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大厅中响彻着江华坚定的喊声,这一声爹把江泰叫懵了,江泰双眼呆滞,即而也呼吸急促,瞪着眼望向江华。

  u酷}t匠gk网A&唯6一B%正版☆,7E其co他YX都t是盗版

  “很多事本来就难于解释,你也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只要知道我依然是你儿子江华就行。”江华平静出声,神情平静很是自然,鬼影从心底里接受了江泰这个父亲,因为江泰给了他心灵上的温暖。

  沉吟了许久,江泰在目光复杂间,后也叹息一声道:“好!我不管你以前是谁,只知道今后你依然是我儿子江华就行!”

  脸上露出笑意,江华的眼中露出灵动之光,不过他即而接下来的一句话也让江泰沉默了,“我要走了。”

  心情变得跌宕起伏,江泰用了许久才平稳下呼吸,他浑浊的双目露出疑惑,不解问道:“你决定了吗,你真的想要修道吗?”

  没有言语,江华点了点头,表明了他的决心,就这样生老病死度过此生,鬼影不甘,所以他一定要修道。

  “哎,随你吧,你也长大了,既然你已经选择了,那我……也随你吧。”眼中露出落迫,江泰的眼中更加浑浊了,内心的痛楚,又有谁人可知。

  “爹,三年后,我会回来,等我三年,到那时,你的报,我帮你报,你的梦,我替你圆!”江华从木椅上站起,收起笑容,神情变得认真,双目满是坚定与执着。

  皱纹横加的脸上露出笑容,江泰笑了起来,笑容中有欣慰,更有开心,不管怎样,江华的这句话都让他干枯的心如枯木逢春,有了暖流。

  “呵呵,我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不求你别的,只求你能活着回来!”江泰脸有笑意,双眼中浑浊散去,有了湛亮。

  “嗯,我一定会活着回来!”江华坚定点头应到。

  “好!为父曾与之一个宗派长老有些交聚,你若想成为修道士,可以拿着此令牌前往天元宗,找天元宗莫长老,到那时,我相信他会凭着我的颜面收你为徒!”江泰双目湛亮间,即而也翻手抓着一块灰白的令牌递给江华。

  江华没做多少停留便接过,灰白的令牌,巴掌大小,不知由何材质所造成,其中间刻有着一个“元”字。

  “多谢父亲!”江华知道此令牌一定不多见,也知道江泰已经同意了他修道,隔阂不再,也双手抓住令牌,对着江泰鞠躬喊道。

  “起身,我江泰的儿子,腰不能弯,气不能失!”江泰一改常态,他双目迸溅着光芒,他现在虽是个凡人,可当初他是何等的出类拔萃,力量不再,可气迫尚存。

  江华直起身,双目也跟着湛亮起来,到了此刻,鬼影才完全接受了江泰这个父亲,看到此刻江泰的威武霸气,他自认叫一声爹不亏!

  “这是为父当年修炼的功法《星辰锤体诀》,威力不错,这是一部武技《暗劲功》,这是为父生前的武器,碧鳞枪,全给你!”

  当江华刚一直起身,江泰也双手翻滚间,两部卷轴与一把长枪也落在木桌上,两部卷轴一白一黑,碧鳞枪通体青碧,枪把篆刻着精致的纹路,枪尖银白,甫一出现,一股至强气息蔓延!

  纵然以江华的心性,此刻也感到口干舌燥,惊喜来得太快了,他没想到委屈求金才换来那少妇给的给的修道功法,可他却忽略了他父亲这个大金库。

  “全部拿着,虽然我不想你修道,但你已心意已决,我也不会再拦你,你想修道,那便修,为父成全你!”江泰站起,全身肌肉壮硕,长发微动,气息冲天。

  双目湛亮,江华也不再说什么,全部收起,对于他来说,这些都是保命之物,不要白不要。

  “好了,走吧,三年之约,我等你回来带我复仇!”江泰双目有神,拍了拍江华的肩膀笑道。

  “好,等我三年,父亲,我走了!”没有再拖泥带水,江华目光坚定道,最后也转身走出了屋。

  在阳光灿烂当下,江泰带着笑脸看着江华一步步走远,直至消失在眼中。

  “不管他是谁,总之他还是我儿子不是吗……”江泰喃喃自语,即而也双目一冷,他已颓废了近十年,现在也该为儿子为自己做些什么了……

  雪不再下,天空有了太阳,江华沐浴在阳光中,一步步离家走远,他走在山村的小道上,平静望着一户户人家,神情很平静。

  最终不知走了多久,他来到了村尾,一座不大的小院,江华轻轻推开木门走进,几座木草屋,小院很清静,一老人躺在椅子上,沐浴着阳光。

  迈步走上前,江华也走到老人的身旁,仰望着天空间,也道:“谢谢,我要走了。”

