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老地方见?

  庄钧天哈哈大笑,扭头对隋凉道:“真有你的,这种办法都想的出来。”

  但他看到隋凉的脸色很平静。

  “不会是真的吧?”庄钧天满脸的恐惧。

  隋凉憨笑一声:“对不起庄兄,赶路的时候光顾了追你,没来得及上厕所,所以刚才就……”

  “我操你大爷!”

  庄钧天也跟海哥一样,火急火燎的就跑出了浴池。

  这时候楼梯间脚步声雷动,好像有很多人跑了上来,而隋凉与庄钧天二话没说,直接在淋浴下冲刷着身体,好似根本不在乎即将到来的围攻。

  “那什么,一会儿真动手?”庄钧天狠狠的搓着一身大白肉,即便浑身都是香皂泡沫,也总感觉有一股骚味。

  “没听见来了不少人吗,一会儿不动手根本出不去,注意分寸就好。”隋凉紧接着就蹙起了眉梢皱:“喂,我的尿没有这么脏行不行,还至于这么搓?你这人就是没文化,不知道尿液的成分与汗液其实是一样的吗?你就当被我淋了一身汗。”

  “我呸,从现在开始我有些鄙视你了,原先我以为我最无耻,自从遇到你之后才明白,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啊。”庄钧天的大饼脸上写满了鄙夷。

  海哥看到这两个家伙好似一点都不紧张,并且还把自己当成空气给无视了,并且听到自己的人马上就要到来,他心中的火气终于压不住了,心说今天就是今天,我非得叫你们长长记性。

  他双目一眯,随手抓了一块白毛巾便一层一层的包裹住右拳,当瞳孔内凶光闪烁的当口,他光着屁股已经冲到了隋凉身后,准备阴险的给对方一个狠的。

  这时,洗澡间忽然涌出了一堆人,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他们拧着眉,瞪着眼,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一百二十个不含糊,七嘴八舌的说:“那两个混蛋在哪儿呢,在哪儿呢?”

  然而下一秒就看到赤身裸体的老大已经冲两个淋浴的家伙发动了攻击,就明白,这两人肯定就是没给钱就敢洗澡的家伙。所以他们三步并作两步就冲了过去,吓的正在洗澡的人们一哄而散,顺着房门就跑到了外界。

  隋凉听到身后啪叽啪叽的脚步声,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猛的转过了身体,就发现一个蒙着白毛巾宛如沙包一般大的拳头就奔自己面门而来。

  海哥出拳很重,摩擦空气都发出了声响,并且角度也很刁钻,一看就是经常偷袭别人,海哥看到隋凉扭了过来,脸上阴狠的表情更为炽烈,仿佛在说:今天不把你打成绿屎来,算你没吃过韭菜。

  然而就在下一刻,海哥感觉眼前一花,一拳就打在了前方的空气中,隋凉的身影已经消失,正奔这里冲来的一帮小伙子猛的就刹住了车,瞳孔骤然缩紧,因为他们看到那个身体微黑,但体形健硕的家伙,就跟踩着溜冰鞋一样一瞬间就绕到了海哥身后。

  与此同时,他探出了一掌,轻拍海哥肩头,海哥一百五六十斤的身体就跟一片树叶般飞了起来。

  “海哥小心!”众多小伙子惊呼连连。

  噗通——

  海哥赤裸的身体掉进了盛满热水以及稀释了隋凉尿液的浴池中,扬起大片水花,海哥挣扎着了半天才站了起来,一边抹脸一边吐水,恶心的快要死掉,气急败坏的大吼:“你们还他妈等什么?给我上啊!”

  海哥的这帮小弟如梦初醒,也不管隋凉的古怪之处了,呈扇面就扑将过来,隋凉面不改色的身形急退,同时看向了那个还在搓香皂的大白胖子:“庄兄,该你人前显圣鳌里夺尊了!”

  话音刚落,只见庄钧天很怅惘的叹息了一声,好像在说,我真不愿意跟这些普通人动手啊,但随后他脚下一动,就跟踩着筋斗云一样,瞬间来到这帮小弟近前,钻入人群,如穿花蝴蝶般飞快游走,行踪飘忽不定,一身的白泡沫全都蹭在了这些小弟的衣服上,待他飘出来与隋凉并肩站好的当口,手中已经攥住了一大把皮带。

  裤子脱落并没有声音,但二十多人的裤子一起脱落,就显的有些沉闷厚重了,加上这里的地面又满是水渍,裤子脱落缚住两个脚踝,一时间人仰马翻,成片成片的摔到,就跟有人打了一局很精彩的保龄球一样。

  浴池中的海哥惊呆了,看着隋凉与庄钧天,跟见了鬼差不多,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那个健硕的微黑少年拍进浴池,不明白这些小弟的裤腰带为什么会在刹那间被这个看似笨拙的大胖子给夺在手里。但他唯一明白的就是,今天自己的脸已经被丢尽了!

  “都给我起来,出去抄家伙,谁要是放这两个人走了,我打折谁的腿!”

  海哥一下就从浴池中窜了出来,凶神恶煞的再次冲隋凉与庄钧天扑来,他就不信这个邪。

  噗通一声,海哥这次没有掉进水池,而是将刚刚站起来的诸多小弟又砸倒了。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隋凉冲庄钧天很深沉的一笑。

  就这样,两个没交钱就洗澡的家伙成功逃脱了,临走时的时候,一人裹了一条浴巾。等到了外面被秋风一吹才感觉到了寒冷,可这时,就听身后的洗浴中心已经沸腾了起来,好像有千军万马在驰骋,凶悍的杀气化作了潮水层层叠叠冲到近前。

  “还没完没了了,咱俩要不是理亏,岂容他们放肆?”庄钧天狠狠的记了一下腰间浴巾,然后很诚恳的问:“下一步咱们怎么办?这小风跟刮胡刀差不多,咱俩一人裹着一条浴巾在大街上走,会被人当成变态的!”

