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杀了太浪费了,看他衣着不像大户人家,我们“豺狼队”还缺个看门的,抓他回去!”肖军想了想,最后还是放弃了要动手击杀江华,毕竟江华太弱了,在他眼中不堪一击。

  “好!这小子细皮嫩肉,我就喜欢他受折磨。”闲速笑嘿嘿道,他身躯高大壮硕,一步步走向江华,狂野的气息扑天盖地涌向江华,可最后让他失望了,江华一直很安静,直至他走到身边,眉头都未曾皱过。

  “不错,毅力不错,此子看来倒不像温室里的花朵,倒有几分男子气概!”闲速哈哈大笑,目中的轻视也消散了许多。

  “是驴子是马,到时候就知道了。”肖军脸上刀痕抖动,最后也在已丧命的两名青衣男子身上摸索了一番,找出了储存袋,便也带着江华离去。

  第二天的清晨,闲速与肖军也带着江华来到了西宁镇。

  天上旭日东升,洒下万道霞光,江华在闲速两人的带临下,也到临了西宁镇,西宁镇三面环山,虽是个小镇,可占地却极广,其内各式各样势力纵横交错。

  闲速与肖军带着江华走进,一走进,江华便看到泥石地道路两旁店铺商家连绵而去,虽天刚亮,可已经很是热闹,各种呦呵声起伏不绝,充满了人气。

  而明显闲速与肖军两人对于路途已很是熟悉,在带着江华兜兜转转一番后,也走进了一个小院当中。

  “大虎,你看好他,别让他跑了。”大厅当中,闲速对着一名虎背熊腰,看起来有些憨厚的中年大汉道,说完便也到肖军离去了,而江华也留在了大厅当中,与那名为大虎的大汉待在一起。

  大虎莫约三十多岁,皮肤黝黑,身躯健壮,人看着有些憨厚,如绿豆的双眼却偶尔闪过光芒,看着很是诡异。

  江华站在大厅当中,很是平静,左右回盼着周边之物,从现在开始,他便到临西宁镇了,不过境况却看起来有些不合意,他似乎成了奴隶了。

  大虎绿豆大的眼在江华身上来回扫视着,偶尔还有发出“啧啧”之声,看向江华的目光如同在看一只猎物,“你是第……很多个被闲速与肖军带回来的了,从前那些人却都死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收回目光,江华转过头看向大虎,目光很平静,出声问道:“为什么?”

  “咦?”大虎心中轻咦,江华的表现令他诧异,他怎么看江华都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而且现今自身不保,可却这般平静,这种神情若非江华是个傻子,要不然就是有着把握和自信。

  而明显不是第一种,而若是第二种,那么江华有什么把握,他的自信源自哪里?大虎目光中渐渐也留露出饶有兴趣之色。

  “大部分是试图逃跑,小部分是心怀不轨被我们发现,再有些是跟随着我们出去狩猎时,死在荒兽口中!”

  说完之后,大虎也瞪着小眼看向江华,试图看出什么,可让他失望了,江华表情一直很来静,如没听到一般。

  “我需要做些什么?”

  沉吟片刻后,江华也出声道,他看不透肖军与闲速的修行,大汉大虎也看不出,但他知道,一定比他强得多,所以他也不会想逃跑,他要做的,便是先稳定下来,提升修为。

  “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好,豺狼队好久没新血液了,只要你不试图逃跑,更没异心,我们不会杀你,毕竟我们是有职业道德的。”大虎拍掌站起,哈哈大笑道。

  “你要做的很简单,便是伺候好我们,还要做饭,这小院的卫生你负责,暂时就想到这么多了,以后想起再加。”大虎嘿嘿笑出声,他盯着江华,可还是没看到江华的脸上有丝毫的变化。

  “好。”对此江华很是平静,没有异议便答应道。

  “好,从大厅中走出向左走到第四间便是你的屋子,你也累了,先去歇息,等晚上他们应该也回来了。”大虎见江华如此豪爽,也很愉悦出声道。

  微微恭身,江华也不再停留,便也按着大虎说的方向走出,最终也走进了一间屋子中。

  屋子不大,却还算是五具杂全,江华环视几眼,便也脱下已沾染着泥土的布靴上了床。

  闭目几分钟后,江华也睁开了眼,目光很平静,可在瞳孔深处却是杀戮与毁灭并存,嘴角微微上扬,江华喃喃道:“奴隶吗,这种感觉真让人不喜啊,我倒想看看,谁有资格能让我当奴隶……”

  睁上眼,江华也沉淀在修炼当中,体内丹田之处一股股元气化做一条条小蛇在游走着,全身气血在循环,无时无刻都在净化着,江华有种感觉,他距离突到凝血境三重天不远了。

  一直躲在屋中凝血,江华没有试图逃跑,因为他知道大虎一定在注视着他,若他一试图逃跑,可能会性命不保,因为他太弱了。不知过了多久,当外面传来有嘈杂声时,江华才睁开双眼,目光一闪而过间,江华也走出了屋。

  “快,先进屋先,魅离伤势很重,得抓紧治疗!”

