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青从鹰巢中下来,因为自身有伤势,现在急需一处隐蔽的地方疗伤,张青不知自己现在距离柳村有多远,只能向着来时的方向遁去。若是能够见到在此地捕猎的修士,便可寻求帮助。

天色慢慢地黑了下去,张青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处山崖,这里草木不多,一般的灵兽是不会到这里的,张青并指如剑在山崖上开辟了一个可容一人的暗室,并且用碎石堵住了洞口。

天慢慢的黑了下来,荒林之中不是的传来一阵阵的兽吼之声,张青急忙的使用了一张避气符,此符是利用灵材炼制的一种低阶的灵器,可以收敛御气境修士周身的气机,一般有所家底的修士都可买到,这张避气符还是张青在忘空城中买的,当时是想凭借此符恶作剧的,不曾想现在有了大用。

  张青坐在密室中开始打坐疗伤,张青的内伤并不严重,只是外伤有点重,但张青浑不在意。他服用了一株殒星灵草,这种灵草种拥有大量的灵气,也是治疗普通内伤的良药。这自然是在鹰巢中找到的。

张青张嘴将灵草吞了下去,他知道这种用法实在暴殄天物,搁在平常家里都是用作炼丹的,只有这种用法才可充分的发挥灵草的作用。

  一道道的灵气进入张青的体内,开始修复体内的伤势。经脉中的淤血在灵气的滋润下开始慢慢地消散。照这种速度,天亮之前,伤势完全可以痊愈。

  月色如水,月光如镜,诺大的森林犹如一张绿色的地毯延伸向前方。夜晚本来是宁静的象征,但是在森林中却不适应。

  各种灵兽就是凭着夜色捕食猎物的,一只玄灵金狐正在瞄着一只土玛鸡,另一边,一只赤鳞龙蟒正在盯着这只玄灵金狐。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丛林之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突然,张青在洞府中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灵气波动,并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的撕咬声。原来在距离张青洞府五百米的距离外有两只灵兽正在进行领地的争夺,一只五阶罗天玄虎正在和一只五阶的火蛟鹤争斗。

  两只灵兽周身迸发着惊人的灵气,尤其是火蛟鹤全身的火焰重天,仿佛可以融化天穹,漆黑的夜色被照亮的仿佛白昼,气势仿佛可以吞并天下。但地上的罗天玄虎明显不支,被天空中的火蛟鹤打的节节败退,但她却依然在坚持,不曾后退。仿佛在守护着什么。

  !酷_匠!网*唯~)一正7}版N&,其":他.t都是.盗_版

  但在洞穴之中的张青内心却十分不安,两只凶兽周围的灵兽都被吓的逃离了远方。若不是张青的洞穴所在山崖背着争斗地也会被波及到。两只灵兽一只争斗到了天亮,最终罗天玄虎战败,被火蛟鹤一招撕碎头颅。但火蛟鹤也受了不小的伤势,摇晃着身躯飞向了远方。

  天亮了,张青战战兢兢的从洞府中走出,身上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两只灵兽争斗地方圆百米都被移为了平地,张青所在的洞府周边也没能幸免。

  张青看到这里也是一阵的心颤,若不是自己有一张避气符,真会被其他灵兽发觉。人族修士不时的进入丛林之中捕猎,丛林中的灵兽自是对人类仇深似海,若是被其他灵兽发觉这里有一人族修士,指不定会被怎么样。

  张青又祭出了一张避气符,并用草木隐蔽身躯,缓慢的向前遁去。按理说这样做多此一举,经过昨天夜晚一战,周围的灵兽都被吓走了,但为了保险起见,只能如此。

  就这样走了接近千米,突然张青隐约的听见了一阵阵的叫声,哇哇的,像猫一样。张青寻着叫声前去,在一处十分隐蔽的灌木丛中,张青发现了一个兽巢,兽巢中有三只幼虎,都还没有睁开双眼,其中两只已经断气。很明显这时昨天夜里死去的罗天玄虎的幼子,也难怪母虎拼死也不愿退缩。

  张青见到这只幼虎一下子想到了自己的境遇,一下子怜悯之心涌上了心头,他将这只幼虎抱起,并喂了一些翎羽火鹰幼崽的血液,做完了这些。张青将这只幼虎装进了储物戒之中。继续向前走去。

  走着走着,张青在地上见到了大量的血液,想必这是昨天两只灵兽战斗时留下的,张青心里大喜,二话不说,将这些鲜血涂抹在自己的身上。这些鲜血包含着四阶灵兽的凶行,低于四阶的灵兽若是探测到这种灵气波动,便会远远地避开。这使的张青的处境更加安全。说不定可以安然无恙的走出丛林。张青做完这些继续的向前走去,

  “也许距离柳村不远了”

  张青在走了半天后这样想到,事实上就是如此,张青来的时候被抓者飞了两个小时,现在张青都已经走了半天了,距离柳村也不过三分之一的路程了。中午时分张青感到十分的疲乏,便找了一处十分隐蔽的灌木丛,盘坐休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