  隋凉嘿嘿一笑,手掌一翻就拿出了一个钱包:“刚才顺手拿的,我看了一下,里面有四百多块钱,就算咱先借他们的,日后肯定还,你我一人二百,兵分两路,先甩开这些人再说。”

  “那什么,一起跑不行吗?”

  “两个裹浴巾的人在大街上一起奔驰,身后追着一帮人,这可是很招人耳目的,一定会被他们快速的追上。”其实隋凉是因为自己在火车上杀了人,不敢太过招摇,自己一个人目标要小得多。

  庄钧天感觉隋凉的话很有道理,道了一身珍重后,转身就跑,因为海哥一干人等已经从洗浴中心内飞奔了出来,并且人手一根铁棒,凶神恶煞好不威风。

  ,:酷3E匠#|网:正版首发

  但庄钧天立即感觉那里不对劲,一拍额头,扭头便问:“咱们在哪儿汇合?”

  隋凉已经狂奔了起来,头也不回的来一句:“老地方!”

  得到了这句答复庄钧天放了心,脚下一飘,就跟踩了云一样,顺着大街就跑没影了。

  可当他停下来准备看看身后的追兵时,双目一阵发直,跳脚着骂娘:“隋凉你丫这个混蛋,咱们刚来京都,哪里有什么老地方?”

  ……

  隋凉裹着一条微湿的白毛巾穿街过巷,很遵守交通法则,但是周遭如织的人流中频频抛来怪异的目光,隋凉心里就不痛快了,心里讲话,都说京都是大城市,我认为大城市的人都开放,咱又不是裸奔,裹个浴巾出现在街头巷尾也值得这般大惊小怪?

  这时就听一个系着红领巾的小男孩问身边的奶奶:“奶奶,那人没洗完澡就出来了,他不怕冷吗?”

  “你不懂,这叫行为艺术,前几天在东大街还有抱着充气娃娃裸奔的呢。他们这种人的脑子都被门夹了一次,然后又被驴踢了一次,然后又被车撞了一次,然后…然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哇,他们搞行为艺术的都练过铁头功啊。”

  隋凉满脸幽怨的看着这对爷孙离开。

  他穿过人海,走上过街天桥,很怅惘也很无奈的趴伏在栏杆上,任由秋风凛冽也无动于衷,修炼了十二年的体魄,这点寒冷还是没问题的。

  他怅惘的主要原因就是,跟庄钧天的同行貌似要在此时画上句号了,他心里警告自己,老地方这三个字害人不浅,以后绝对不要再说了。

  刚想到这里,他突然一拍脑门:“答应师傅和听心,到了京都要第一时间给她们打电话,怎么把这事儿忘的死死的?”

  他立即闭上了眼睛,通过内视看到了盘踞在丹田内的伏龙图,这几天光赶路了,一直没来得及观察,所以迄今为止,他都不知道怎样做才能崩裂颗粒,难道非得是生死之际才行吗?八百四十万呐,想想都叫人心碎。

  他皱着眉睁开了眼睛,对于四念宝典的事情他强迫着自己接受了,但这伏龙图的奥秘他还没时间去参透,只能一步步来了。

  想到这里,他飞快的下了天桥,找到一个三流服装店,花了一百块钱弄了一身地摊货,找了一个小饭店吃了顿饱饭,然后就借助饭店的电话给家里打长途,这一举动迎来了老板娘的鄙视。

  “喂?师傅吗?我到京都了。我吃得好,住得好,还洗了一个热水澡。”电话接通后,隋凉笑眯眯的说着,实则心里却噙满了苦水,有车不能做,还杀了人,徒步来到京都不说,竟然被一帮小痞子满世界追,他感觉已经把师傅的脸给丢光了,所以在电话里,他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破绽。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一个洪亮且充满沧桑的声音响起,第一句话就是:“少装蒜,给你的钱有数,除了车费以及简单的伙食费,你到了京都应该身无分文才对。”

  隋凉感觉牙根都痒痒,好像这一切都被师傅给算计好了一般,憋了半天才说道:“师傅,我算你狠!”

  一阵爽朗的大笑传来,师傅继续道:“没钱的话,我给你指条明路,三十年前,我曾经救过一个叫王景仪的家伙,他现在就定居在京都,你的生活费,学费,都找他要吧。这么多年的债,得叫他还一还,不然,他心里一直有个结!”

  “师傅,三十年前的事情你还记着?就这么恬不知耻的去叫人家报恩是不是不太地道?再说了,王景仪是否还活着都两说,茫茫人海我去哪儿找?”

  “你那张嘴除了吃饭难道就不能打听打听?放心,王景仪的命硬得很,当年我救他的时候就看明白了,好了,长途很贵的,你好好学习天天吃饭,没事儿少打电话,勤勉修行,别忘了师傅的嘱托。”

  “喂,听心呢?我还要找听心说话!”

  “等你找到了王景仪再找听心,我现在很忙!”

  隋凉清楚的听见电话那头,正在噼里啪啦的打麻将!

  电话挂了,隋凉变成了一只愤怒的小鸟,心里讲话,师傅,我怎么那么恨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