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又梦见她了。

  娇小的身体套着洗的发白的校服,苍白的脸上有着些许雀斑,乌黑的头发在急速奔跑中显得十分凌乱,她气喘吁吁,跑得筋疲力尽,却始终无法近他身旁,她终于停下了奔跑的步伐,樱红的嘴唇一张一合,不知说了句什么话,他刚想张口询问,她便转身走了,他想去追,却狠狠地摔了一跤,他的世界瞬间塌了。

  沈子枫睁开眼,擦了一下满头涔涔汗水,抚着太阳穴,许是最近太累了,所以才会做又关于她的噩梦。

  最新》☆章节'上{酷??匠WN网

  手机震动,他接起电话“儿子,今天有人来我们家吃饭,你晚上早点回来,和我们一起吃个饭”

  “公司还有事,我晚上要加班”

  “好呀,那我就亲自去你公司等你,你不来,我不走,你都这么大了,能不能让我……”

  “妈,我知道了,我晚上回去吃饭。”

  “好的。”电话那头的声音因为他的肯定回答而过于兴奋,沈子枫无奈地挂掉电话,该让妈她死了这条心了。

  夜晚如约而至,沈子枫回到家,沈母和一对陌生的母女促膝欢谈。

  “子枫,你回来了,这是你李阿姨,这是她女儿丽娜,刚从国外留学回来。”

  “你们好。”

  “你儿子长得可真英俊。”

  “哪有,丽娜才是漂亮。”双方母亲互相恭维,沈子枫看向对面的女孩,长相温婉可人,但目光却带着探究的疏离,“你好,我叫丽娜。”她落落大方的报出自家姓名。“沈子枫.”声音没有丝毫的温度。

  “我们先吃饭,边吃边聊。”沈母以为有戏,高兴得不得了,以往这种相亲宴,沈子枫都是拒而不见的。

  饭桌上两位母亲聊得不亦乐乎。

  “你儿子可真优秀,年轻有为,管理那么大的一家公司,可真是太能干了,难怪会耽误终身大事。”

  “阿姨,我没耽误啊,我已经结婚了。”

  结婚了,这三个字像一根定海神针似的,把原本和谐的气氛凝固住了,丽娜眉毛一挑,看着不知所措的沈母和惊呆的妈妈,越发觉得事情的有趣超出自己的想象,不禁莞尔一笑,沈子枫没有想到,丽娜居然还笑得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你儿子都结婚了,你也不早说,你们可真幽默啊。”

  沈母只得赔笑,那也算结婚吗?“不是,他们感情不好。”

  李素君刚听闻沈子枫结婚的消息,肺都要气炸了,这是在耍自己和女儿吗?结婚了还相哪门子亲啊?可在听见他们感情不好时,心中的怒火才稍稍平息,像沈子枫这样的钻石王老五,离了婚也是多少女人排着队想抢的男人。

  “妈,只是你以为的不好。”

  敢情人家夫妻俩好着呢,李素君瞪了一下沈母,沈母顿觉毫无颜面,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李素君起身拉起女儿便走了,自己的女儿也不差劲,凭什么在这里受一番羞辱。

  “素君,丽娜,你们听我说”

  “沈太太,还有什么好说的?”丽娜看了一下一脸淡然的沈子枫,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吧。

  待她们走后,沈母看向一脸无所谓的沈子枫,气的浑身发抖,“你在故意给我难堪吗?这么多年了,你还忘不了她。”

  “你让我忘掉一个用命把你儿子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人,那对不起,我忘不掉。”

  孟清艾盯着自己的儿子,想起那个朴素的女孩,心里突然像被谁挖了一个角,“她把你的命从鬼门关拉出来了,可也亲手把你的心送进了监狱,这些年来,你可曾真正快乐过?”

  沈子枫闭眼沉思,“妈,你别逼我了。”

  孟清艾看着这样疲惫的儿子,满满的心疼。“我不会再给你安排相亲了,你也好自为之吧。”说完便上楼回了自己的卧室。

  沈子枫听见母亲的门“砰”地关上后,全身的力量被抽光了似的瘫坐在椅子上,他何尝不想如母亲所愿的那样,结婚生子、安安稳稳、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可如果能陪他携手一生的人不再是她,那么和现在的生活有什么区别呢?都不过是行尸走肉,强颜欢笑罢了。她并没有把他的心关进监狱,她只是将他的心判为死刑了,这颗心在爱上她之后再也不会为其他人心动了。米小蓝,这三个字像嵌入骨髓的针,想起来浑身都是扎得要命的痛,你怎么能舍得我这般难过?看到我因思念你而想要窒息的样子,你会不会有一点点心疼?现在的你,身在何方?过的怎样?

  孟清艾在卧室里碾转反侧,在丈夫过世后,她曾一度崩溃,以为自己一定活不下来,但是当她挺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情啊爱啊,留下的伤疤再狰狞,也会被时间慢慢治愈的,她以为儿子也会像她一样,时间长了就看淡了。会想开的,会变好的,她在心中默念着。

  早上起来,孟清艾未见儿子身影,却看到水杯里的几根烟头,她的手微微颤抖,似乎又回到那暗无天日,毫无希望的日子了。为那个女人戒掉的烟,他从什么时候又开始抽了呢?孟清艾几乎站不稳了,那种深深的挫败感再次向她袭来,她意识到有些事终归是她左右不了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