缘分,特命我前来看望,千里之遥行走艰难,所以来到这里已然不早,深夜造访,又逢凉秋,真是唐突了。”

  说着就行了一个庄重的晚辈大礼。

  这句话说完,王景仪再无怀疑,因为当年的那件事,整个华夏都没几个人知道,所以这一刻他激动的几乎流下眼泪:“三十年了,一转眼就三十年了,我这等凡夫俗子再无缘见到张老神仙,当年的救命之恩一直铭记在心,如今他的徒儿驾临,我王家真是蓬荜生辉。”话音未落就用一双密布老筋的手死死攥住了隋凉的手腕。

  隋凉感觉王景仪的掌心很热,散发着浓浓的感激。

  “老先生不必如此,家师一直惦记着您的身体,跟我没少提起过,没想到三十年过去了,您还是那么硬朗。”隋凉笑着说道,一点儿无耻的样子也没有,因为他已经将这门神功化有形为无形了。

  “张老神仙还惦记着我的身体?”王景仪终于老泪纵横,哽咽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隋凉看着这幅画面有点心惊,不知道是师傅救了对方一命,还是睡了对方一宿,怎么一提起师傅,就哭成这样?

  ;G更新最快}#上酷匠q网

  “人老了就是没出息,叫小神仙看笑话了。”王景仪脸色猛的严肃下来,冲身后的几个人说道:“昊权,王蛟,老卓,还有巧慧,还不赶紧过来见过张老神仙的门人弟子?”

  面色温和的王昊权,身材精瘦太阳穴很鼓的王蛟,还有大晚上还带着一副墨镜的卓钟阳,以及王昊权的妻子巧慧全都上前一步,给隋凉见礼,因为他们都知道张子美在三十年前救过王景仪一命,救命之恩如同再造,若是没有张子美也就没有现如今的王家。所以对张子美的弟子必须极为的尊重。

  “我不是什么小神仙,我师傅也不是什么老神仙,我们都是人,王老先生你们一家人不要这么客气,我叫隋凉,以后直接称呼我的姓名就好了。”饶是隋凉脸皮够厚也禁不住这样的盛情,一个初入大都市没见过啥世面的山里小子,被如此推崇未免有些羞涩。

  “好好好,隋凉,我们听你的。但有一点必须得听我的,当年我是你师傅的晚辈,论起来你我算是平辈,可叫你跟我这个老头子称兄道弟你肯定不习惯,所以从今以后你就叫我王叔,跟我这两个不争气的犬子平辈论交。这里不是说话之所,来,咱们回家。”王景仪擦干了眼泪,哈哈大笑起来,拉着隋凉的手就要离开。比捡个金元宝还要开心。

  “客随主便,全凭王叔做主了。”隋凉矜持的笑了笑。

  “自从紫凝出事后,已经很少看见爸笑了。”巧慧对丈夫王昊权说。

  王昊权点点头,看了看卓钟阳,始终没有说话。

  而那个一脸掐媚的保安已经石化在了当场,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王景仪竟然会如此看重这个乡巴佬,他感觉自己在做梦,心中涌现了一股极大的恐惧,刚才自己那个态度显然得罪了对方,他若是跟王景仪歪歪嘴,那自己的工作可就玩完了。

  他的人生信条就是,做人要像猴皮筋儿一样能屈能伸,此时必须进行补救,哪怕被对方打一顿都没事,还是自己的前程比较重要。

  所以他一溜小跑就到了隋凉身边,十分诚恳的说:“小兄弟,刚才我有眼不识泰山,言语上多有不敬,你得多担待,我在这儿跟你赔不是了。”

  “嗨。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一个巴掌拍不响,刚才也有我的错,这件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嘛!”隋凉一脸和善的笑容,说的无比洒脱。

  那保安心悦诚服,这才知道,对方竟然是个虚怀若谷的高人!

  王景仪一愣问隋凉:“贤侄,这是怎么回事?”

  谁知刚才还宰相肚里能撑船的隋凉同学,忽然就委屈了起来,就像一个被人抢走糖果的小朋友般无助,指着保安憋着嘴说道:“王叔,我这次千里迢迢来找你,这保安就是不叫进,说我这德行不配进入这里,还说我是坏人,还叫我滚蛋,若不是你来的及时,恐怕咱爷俩这辈子都无缘相见了。你别也生气,我一说,你一听,过去就过去了,毕竟谁都不容易!”

