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嗯哪里不要~轻点呐~,真是不明白,杀手界的传奇人物,为什么要在海滨城里隐居呢?嗯~用点劲呀~”

  此时在海滨城富人区一处比较偏僻的别墅里,一张偌大的床上,一男一女在上面。

  男子chi裸着上衣,八块腹肌整齐的排列在肚子上,健硕的肌肉一块一块的突兀十分明显,但是有着这样完美身体的男人,却拥有着一张与这副身体格格不入的娃娃脸,虽说是娃娃脸,但是五官却已经有美男子的塑形,挺拔的鼻梁,剑眉星目,红润的薄唇,有棱有角的脸型,如果不看他的身材的话,就是一个人蓄无害的美少男。

  最-*新;u章节☆上r。酷-¤匠2a网

  而一旁的女孩只穿了单薄的内衣,把重要的部位遮挡着,让人流鼻血的身材袒露在外面,清晰可见的马甲线,一对玉峰骄傲的翘起,圆润的臀部,搭配上一副完美的容颜,标准的瓜子脸,薄唇微微翘起,柳叶眉横在有神的大眼睛上,精致的琼鼻,普通人咋一看估计已经开始鼻子喷血。

  而此刻这名男子的双手不断的在女孩身上换着位置按捏着,隐隐约约可见,在男子带着戒指的那只手,有细微的白雾,没入女孩身上,女孩似乎非常享受的躺在床上,嘴里时不时的因为舒服而发出让人欲火焚身的声音。

  “好呐好呐,徐殇,按了这么久差不多了,淤血基本都散开了,嗯~真是太舒服了,每次执行任务回来,最期待你给我按摩了,那感觉真是太爽了。”女孩说着,翻过了身体坐了起来。

  “冰露为什么你不跟我一起离开组织?你知道每次你去执行任务我有多担心吗?每次你受伤之后我有多心疼吗?”徐殇眼里充满了关心与不解的询问着女孩。

  面对他一连串的质问,冰露平静回答说:“呐,我知道你很担心我,我们两人从小就是孤儿,是组织给了我们名字给了我们今天,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退出组织,但是我相信你一定有你的原因,如果你不想告诉我就不用说,你知道的你不管做什么,我都不会反对,但是我却不能离开组织,因为我还要做最后一件事情。”她说完后,眼里落寞的望着窗子外面。

  徐殇看着眼前的女孩,心里十分的痛苦,他很想告诉她自己离开组织的原因,但是却不能说,在徐殇的心里多想还可以在组织里面,保护着他一直保护的女孩,为她挡下所有的危险,但是却因为那件事,他不得不离开组织,隐退在这,让这个女孩一个人呆住那种充满着冷酷、血腥、危险的地方。

  冰露的声音让徐殇回过神来“徐殇,我最近可能要离开了,组织给了我一个任务,可能暂时的不会回来了,这个别墅你就住着吧,我不在的时候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用太担心我哦~我想了下,等这次任务结束后,我就退出组织跟着你,跟你一起做你喜欢的事情。”冰露笑着对我说,但是她的眼里似乎闪着泪花。

  听了冰露的话后,徐殇心里莫名的恐慌起来,就像要失去了一样对自己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一样,但是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感觉?徐殇想着,抬起头看向冰露,笑着询问道:“你这次去执行什么任务?怎么感觉要离别一样?”

  “没有啦~组织说了,只要完成这个任务我就可以选择离开,所以等我哦~”冰露这时又恢复了往常活泼的性格。

  “那你什么时候出发?”徐殇看着冰露问道,他想能在冰露的脸上看到一点波动。

  “过一会就要出发了。”冰露平静的说道,他并没有看出什么。

  “那么快吗?嘿你这才回来了一下,就要走了,搞的我心里空荡荡的。”徐殇说“安呐~我只是离开一段时间而已啦~”冰露活泼的说“嗯,我等你,一定要小心,对了给你这个。”说着徐殇从床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盒子,他把盒子放在两人的中间,随后打了开来,里面是两个戒指,这两个戒指是黑色半透明的,可以看见里面有一个心性在做圆圈运动。

