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峰最近在学校名气大增,几乎每一天早上,都有不少围观群众来看白峰的solo赛的。

  白峰这个名字,几乎是网吧的常客都会知道。

  六天了,除了那次盲僧有些悬念之外,白峰势如破竹,以非常霸道的姿态,几乎都是六分钟之内解决战斗。

  其中来了一个兄弟非常逗,他知道无论自己选什么白峰都会跟着选,他锁定了一个星妈,治疗屏障,然后白峰犹豫了一会,也跟着选了一个星妈,带治疗屏障,那个小子被白峰压到塔下,打了二十分钟,才被老板叫停,王老板骂骂咧咧的“搞什么啊,快点打啊,还得开业呢,这都快十点了。”

  王老板一走过来,发现白峰都快上高地了,操控着奶妈甩着小月亮,往塔上一下下打,塔的掉血速度非常慢,在看召唤师技能,治疗屏障,明白咋回事了。

  和那位兄弟好说好商量“同学,就你这水平就算真能混赢了,也守不住擂主,你下次在用这玩意,别人拿潘森,你咋打?”

  一句话就把那个还在苦苦坚持,非常有毅力的同学说脸红了,在网吧观众的笑声中认输了。

  白峰也是松了口气,他要是真死不认输,推掉大水晶的时间估计得接近一个点,大学这个圈子真的各种奇葩都有啊,根据自己的风格,研究出治疗屏障的套路,咋研究出来的呢,不当战术大师白瞎了都!

  王老板正式宣布,白峰成为三星擂主,身价增长到六百块,只要能打赢白峰,六百块直接拿走。

  六百块钱对于学生来说诱惑力太大了,现在的圣爵网吧高手越来越多,无论是想凭借自己实力赚钱的高玩,还是纯属来凑热闹的看客,每天都占满了网吧,更重要的是王老板每天只给白峰发工资,根本没有掏过多余的钱。

  这个营销手段,让人不得不服!

  p◇更新最快R上o酷匠网

  打完这场比赛,白峰索性就在网吧开了台机器,也不回去了,他现在的生活费有一定的保障了,网吧的配置要比他的木头板子键盘好得多,今天奢侈一把,在网吧训练!

  上次网吧联赛的奖励,他还没有拆开包装,那个键盘在现在白峰眼里非常珍贵,能用很长世间,他一定要把这键盘的第一次,在一场非常值得尊敬的比赛中解封!

  但是他尴尬地发现,在他玩游戏的过程中,总有几个人在他背后一边看一边议论,说白峰的操作问题,几乎是白峰走一步路,后边都会说这一步走的非常骚,有一万个细节!

  这种感觉就像你在看片,沉浸在硬盘世界中,却有两个室友粗狂的声音传出来。

  “这女的身材不错哈?”

  “这男的真的几把丑成屎壳郎,白瞎了女优了。”然后再咂了几下嘴。

  真的感觉怪怪的啊!

  导致白峰训练全场不在状态,直到白峰控制着打野螳螂准备一场非常关键的团战的时候,后边大叫了起来!

  “我滴乖乖,这场团全看怎么处理了,要俺上,保准给对面面打出屎来!”这哥们如果是普通话白峰还能忍,一股子浓烈的家乡口音,真的让白峰进入不了状态啊,这都在后边说了二十多分钟了,甚至有的时候,白峰听见他非常有特点的家乡话,都忍不住想笑喷,这还打个屁游戏啊!

  白峰忍了二十多分钟,都没好意思回头说这个问题,现在是打团,非常关键的一波,他真受不了了,回头点了点头,看着身后的朋友,比较友善的笑了一下“兄弟,小点声,打完再交流!”

  说完白峰就回头了,准备打这场团战。

  他却不想,身后的兄弟更加得寸进尺了!

  “峰哥,你敢不敢把这波团给俺打,俺肯定拿五杀,不含糊!”

