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回到别墅后,徐殇背着苏紫月上了楼,随后把她放在了床上,然后自己去烧了开水。

  水烧开了后,他把毛巾放了进去,等了几分钟随后取出,来到了苏紫月的面前。

  “把脚伸出来。”徐殇说道。

  “嗯。”苏紫月声音很小的嗯了一下,随后把玉足伸了出来。

  徐殇见状,把她的脚裸拿在手上,把热毛巾敷在了她受伤的地方,然后用手轻轻的按摩着,隐隐约约可见,带着黑龙戒指的那只手,有细微的白雾没入苏紫月受伤位置,随后苏紫月舒服的轻哼了起来。

  “嗯~好舒服呀。”苏紫月用诱人犯罪的声音说道“苏小姐,请不要诱惑我哦。”徐殇调侃道,苏紫月听了后,脸色瞬间红了起来。

  处理完苏紫月的伤后,徐殇便下了楼,一个人坐在了楼下,温柔的抚摸着冰露临走时,自己给他的戒指。

  冰露也走了好几天了,不知道现在任务进行的怎么样了,说起刚刚那黑龙戒指疗伤的功效,也是在那次岛上,徐殇发现的。

  那一天,徐殇按照组织的要求,和一群孩子来到了一个无人岛,组织给了他们每人一把小刀,并要求他们在三个月里想办法在这座岛上活下去,三个月后,登岛的地方会发出烟雾,到时到那的人便算是训练合格。

  而这一群孩子当中冰露和徐殇都在,而他们年龄最大的只有十六岁,而此时的徐殇只有十五岁,他们都是从小经历过许多残酷的训练而存活下来的孩子,对于他们并不知道什么是学校什么是朋友,知道的只有活下去。

  而现在的徐殇,眼里早已褪去了小孩的天真无邪,流淌的只有坚毅的目光。

  来到无人岛后,这群孩子全部迅速分散开来,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去,对于他们来说,首要目的是摆脱人群,因为在以前的训练当中经常会出现互相残杀,而徐殇此刻也选了一处位置跑了过去。

  徐殇在赶路的时候,不断的环顾四周,现在正是寒冬之时,许多野生动物都冬眠了,而且天气很是恶劣,现在的首要目的是找一处可以安身的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此刻来到了一处雪山上,而此时在他面前有一个黑漆的山洞,他心里既高兴有紧张,高兴这似乎是一处不错的安身之处,紧张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状况,随后徐殇咬着牙走了进去。

  他来到了里面,他把组织给他的刀紧紧的握住,聚精凝神的环顾着四周,减弱了呼吸,放慢了脚步,而在他耳边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的喘息声,徐殇一步一步慢慢的朝着声音方向走去,此刻因为已经习惯了黑暗,他已经可以看清楚洞里的情况。

  走着走着,突然他停下了脚步,因为在他面前,有一只雪狼,不过此刻雪狼似乎受了伤,倒在地上不断的喘息,他见状,毫不犹豫的解决了雪狼,生存就是这么残酷。

  徐殇解决完雪狼之后,把雪狼的尸体掩盖在了雪地下,这可是现成的食物,做完了之后,他来到了外面,看了看天上,似乎还有些时间才到晚上,一般像这种生存训练,到了晚上是最忌讳到处乱跑的,因为也有些饿急了的动物它会在晚上出没。

  他想着,便跑到了山下,现在要尽量的寻找食物,水源他并不担心,水在雪山上有现成的,刚刚他在洞里发现了一处清泉,在清泉的上方不断的有水滴落下来,似乎是从山洞的下面流下来的。

  徐殇一路来到了山下的树林里,在树林里徘徊,他把穿在身上的衣服系在一起做成了一个包裹,在树林里面找到了一些可以吃的果实,还找到了一些干柴与蘑菇等等,过了许久,徐殇采集了丰富的资源之后,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离自己不远处似乎有说话的声音传来,徐殇把采集到的东西放在了地上,把刀反把拿着,压低了脚步,一点点的走了过去。

  在不远处,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只见这名男的手上拿着刀,而那名女孩似乎手臂受了伤,一直在滴血,身体状况也不太好,勉勉强强用另外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拿着唯一可以依靠的刀。

  “呵呵,没想到呀,我们组织居然有你这么漂亮的女孩,不过被我遇上算你的福气,让你临死之前享受一下作为女人的快乐吧哈哈。”这名男子边说边往女孩那边走去。

  而一旁的女孩,听到男子的话后,眼睛闪着泪花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男人,紧握着刀的小手,似乎因为用力过猛,而泛白。