  “魅离坚持住!”

  江华刚一推门,便发现天色已暗淡下来,而在一瞬间也看到小院的门被推开,大虎更是一个箭步从里屋冲去,在月光朦胧之下,从外面匆匆忙忙走出来了几个人。

  酷8Y匠;◎网L唯oD一。9正f版…《,其¤他%都Yx是4盗版}L

  几人步伐紊乱,随着走进,江华也看到肖军与闲速也赫然在内,而除了两人外,还有三个人,其中一人被一个大汉背着,匆忙往大厅中跑,江华更是看到了血,几个人都是血迹斑斑。

  很快几人便走入大厅,大虎在脸色凝重间,也三两步便点燃了几根蜡烛,闲速快步上前,从墙角拉出了一张床,那被背着满是血迹名为魅离的男子也被放在了木床之上。

  兽皮衣上满是血,江华刚走进屋借着烛光也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魅离左臂有一道大口子,如要将手臂割成两块,胸口更是多处伤势,惨不忍睹。

  “魅离,屏气固血,我们现在要帮你止血!”魅离刚放在床上,刚刚背着他走进的大汉也连忙出声,他相貌平平,双手很细长,且白皙,片刻间便在魅离身上用力点了几下,便从旁边放至的桌上拿草药,放入口中咀嚼也给魅离止血。

  “谁还有止血丹的,快拿出,若有元气丹的更好,快拿出给卜生!”肖军出声了,他脸上的疤痕在抖动,额头有溢出汗水,明显也很焦急,而在说完也从储存袋取出了几个瓶子放在桌上。

  “我有几瓶止血丹!”另一名大汉道,他身躯矮小,却很健壮,是个光头,头上有刺青,说完他也从储存袋取出几个小瓶。

  江华站在门中默默看着这一切,肖军等人的动作有条不紊,明显这种事情发生已不是一次两次,木床上魅离闭着双眼咬着牙龈,手臂都快脱掉,随着卜生草药的贴上,身躯更是剧烈颤抖而起,可他未曾吭过一声。

  所有人都在焦急等待,大虎在厅中连连踱步,憨厚的脸上此刻布满了焦急,场中似乎只有卜生会医术,一双细长白皙之手在运作,偶尔在魅离身上点上几点。

  这种气氛压抑的辽伤一直持续了半炷香,半炷香后魅离身上才停止了留血,而木桌上的空瓶多出了许多,为了给魅离止血,耗用了数瓶止血丹与元气丹。

  满是鲜血的手擦去了额头上的血,卜生脸上露出疲惫,纵然是他,在经过此番全神贯住的运功辽伤下,也有了疲惫。

  魅离躺在床上,已然在方才痛昏了过去,他赤条上身,健壮的身上满是伤势,伤势颇重。

  “好了,魅离暂时脱离危险了,不过这次他伤得太重了,我怕没半个月一个月可能好不了。”卜生满脸疲惫道,他似乎是场中年龄最大的,鬓角有了白,一双手细长白皙。

  彼此相视一眼,肖军闲速等人皆松了口气,明显都看到双方眼中的紧张。

  “肖军,发生什么事了?”大虎在旁一头不解,看了看木床上昏迷的魅离,即而也抬头望向肖军问道。

  “我们遇到剑虎兽了。”没有隐藏,肖军道。

  “剑虎兽!”听到肖军的话语,大虎立即神情大变,一双眼瞪得大圆,即而也倒吸了一口气,眼中的忌惮难于隐藏。

  “魅离被剑虎兽獠牙所伤,我怕这回得过一段时日才能恢复了。”光头大汉出声道,他光头上刺着一只狼,皮肤古黄,烛光摇晃间,看着很诡异。

  就当众人皆叹息间,江华却站了出来,平静出声道:“其实他可以好的很快。”

  骤然回头,方才卜生与光头大汉过于沉浸在魅离的伤势中,忽略了此处还有一个江华,此刻他们都目光如炬盯向江华,眼中露出疑惑。

  “他是今早我与肖军从森林中带回来的,没什么危险。”知道卜生与光头大汉的心性,闲速也立即出声道。

  果然,听了闲速之话,卜生与光头大汉眼中才少了些敌意,没有如狼般的凶光。

  “你说魅离可以好的快一些?”肖军看向江华,不确定问道。

  “嗯。”江华没有因屋中众人目视于他而感到一丝害怕与怯懦,而是依然很平静道。

  “什么办法?”肖军再问。

  “缝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残月孤影说:

  求支持,恢复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