  “哇~好漂亮的戒指呢,这里面还有一颗心在飘动呀!”冰露看着戒指惊讶的说道。

  “这两个戒指是一对,我可是找特殊的人专门定制的,只要两个人带上之后,里面的心形就会发出微红的光芒,如果其中一个人的戒指破裂或者没有了温度,那么红心就会暗淡下来,来我给你戴上。”徐殇看着冰露温柔的说道,随后把她洁白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手上,温柔的给她戴上了戒指,而徐殇自己也戴上了戒指。

  “咦说起来,徐殇你这个戒指我似乎一直看你戴着它呢,这是谁给你的呀?”冰露看着我手上黑色龙纹戒指问道“这个吗?我懂事的时候就有了,似乎是我亲人留给我的吧。”徐殇看着戒指用手摩擦着说道“是吗?真好呢。”冰露羡慕的看着他手上的戒指,对于孤儿来说,亲人是多么沉重的话题。

  而这时,突然冰露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嗯?是蝴蝶吗?”

  “是的,任务现在开始了吗?”

  “嗯,任务现在开始了,赶快准备出发吧。”电话那头一个似乎添加了变音,并不知道真实的声音。

  “嗯好我知道了。”说完冰露挂了电话。

  “要走了吗?”徐殇看向她问道“是的呢,要走了。”冰露喃喃的说道“快点回来,我等你”徐殇对着她温柔的说道。

  “好”说完她便转身离开。

  徐殇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十分压抑。

  到了晚上徐殇一人躺在偌大的床上,突然徐殇的手机响了起来。

  徐殇点开了通话键。

  “.......”徐殇点开后,就一直没有说任何的话,压低了呼吸声。

  过了一会电话那头传出了机器般的声音“2158484”

  “8864484”徐殇也说出了一段数字,这是他们组织为了辨明身份而设置的隐藏代号。

  “鬼,休息了两年怎么样?”那边一个优点苍老的声音响起,这次似乎并没有启用变声“江伯?怎么有空找我?是有任务要给我吗?”徐殇听到声音后说道“嗯,这次的委托任务是要你保护并照顾一个人,时间委托人说到时候会通知,任务难度B级,这个人等下就会被我们送过去,很期待你还能像两年前一样,继续保持着百分之百的任务完成率。”名叫江伯的男子说完便挂了电话,我们组织是一个相当于佣兵的组织,里面的杀手要接各种各样的任务来赚钱以让组织发展,而自己可以分到其中的百分之十,因为里面的杀手全是孤儿,而杀手界,任务难度分为S、A、B、C四个等级,而杀手也有等级之分,分别是铜牌,银牌,金牌杀手与血手,而冰露只是属于银牌杀手,其中还有一种特别的等级是影手,就是徐殇这种,影手必须自身条件十分的好,并且完成任务率要百分之95以上,还要有一项属于自己的特殊能力,也可以说影手就是组织的根基所在,而就是在两年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徐殇才会成为影手。

  “B级任务居然让我来接,没有这么简单吧?”徐殇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喃喃的说道。

  过了不久,别墅外就传来了门铃声,徐殇在床柜里拿出了一把匕首和一把银白色的沙漠之鹰放在了怀里,而匕首则藏在了袖子里。

  徐殇来到了门口,通过猫眼看见了一个漂亮的女孩似乎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而一旁有一个面貌普通的男子。

  他打开门后,那名长相普通的男子就离开了,没有说一句话,随后女孩像是没有看见徐殇一样径直走进了别墅里。

  她左看右看“这房子不错嘛”女孩环视着四周说道。

  这时徐殇就头大了,对于他来说,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感觉到这个女孩就像一个大小姐一样,这对于徐殇来说是一个大的难题。

  “你知道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嘛?”徐殇看着女孩问道,此时徐殇认真的在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微卷的长发,姣好的面容,洁白的皮肤,而且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

  “我当然知道啦,爹地说了,这次让我在这边生活一段时间可以好好的放松下,而你就是我的跟班,只要听我的就好啦~”女孩此刻趟在沙发上正看着电视说道。

  听到女孩的话徐殇当时就懵住了,让一个影手当跟班?出来好好的玩?这如果让杀手界的人知道了估计都要汗颜,找一个影手来当跟班,这得多有势力?而且女孩似乎单纯的以为只是出来玩。

  “你爹地就这样对你说?没有告诉你其他的?”徐殇疑惑的看着在沙发上的女孩。

  “当然啦,难道还有其他什么的嘛?对了对了小跟班,我一路过来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呢,你给我做点东西吃吧~”女孩带着有点命令的语气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