  “哈哈,对就是这副表情,来让哥哥好好让你爽爽吧哈哈。”男子看着女孩的脸说道,随后迅速的靠近,把女孩制服在了地上,他坐在女孩的身上,把女孩的双手按着,另外一直手开始伸向女孩的胸部,女孩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但是身材在这个年龄段发育的却十分良好。

  而在男人胯下的她,已经有隐隐约约的哭泣声。

  “呃?”就在男人的那双手刚刚触碰到女孩胸部的时候,突然男子心脏位置出现了一把刀,男子低头看着身体被贯穿的刀发出了一声轻呃,随后便倒在了一旁,徐殇把刀从男子的心脏拔了出来,而这时女孩也瑟瑟发抖的坐了起来谨慎的看着面前的男孩。

  徐殇和女孩四目相对,随后女孩便晕倒过去,徐殇看见这一幕突然呆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于徐殇来说,一直抱着一种人不犯我我不烦人,能帮则帮的心理,所以在刚刚的时候他出手救下了这名女孩,但是没有想到,刚刚救下她居然就这么晕过去了,徐殇现在进退两难,如果不救,女孩的后果可想而知第二天估计尸体都找不到,如果救了,那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万一等醒来的时候把自己结果了那太划不来了。

  想到这,徐殇把包裹拿来之后转头离去。

  走了一小半路之后,徐殇看了看天空,已经快到黄昏了,他这一路走来,心里却一直在想刚刚那个女孩,在他们那个组织如果有怜悯心那就是自杀的表现,但是徐殇这个年龄也不可能磨炼的连怜悯心都被抹杀,只能说把怜悯心隐藏在了心里深处,所以他决定回到女孩哪里。

  徐殇一路返还到了刚刚打斗的地方,发现女孩还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手臂上的伤口似乎已经凝固了,但是如果不处理的话可能会留下隐患,他帮女孩抱了起来,背在了背上,往着山洞走去。

  回到了山洞,此时天空已经黑了下来,徐殇把女孩放在了山洞清泉旁,解开了衣服做的包裹,从里面找到了药草,来到了女孩身边,他先用清泉把女孩的伤口清洗之后,然后把草药咬碎,低下头用嘴涂在了女孩的伤口上,之后把衣服的袖角撕了下来,把咬碎的药草涂在上面敷在了女孩的伤口上,简单处理过之后,他把衣服盖在了女孩的身上,随后便开始生火。

  他用最原始的方法砖木取火,过了一会火就生了起来,今天在树林里找到了许多的干柴,他一点一点的加进去让火刚刚好的适中,然后把今天在树林里找到的一根木棍削尖,随后把雪狼从雪地里面拿了出来,处理了皮毛内脏之后,穿了一点肉块在木棍上,开始烧烤雪狼肉。

  做完这一切之后,时间似乎也越来越晚了,徐殇看着女孩的脸,在火光的照耀下,女孩的模样一清二楚的印在了他眼里,他似乎看的有点入了迷,就在他发呆的时候,女孩突然苏醒过来。

  “禽兽!!!”她睁开第一眼就看见了徐殇chi裸着上身,随后突然大叫了一声。

  “禽兽?我救了你就换来这两个字禽兽?”对于女孩的话语,徐殇懵住了,似乎有点不可思议。

  “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女孩这时眼里已经闪着泪花说道。

  “我我我,对对你,做做了什什么,你你你自自己不会看呀?”我学着女孩讲话的口吻说道。

  女孩听了我的话后,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发现自己衣服还在自己的身上,没有脱下的痕迹,而且还有一件衣服披在了自己身上,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晃了晃手臂,看见了上面缠绕着的衣角,随后脸上变的开始发烫,原来是自己误会了别人。

  “对对不起,我误会你了,谢谢你救了我。”女孩地下头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说道看着女孩的样子徐殇在心里笑了起来,感觉她非常的可爱,但是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X酷匠O网R永久p}免?费$看Fo小!说Vr

  “我的代号叫蝴蝶,你叫什么呢?”女孩看着徐殇弱弱的问道“鬼”徐殇回应道“鬼”徐殇回应道“你的代号是鬼?你就是我们组织里面那个妖孽的男孩?九岁就可以搏击比自己大五六岁,十二岁就通过了组织的特殊试炼?”女孩听了他说的话后,十分的惊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