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狐队因为当了消炎府的走狗,所以在狩猎队当中也小有威望,且实力不容小觑,可他竟敢招惹我们豺狼队,不能容忍,干他!”卜生一开始还手指敲打着桌子,一幅深思熟虑的模样,可最后的一句话落下,也形象两变。

  江华双眼略有呆滞,他默默望着厅中几人,不知该哭还是笑,他突兀的的查觉到他好像又全面的认真了几个人。

  “好,他们尖狐队在后天之后也会去往死亡山脉狩猎,到时我们一同前往,这两天准备好,我们要让他们有去无回!”肖军狭长的双眼中闪过戾气,脸上刀疤抖动,阴沉着脸道。

  “好,不过他们尖狐队共有七人,有两名凝血境九重天,五位凝血境八重天,若是以往与我们也算是势均力敌,可如今魅离受了伤,这场战斗恐怕有些……”没有因怒火失去理智,闲速很认真分析道。

  “给我一天的时间,我会康复。”对于闲速之话,魅离本人倒是很平静,他满身伤痕,可视若无睹,嘴角挂着妖邪之笑容,很是神秘。

  “好!”最终对于魅离的话,闲速也只是看了魅离一眼便也应声道,仿佛此事他已见惯不惯。

  微微侧头,看到满身伤势的躯体,可回响着魅离轻描淡写的话语,江华目光微凝,有了疑惑,魅离所受之伤虽现今已有些好转,可要一天就全痊愈,这对于江华来说,明显是不可能之事,可当看到魅离说出一天可康复后肖军等人脸色不变,让江华有了不解。

  “今天各干各的,该修行的修行,明天早上在此聚合,小七,今后你想去哪就去哪,你的自由全凭你掌控,而后天的猎杀,你还太弱,也暂先不用跟随。”肖军开口了,脸色不变望着江华道。

  “好。”没过多说什么,江华颔首应和道。

  “好,明天见!”肖军见江华没意见,也丢下一句话也走出了大厅,三两步也走出了小院,不知去了何方。

  片刻之后闲速与恶狼等人也不见了踪影,院中只留下了大虎与魅离与江华。

  江华在走出大厅之后,便也朝着后院走去。这座院子不算宽阔,但也不小,后院靠山林,不高的石墙矗立,远远望去,山林水秀。

  )酷v匠Z网}唯w}一~正版Z☆,f其他R都是K盗5版f

  跳上一块岩石,江华也盘膝坐下,即而也思绪一转,那剑虎兽的骨刺也落在手中。

  轻轻摸了摸白如骨,且异常坚硬的长刺,江华也目光微凝,下一瞬也收起,心神一念,储存袋中的《入道经》飞出,被江华抓在手中,也因此闭上了双眼。

  丹田之处有元气在散流,全身气血在循环净化,江华已察觉到他气血已到达一个临界点,距离突破到凝血境三重天不远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江华双手抓着《入道经》,口中轻声呢喃,以肉眼可见随着他的呢喃,他体内有传出若大河冲刷之声,体表更是变得有些赤红。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江华完全沉浸在《入道经》中,口颂经文,入道经有上千字,包罗万象,是前人苦心孤诣所记,也有无上圣地滛池台才能够随意抛出,仅过了一会,江华周边就有异象浮现,头顶光霞夺目,如似大能授道。

  不知过了多久,江华只在那么一瞬间中感觉到他体内气血在急促流转,每一滴都变得滚烫,直至脑海中响彻起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时,江华才恢复了思绪。

  舒服,舒服得令江华险些吟啸出声,他全身气血更加通红,蕴含着极大的力量,体表微红,丹田之处元气更加充沛,他知道他突破到凝血境三重天了,拥有三千之力。

  不知过了多久,江华睁开了眼,入眼黑暗,天黑了,春天的夜晚凉风习习,吹得草木摇晃,山林中青山流水,有许多异兽恢复了活跃。

  低头望向手中抓着的《入道经》,江华也收起,从岩石上站起,活动了一下筋骨,一连串如炒豆的劈哩叭啦声也在体内回响不停。

  “凝血境三重天了……”江华仰天喃喃,黝黑的瞳孔如这孤寂的天穹般深邃,最终在双目一闪间,江华也跳落下了岩石,三两步便消失在后院。

  西宁镇虽是个镇,可规模一点也不小,足生存着数十万人,各种势力遍布,其中在西宁镇中有一条街,是为狩猎者的居住地,名为死亡街。

  江华与大虎打了一个招呼后,也第一次走出了小院,当迈出小院的第一步,他的脚便踩在粗糙的泥石地上,骤然抬头望去,灯火阑珊,大大小小的屋子连绵,街道中隐隐约约可见有一处处血迹,更让走在其中之人感到肌肤生寒,这是常年累积的杀气使然。

