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很静,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在这一片寂静中幽然转醒,多年的经验告诉我,这种寂静太不正常了。

  我悄无声息的起身,从枕下摸出跟随了我多年的利刃-流光。

  在这种时候,用这个比用枪好,杀人于无声,不容易把自己的位置暴露给其他的敌人。

  我把枕头放在了被子下面,自己则躲在了窗帘后的暗处。

  果然,过了不久,就有人握着枪慢慢的潜进了我的卧室。

  北月起码安排了二十个皇家的高手在这里保护我,他们能潜进我的卧室,说明那二十个人已经凶多吉少。

  一前一后进来了两个人,我暗自屏住了呼吸。

  其中一个人,无声的靠进床边,突然掀起了被子,却看到下面只有枕头。那两个人马上意识到中计,立刻掉转了枪口。他们都是高手,反应敏捷,行动迅速。不过,他们快不过我。

  而且,我也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

  我扯下了窗纱,阻挡了他们的视线,然后手起刀落,随着窗纱破裂的声音响起,我割断了他们的喉咙。

  我已经很久没有杀过人了,手法有些生疏了,不过还是把他们一刀毙命。

  现在应该怎么办?我的脑子在飞速的盘算着。

  可能是听力受到影响的缘故,我的警觉性差了很多。不然,也不会等他们快潜进卧室,我才有所察觉。

  这栋房子恐怕已经被他们包围了,冲出去是不可能的,现在我能做的只有尽力的拖延时间。

  相信这里的守卫已经通知了北月,他应该已经带人赶过来了。

  等待北月的救援,这是我唯一的生机。只是,不知我能否等到。

  我把尸体藏在床下,然后在黑暗的掩护下,走出了卧室。

  这栋房子不算大,但是结构却很复杂,这也是北月选择这里做为我藏身之所的原因之一。

  他们不了解它的结构,虽然包围了这里,可是要想全面搜查这栋房子,也要费一番功夫。

  而我却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这是我唯一的优势。我知道,这里有一个地下室,极为隐秘。如果能躲到那里,就没那么容易被发现,也许可以撑到北月赶来。

  最新@C章(节上l_酷l匠\网e

  问题是,我到底能不能走到地下室,碰运气了。

  我在黑暗中无声的潜行,像一只在暗夜里伺机的兽类,多年的训练让我知道,如何利用黑夜来保护自己,如何来面对突兀的危险。所以,我从来都不会惊慌失措,乔伊向来很佩服我这一点,越危急越冷静!

  可是这次,我的心却感到了莫名的慌乱,多年来对危险的预知能力告诉我,这次要逃出生天,恐怕很难!

  我慢慢的接近地下室的入口,却在黑暗中看到两个人正在入口处徘徊。他们竟然还是找到了这里。

  看情形为了找到我,他们正两个人一小组对这栋房子进行地毯式的搜查。精细至此,恐怕不把我揪出来是决不会善罢甘休的。

  而我决不能让他们发现那个地下室,这是我最后的一线生机。

  我故意弄出声音把他们其中一人引开,然后我乘另一个人不备,从背后捂住了他的嘴,割断了他的喉咙,干净利落。他连都没发出一声,就倒下了。

  我果然天生适合杀戮,虽然很久没拿刀了,可手底下还是很快就找到了感觉。久违的血腥味,让我大脑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兴奋了起来,可是我身体的反应已经远远跟不上意识了。

  另一个人发觉不对,迅速的转身,枪口对准了我。我单手握住了他的手枪,可是还是慢了一步,枪响了,我暗叫,完了!

  尖锐的声音立刻划破了寒夜的静谧。那颗子弹虽然偏离了射线,可还是划破了我的皮肤,颈部火烧一般的痛。我顾不上疼痛,用肘部撞击了他肋下的麻穴,另一只手卸了他的枪。这种手枪,我闭着眼睛都能拆。然后,我用流光挑断了他的手筋……

  他马上握住手腕惨叫起来,虽然已经暴露了位置,我仍不想他发出过多的声响,再说他的叫声实在很讨厌。

  我立刻拿起旁边的石膏像砸碎了他的脑袋,他躺在地上不动了……

  我用的全是阴招,狠招。这是自然,我是个杀手。杀手的伎俩就是如何置人于死地,你不能和一个杀手讲情理道义。这不是武术比赛,我们只要结果,不重视过程。

  我迅速下地下室的入口走去,可是还没摸到门边,整个屋子就骤然大亮,灯火通明。我被十几个人团团围住,一切都已无所遁形。

  我笑了,看到我粲然的笑容,包围的人明显的一怔。怎么?他们还想看我哭不成?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绽放的笑容,的确很诡异。

  或许,我露出愤恨的表情,他们会更容易接受吧。

  此时的我,手上,身上都染满了鲜红的血。强烈的血腥味刺激着我的神经,久违了的快感让我全身的细胞都兴奋起来了……

  低头看着手中的流光,它的刀身已经沾满了人血,在灯光下闪动着妖异的光芒,真是一把漂亮的凶器。记得那个人把它送给我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把利刃是通人性的……

  我握紧了它,虽然心里明白机会渺茫,我却仍不想坐以待毙,那就只有拼死一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