  白峰刚要投入到状态中,就被这局家乡话打断了思路,白峰真的非常不喜欢自己在训练的时候被别人打扰,他么的谁还没有点脾气?

  白峰实在忍不了了,都他么二十多岁了,一点分寸没有吗?别人在这打游戏,你消停看看就行了,默默叨叨二十多分钟了,好说好商量还不行,还蹬鼻子上脸,这都什么素质啊?

  白峰啪的一声把鼠标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斜视着身后的男生,似笑非笑“行,给你打。”

  还拿五杀,这种人白峰真的见得多,基本上团战都看不见自己在哪就死了,一般这种人的水平,团战一旦混乱起来,连鼠标都不一定找得到,就嘴炮厉害,这回给你装逼机会,你分析了二十分钟,看你到底有多大本事?

  这兄弟接手过后似乎真是一点尴尬都没有,就好像白峰真的求他玩一样,牛逼烘烘的以非常舒服的姿势靠在椅子上。

  他看了看屏幕团战的形式,把拿鼠标的手空出来,食指点着屏幕,点的屏幕啪啪响“我和你们说,这个阵容选螳螂有点乱搞,但是既然选了,那也得打,螳螂重要的是什么?切入时机!”他最后那一句切入时机说成了窃入是~击,带着浓浓的家乡话,把第三个字的音拉的老长,说的白峰都皱起了眉头,这口音真是太酸爽了!

  牛逼哄哄的说完这句话他就不说了,从衣服内侧的兜里掏出一盒烟,拨开烟盒,大拇指轻轻往出一弹,一根烟就滑了出来,叼在嘴里。

  然后他就不看屏幕了,敲键盘的那只手抽出来,挡在烟的最前端,另一只手拿着打火机,啪的一声把火点着,眼睛也成了对眼状,向下看着火儿。

  刚才听他吹牛逼的兄弟都看愣了“你干啥呢,团都开了。”

  白峰一看团战局势,已经打了起来,这小子还在那点烟。

  他显得非常稳健,打火机对着烟的一侧停了一会,嘴巴用力吸了两口,把烟点着,烟咬在牙齿中间,空出嘴唇说话“不用急,团战才刚开,还没到时候。”

  说完这句话,他才一只手拿鼠标,一只手摸键盘,有了操作的意思。

  这时候旁边一个哥们笑呵呵的走了过来,把白峰拽了过去,贴着白峰的耳朵,似乎是怕这个带口音的小子听见他的说话“兄弟,你咋想的,这么好的局面给他玩,我和你说……”

  这哥们指着靠墙的一个座位继续说“那个贴着厕所的位置就是他的专座,他天天来,一天不带拉下的,我天天在网吧里能听见这小子嗷嗷喊,按道理说天天这么玩他不早就应该上王者了?但是哪次我上厕所路过,都能看见他超鬼的战绩,这种人你无视他就算了,犯不上因为他掉分。”这兄弟和白峰眨眼睛,一副你懂的。

  白峰只是点点头,他没有在背后说别人的习惯,对这个好心人点头表示感谢就可以了,给都给了,让他打吧,对白峰来说,分什么的也不太重要。

  白峰看着这个带着口音的小子,这个人穿了一身的名牌。

  裤子是阿迪达斯的,但是商标上少印了一个s,仿造的手段非常低劣,衣服是李宁的商标,但是下面标注的却是liming。

  这种人真的让人心生反感,是那种穷装的类型,没钱还要买假名牌,显得更土鳖。

  没有技术非要在白峰身后指指点点,一上手就麻爪儿了。

  白峰真的有点后悔和这种货一般见识,实在是刚才太生气,被惹毛了。

  “草拟码!上啊!”这如同炸雷的一嗓子真把全网吧的人吓坏了,嗓音非常洪亮,还带着浓重的口音。

  所有人都朝着这个小子望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奶志炫说:

  今天回家要坐车一天没时间码字发一下存稿两章。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