  江华脸色平静,双目如同一潭死水,渐渐迈开了脚步,速度不快不慢,江华身影慢慢在长街中拉长,最后消失不见。

  半炷香后,江华走出了死亡街,他很平静,只不过不知是不是灯光的映照,反之他的瞳孔深处有着殷红,带有着诡异。

  刚到临夜晚,西宁镇中灯火通明,大街小巷都很明亮,街道中更是人来人往,摩肩接踵,各式各样的人在行走着,有带着面纱的女子,有带着斗篷的神秘人,有异兽拉辇而过,有悍将保护而行。

  江华如一个平静人,步伐不疾不缓行走着,灵动的双目在流转,揣摩着周边之物,渐渐得,江华也走到了一处很是热闹非凡的街道,道路两旁挂着一只只孔明灯,在前方江华隐约可见有一座喷泉高高喷射,那里赫然是一个广场。

  “驾!驾!前面的赶紧给我让开,别挡我去路,撞死活该!”

  须臾间,在江华后面的街道便传来一道很清亮脆耳的女声,声音有些焦急,更带着跋扈,江华下一刹那也听到一连串“咚咚”之音传入耳帘。

  “快让开,是楚家的小姐楚雨荨,此女视西宁镇目中无人,嚣张跋扈,没人敢得罪,简直是个女魔王,我们这些人可招惹不起!”

  随着一连串踏地声的驰来,大道中也是在一瞬间人群慌张避退,看往街道中骑坐在一头异兽上的妙龄少女,是又怕又恨。

  街道人群的退让,也让江华看清了来人,莫约十五六岁之龄,一头黑发略有些凌乱,小脸精致,峨眉如黛,琼鼻樱桃小嘴,虽年龄尚小,可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只不过脸色却很冷,双目总有视人如狗的神采,让人在惊叹她美貌的同时,也在不喜她的性情。

  而楚家小姐座下的是一匹全体通白的骏马,说是马,身上却生长着一片片白色鳞片,更是比寻常马高大三倍有余,脖子上鬃毛火红,很是气质威武。

  而此刻这从骏马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正以极快的速度在奔来,而白鳞马身上的楚家小姐楚雨荨似乎无法掌控局面,小脸有些发白,虽竭力掩饰,可还是看出了她的惧怕。

  “快避开!”

  街道中人本来就多,此刻见骏马飞驰而来,也纷纷色变,一瞬间便是混乱一片,有人逃跑,有人跌倒,只见在下一刻,道路中便有一个莫约三岁男孩摔倒在道路中央,因恐惧而放声大哭,而那高大的白鳞马已离得很近。

  这一刻许多人都神色呆滞,看往街道中的男孩,他们似乎已看到了血溅街道的惨烈画面,在这紧要关头,竟无人走出救助,男孩的母亲正声嘶力竭朝小男奔去,可她似乎不是修道士,速度又怎快过那飞驰而来的白鳞马?

  这是一幅很悲愤的画面,街道两旁行人数百,可就是无人踏出,一是他们自认没有能力救下,二是不敢得罪于楚家,不管因何原因,就决定了小男孩可能被白鳞马碾碎丧命。

  “这就是所谓的人性吗?”江华站在街中,平静观察着周边人群的神色,不禁嘲讽摇头,他不是什么好人,可在这一刻还是感到了愤怒,即而他的双目中也露出厌恶,咬牙道:“我厌恶这种情绪!”

  “快让开,我控制不了‘白离’!'快走开!谁来救他!”白鳞马身上的楚雨荨看到这一幕,脸色罕见变很苍白,眼中露出无助,她平日里虽跋扈,可也仅限于欺负一些下人,却没想要人性命,可此刻的场景,已不是她想看到的,看着白离距离小男孩越来越近,楚雨荨眼泪都快流出去了。

  白鳞马本就速度极快,这一会的时间,它便离小男不足一丈,在众人屏住呼吸,众目睽睽之下,白鳞马也吟啸出声,骤然一跃而起,火红鬃毛飞扬,四蹄之下有四朵小火在燃烧,如月盘大的蹄子,直朝小男孩踏落。

  周边上百之人无人言语,都屏住了呼吸,小男孩的母亲声嘶力竭,泪流满面,如同癫狂奔往小男孩,楚雨荨脸色如纸,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当所有人都认为结局已注定时,突兀的,一道破空声呼啸而起!

  太快了,一道人影步伐诡异,看不出运行轨迹,他破空而临,在白鳞马大蹄刚要压到小男孩身上时,一手托住白鳞马大蹄,另一只手抱起了小男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残月孤影说:

  多多支持,追一追,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