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中片刻后也仅剩下了江华与卜生与魅离,江华看着外面忙活的身影,不禁也感到怪异,他只不过是为魅离缝针,这般人的态度便发生这样颠覆性的变化,前两天还是奴隶,现今却成了兄弟,这怎么看都未免太快了。

  “你这缝针术,出自何方?”厅中沉默被打破,卜生终于还是忍受不了,开始出声问道。

  抬头望去,江华也看到了卜生眼中的认真,不禁也一时无知如何回答,缝针术很简单,可卜生从未见过,不可能跟他说是从另一个星空带来的吧。

  似乎也看出了江华眼中的犹豫,卜生也第一时间查觉到自己的问题有些唐突了,即而也干咳一声开声道:“是我欠考虑了,这种疗法必当是你的隐私。”

  对此江华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做答,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鬼影兄弟何许人也?”这时床上的魅离带着笑意问道。

  “只是从偏僻山村来的,本想来西宁镇,之后就遇到肖军大哥他们,之后的事你们也知道了。”江华摇了摇头,也轻笑道。

  “我叫魅离,这家伙叫卜生,肖军与闲速你也知道了,而那光头大汉叫恶狼,有些憨厚的大汉叫大虎,从今以后你便是我们豺狼队的一员了,欢迎你加入。”

  魅离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意,说完也伸出了手。江华目光虽平静,可对于魅离他总感觉有些看不透,那淡淡的笑容,伴有着妖邪之感,看着很是神秘。

  “鬼影。”江华压下心中的思绪,也伸出了手握在魅离手上,两人同时笑了,这一握,定情定义,那往后站在万灵之巅的两人,第一次相识。

  放开手,旁边的卜生没有如魅离一般,只是稍微对江华点了点头,他相貌平平,一双手却比女子还光滑白皙,很是诡异。

  “别理会这闷骚之人,很无趣的很,外面他们也快忙活好了,抬我过去,今日我要不醉不睡!”魅离对卜生翻了一个白眼,便也对着江华道。

  “你现在还能喝酒?”见魅离也想出去,江华顿时问道。

  “怕什么,我死不了,想死都死不了,抬我出去!”魅离很是豪情万丈,长发披肩,嘴带笑意。

  “好!”见卜生对此事也没意见,江华也走上前,双手按在魅离没伤势的地方,不废吹灰之力也抬着魅离从屋外走。

  早晨阳光明媚,不大的小院中架着一个庞大的木架,篝火旺旺,肖军与闲速手脚很利索,已解决了两头上千斤的斑纹鹿,挂在篝火之上烤着,有肉香扑鼻。

  z¤酷匠网~6唯Ax一正J版…(,#;其1$他RM都I是盗版“

  江华抬着魅离与卜生走出,与肖军和闲速围绕着篝火而坐,大虎打开了深藏数载的血酒,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片刻后便是笑声连连,充满了人气。

  这一餐,整整吃到夕阳西下,最后江华等人都醉了,魅离更是酒鬼,虽已满身伤痕,可灌酒如喝水,喝到最后双眼迷离,嘴角的笑意却从未收敛。

  江华不知道他是怎样回来的,等他再次睁开时,天已大亮了,阳光从窗外折射而进,而且屋外还传来有一些喧闹声。

  江华穿着好衣裳之后,也推门走出,刚一推开门的刹那间,他便看到大虎上身赤条,全身肌肉高隆,以往看着有些憨厚的大汉此刻却气息惊人,他虎步而行,挥拳间气血磅礴。

  “可怕!”最后凝视了片刻,江华才在心中暗道,从前大虎不显山不露水,此刻一释展全部气血,便让江华如同看到了一座炽热的火炉一般,这种气血已达到很恐怖的程度,出拳时打得空气作响。

  在旁边卜生站在木桶之上,双手在以无法捕捉的速度往水桶中插下,又抬起,一双手快若闪电,而魅离则坐在一块磐石上闭目养息,看起来他状态很不错。

  只是不见肖军与闲速和恶狼的身影。

  “早啊,七弟!”见到江华出来,在一旁挥拳的大虎也笑哈哈道。

  “早!”江华脸上露出微笑点头,经过昨晚之事,江华与这一行六人的陌生感有些消散,有了自然,而江华也并不拒绝这种变化。

  迈步上前,江华也找了一处空地,站在一块大岩石面前,缓缓也抬起了手,丹田之处元气流淌,气血复苏。

  从胡平村走出,江华在一路中也练习着当初少妇施舍给的《花雨指》,练习了十多天,一直在被肖军与闲速控制后才没再练习,现在肖军等人已对他没了顾及,江华也没有了过多的犹豫。

  “唰唰唰!”

  半举着的手突兀的在岩石上一连点了数十下,很是快速,等江华停下动作时,岩石上已现出了十几个深幽的洞。

  “威力不错……”江华颔首认可,便也再次运动元气,手指携带着二千巨力,指落如花雨,模糊不可认,这便是《花雨指》,属于东荒无上圣地瑶池台的功法。

  “不错……”这时卜生与魅离也抬头望向江华方向,目中有了惊讶。

  “咯吱。”而就在几人晨练之时,突兀的院门被推开了,肖军与闲速与恶狼从外走进,大虎刚想开口打招呼,却发现了肖军等人脸色有些严肃。

  “嗯?”这时魅离与卜生也查觉到了什么,纷纷蹙起了眉,皆望向肖军。

  “我们有麻烦了,进屋说。”肖军眼中闪过一丝戾气,脸上刀疤抖动间,也带着闲速与恶狼走进了大厅当中。

  气氛再次变得沉默,肖军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最终还是大虎沉不住声,打破了平静,“发生什么事了?”

  微微咬起了牙龈,脸上的刀疤抖动,肖军此刻全身散发着一股阴森的气息,他狭长的双目中露出杀机,道:“我与闲速不是在前两日在密林中从消炎府两名弟子手中抢走了几株星辰草吗,不知道是谁走漏了声息或者是当初他们在旁看见了,总之我们暴露了。”

  “被那‘尖狐队’那几个鬼孙子知道了,今早更是威胁我们三人,说若不乖乖交出星辰草外加一百块下品灵石,他们便把这个消息告诉给消炎府!”

  “什么!那般鬼孙子,是活腻了是吗!”肖军话音刚落,也引来大虎怒发冲冠的怒吼。

  “还能说什么,干死他丫的。”魅离嘴边抅着一条弧线,双目中露出幽光,邪气凛然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