  王景仪一听这个,简直火冒三丈,冲一脸石化的保安大吼:“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见到你,你给我滚出水榭华庭!”

  这回,那猥琐的保安是真哭了,因为王景仪一句话,比他们保安队长还管用……

  然而就在隋凉心里畅快无比的时候,自水榭华庭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马达轰鸣声,只见七八两黑色SUV停在了小区门口,急促的刹车声极其刺耳,就好像有人在尖叫。

  沉重的车门同一时间被打开,三四十个魁梧的汉子从车厢内麻利的窜了出来,清一色平头,满脸的横肉上写满了凶狠暴戾,那双在漆黑夜色中绽放出幽光的眼睛告诉众人,他们都是狼!吃人不吐骨头的狼。

  打头的是一位五短身材的汉子,皮肤微黑,面目可憎,此时正叼着一根牙签,周身杀气的冲隋凉走来。

  “小子,没想到我还能找到你吧?我承认你丫跑的很快,但别忘了,这一路上的电子眼可都看着你呢。你就是跑到天边,我也能把你抓住。”

  这人正是洗浴中心的海哥,通过调取有关部门的监控录像,便发现了隋凉的踪迹,所以纠集好了人手立刻就赶了过来。

  从SUV上下来的这些几十号人跟洗浴中心的那二十多个小痞子可不能同日而语,他们都是真正的亡命徒,下手从不含糊,可谓是双手沾满了鲜血。海哥被曹哥臭骂了一通,心里自然憋火,所以便寻找了这么一帮人准备彻底灭了隋凉。

  隋凉面色一变,心说这高科技可够强大的啊,我一路从京都郊区来到了城东的市中心,一天的时间跋涉了不知多少路程,竟然被这些人牢牢的盯死了,难道洗个澡没给钱,就这么叫人可恨?还至于找这些多浑身杀气腾腾的大汉过来围攻自己?

  看他们乘坐的车辆都十分豪华,不像缺钱的主儿。所以隋凉就初步断定,海哥因为被自己和庄钧天揍了,所以怀恨在心,要报一箭之仇。

  真是吃饱了撑得。

  那哭哭啼啼的保安看到这幅画面,顿时瞪圆了眼睛,心里讲道:真是风水轮流转,这小子先前还作威作福,如今就要面临险境。真是老天开眼,赶紧把他弄死,好叫我解解气。

  王景仪一家人面色顿时一惊,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贤侄?”王景仪看向了隋凉。

  隋凉扭头尴尬的一笑:“不瞒王叔,下山的时候,钱带的不多,来到京都已经身无分文,但长途跋涉,身体乏累,就在他们的洗浴中心洗了个澡,没给钱就跑出来了。这不,人家大张旗鼓的杀上了门。为了几个钱也至于的,我又没说不还。”

  王景仪听到这话,心中一怒,盯着海哥道:“欠你多少钱?”

  海哥大骂:“关他妈你什么事,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今天我要这小子的命!”

  说着从后腰上就拔出了一把开山刀,随行的三十多大汉也纷纷拿出了利器。这架势是非见血不行了。

  王景仪瞳孔一缩,大吼:“你们敢?”

  海哥知道这里是水榭华庭,住的都是有钱人,所以他不敢对王景仪怎么样,针对的只有隋凉。若两者是一家的,那么为了不叫曹哥骂自己,也得教训对方一顿。

  但海哥知道轻重,手下的那些亡命徒却不知道,其中一个大汉凶光毕露的轮刀就来,直奔王景仪大骂道“我敢你妈!”

  刀锋破空而至,力道极大。王景仪别看身体硬朗,但终究是上了岁数的老人,这一刀怎么能避的过?

  就在这个当口,隋凉牙关一咬,心说这帮畜生也太放肆了。师傅叫自己不能对普通人随便出手,除非是威胁到了自己的性命。但此时此刻,他若是不出手,那么王景仪就得死。

  因为自己不出手,而使得他人丧命,这根自己动手杀人有什么区别?更何况王景仪也不是外人。

  所以隋凉的脸色忽然变的平静起来,就像一座安稳的大山,身形唰的向身旁一闪出手如电就掐住了那大汉的手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