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江华一手抱着小男孩,一手托着白鳞马的大蹄,仅在一瞬间托住白鳞马大蹄时,一股炙热的气流便流淌江华全身,令江华在那么一瞬间身子猛得一抖,即而不等他有所行动,来自白鳞马大蹄中巨大的巨力便差点让江华一个踉跄摔倒,幸亏他及时运血挡住。

  江华在后退,每一步退后都让坚硬的泥石地崩裂,白鳞马长啸,后两脚落地,前两脚直扑向江华,不知是何原因,当白鳞马的蹄子离地时在蹄下都会有一团火浮现,很是诡异。

  而也是这诡异之火,差点炙伤江华,江华丹田之处元气竭力运作,全身气血沸腾,这一挡,已不止三千巨力,可依然有挡不住白鳞马之兆,若非是江华在方才突破到了凝血境三重天,也许早已被掀飞。

  “畜生!”

  江华大喝,发丝狂舞,他感觉到整条手臂都仿佛失去知觉了,全身火热,身体在颤抖,可他抱着小男孩的手臂却稳若平常,他虽突破到凝血境三重天拥有了三千巨力,可他还是觉得快坚持不住了。

  身躯在极快的后退,地面石块发溅,江华神色狰狞,最后双眼中流露出凶狠,刚想有些动作,须臾间,不知何时已落在地上的楚雨荨开口了。

  “白离!快停下!”

  楚雨荨快速奔到白鳞马的身旁,抚摸着脖子上的火红鬃毛焦急出声喊道。

  “昂!”

  正当江华想取出肖军给的剑虎的长刺出来时,突兀的白鳞马也长啸一声,鼻子大吹一气,即而也停顿了下来。

  “嘭嘭嘭!”

  .酷匠●网v7正版#3首》$发3

  一连退三步,废了好大的力才止住身形,江华也喉咙一甜,一口鲜血逆喷而出,不过他另一只手却依然抱着小男孩,小男孩不知为何,自从被江华抱在手中时,也没有了哭泣,而是双眼直溜溜盯着江华。

  静,此次众人都以为结局已注定的结果被逆改,小男孩没死,一个少年救了他,十四五岁的少年,若非是少年的出现,小男孩必死。

  “我的娃!”

  就在这时,小男孩的母亲冲了出来,很平凡的一个少妇,身穿粗糙的布衣,此时泪流满面,哭肿了脸,从江华手中夺过小男孩,紧紧抱住痛哭起来。

  抬手擦去了嘴边的鲜血,江华捂着胸口咳嗽几声,全身都在刺痛,如同要散架了。

  “大哥哥,你是仙人吗?”

  当江华转过头看往妇人时,小男孩的脑袋也从妇人怀中伸出,瞪着圆圆的眼睛,一脸单纯问道。

  “哥哥不是仙人,世上没有仙。”

  江华脸上露出笑容,摸了摸小男孩的头道。

  “哦。”听了江华的话,小男孩的眼中露出失望,他的母亲倒是放下小男孩,拉着小男孩朝江华深深鞠了一躬,妇人涕泪交加道:“谢谢,谢谢小兄弟,谢谢!”

  “不用谢,你们赶紧回家吧,孩子受到惊吓了。”江华摇了摇头道。

  “好,好!”妇人听了江华的话,也连连应到,最终也抱着小男孩匆匆离去,都未曾看过后方的楚雨荨一眼,更没有露出丝毫怒怪之意。

  “大哥哥再见!”小男在挥手喊道,最后妇人也抱着小男孩消失在了街道中。

  而随着妇人的消失,周边围观的众人也一轰而散,唯恐招惹到无妄之灾,片刻之后宽敞的街道中就只剩下两人一马。

  “喂……”楚雨荨脸上也露出后怕,可她却没有了慌乱,捋开眉前的长发刚喊出声,江华便转过了头,楚雨荨看见了那双瞳孔,如同蕴含着两个地狱的瞳孔。

  眼中没有一丝情绪,江华脸色可称的上是冷酷,明明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在楚雨荨眼中却如同一个魔鬼,一个无情的魔鬼。

  江华很愤怒,至于为什么愤怒,他不知道,可是这种情绪就是占据了他的身心,这种情绪本不该出现在一个杀手身上,以前鬼影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可现今江华却连连生出莫名的情绪。

  “你敢这样……看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珠!”楚雨荨在江华两眼注视下,心底莫名有了惧怕,可她却跋扈惯了,微微挺胸一脸傲然道。

  目光中杀机一闪而过,江华阴沉着脸,不过他依然没有言语,更没有过多的动作,转身便走,很是干脆。

  “喂,我不叫你走你敢走,还敢无视我,你……你是不是想死!”楚雨荨咬起了银牙,一双丹凤眼中露出愤怒,拉着身后的白离便迅速跟上,一习红衣摇曳不停。

  “嗖!”

  江华度很快,一眨眼间人便闪出数丈远,前世别人称他为鬼影,大半部分就是他来无影去无踪,速度极快,此时再次施展出前世的诡异步伐,一下子便甩开了楚雨荨。

  “混蛋!”

  楚雨荨拉着白鳞马,遥遥望着江华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不禁也粉拳猛打在白鳞马的身上,令丈高的白鳞马一个踉跄,可见她随意一拳爆发出的力量有多大。

  “哼,敢无视本小姐,别让我再遇见你,要不然拔你皮抽你筋!”楚雨荨美艳的脸上露出怒意,丹凤眼迸溅出冷芒,一习红衣扇动,如刁蛮公主。

  跺了跺脚,最终楚雨荨也拉着白鳞马离开,一路上又踢又骂,周边之人躲得远远,不敢靠近,个个避之不及。

  “刷!”

  片刻后,江华跃过石墙,出现在家宅的后院中,立身在地面上,呼吸微乱。

  面无表情抬起头,江华擦去了额头上的汗珠,江华方才有一巴掌拍过去的冲动,因为他很讨厌楚雨荨,厌恶那自以为高人一等的目光,可最后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查觉到,他可能打不过楚雨荨。

  “我不喜欢现在的我,这种愤怒的情绪,我一定要尽量避免,因为我是个杀手,无情……”江华喃喃,最终也纵身跃上一地岩石之上,开始盘坐下来。

  方才之事,只不过是小插曲而已,江华不知道方才在看到小男孩即将丧命时心中为何会生出无限怒火,这种情绪按理来说不该出现在他意志时,可却真正的出现了,或者是这具身体主人残留下的意志,又或者当初冷漠无情的机器,正渐渐转化为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残月孤影说:

  签约了,各位兄弟姐妹多多支持,追一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