  躺在木椅上的是一名头发枯白稀少,满脸褶皱的老人,他身躯瘦骨如柴,披着宽大的灰色粗布衣,如同一个垂幕老人。

  “我也要走了。”老人微微睁开双眼,眼睛眯成一条线,仰望着天空,他很老迈,脸上暗黄,有了死色。

  “一路走好。”江华深深朝着老人鞠了一躬,便也转身离去,这老人是教会他修道入门的第一人,似乎仅仅只是修炼到了凝血境五重天,而他年岁已老,或许这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了。

  阳光正好,积雪厚厚,这一天,胡平村走出了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少年背负着三年之约,他的走出,又会给当今乱世带来怎样的狂流呢?

  皓宇帝国三州五部九城,旗下更有着许许多多的乡镇,部落,而离胡平村最近的一座山镇也名为西宁镇。

  “西宁镇……”拿着一张古黄色的地图喃喃自语,最后江华也收起地图,环视一下四周,这片是一片森林,发现无异常后,也开始了行路。

  江华已走出胡平村有三天,一路中虽地面上积雪很厚,行路比以往更艰难,可江华没有停下脚步,因为他背负着三年之约,当完全接受江泰为父亲后,江华对于当初废了江泰之人也已铭记于心,能够废了当初在融魂境的父亲江泰,怎么看都强大无厮。

  所以江华得努力,现在鬼影已完全接受了他的身躯与江华从前的一切,现在他不是鬼影,而是江华!

  出了胡平村后,路途变得有些崎岖,有时得进入一些山林,而江华一路也是猎杀野兽填饱肚子,途中也遇到过各式各样的人,可他不曾停留。

  而这一行路,便是过了十多天,白天行路,夜晚歇息,江华已感觉到,他距离西宁镇不远了。

  当阳光再次从东方天边洒落下时,江华也结束了一夜的修行,从一块岩石中跳下,简单洗漱一番,江华也准备开始行路。

  这是一片森林,很茂密,这几日天气也有些变暖,雪也渐渐开始熔化,一些植被开始重现生机,山林青山绿水,青翠欲滴。

  锵锵锵!

  可不等江华迈步,突兀的便有金属交鸣声响彻而起,很是激烈,而且听闻响声,还靠着较近。

  双目微微一闪,江华抬头望向打斗的方向,没有停顿多久,他便也想转身远离,他不想惹到无妄之灾,更何况他还太弱。

  嘭嘭嘭!

  可不等江华离去,打斗之声便迅捷朝着江华方向挪来,仅在几息间,江华便看到四名大汉在相互激斗,气息狂野,出手狠辣。

  “闲速,肖军,你敢抢我两宝物,看我不将你碎石万段!”刀剑交加,金属光迸溅,其中一名身躯高大,满脸胡茬,而另一名则身材清瘦,脸有刀疤,两人皆穿着兽皮衣。

  而另两人则是相貌平平,穿着青衣,如同道士一般,挥剑如雨,此刻正是他们其中一人出声喝斥。

  “嘿嘿,在这片山林中,都是无主之物,有能者得之,有种从我手中抢走!”高大壮硕的大汉嘿嘿笑道,眼中留露出狠辣,他一手抓着一个储存袋,另一只手抓着一个大锤,正在竭力挥舞着。

  “闲速,你别嚣张,就算我不能从你手中抢走,但若我把此消息告诉消炎府,我看你们两个散修能否活命!”两名穿着青衣男子见无法抢夺,立即便威胁道。

  目中闪出杀机,脸上有刀疤的清瘦男子与壮硕大汉相视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杀机,几乎是在电光火时间,两人便低喝一声,骤然有莫名之物从储存袋中射出,朝着两名穿着青衣的男子击去。

  “不好!”

  两名青衣男子见此,立即神色大变,他们本就有些不敌闲速与肖军,一直是凭借是消炎府弟子才有恐无特,可现在看到两人要杀他们,不禁也感到了恐惧。

  “噗噗!”

  “啊!”

  仅过去了片刻,就有惨嚎传出,闲速与肖军不知施展了何手段,仅在刹那间便杀死了两名穿着青衣的男子,江华没有再躲避,平静望着两个穿着青衣的男子头颅坠地,血溅腾空。

  收起储存袋,闲速与肖军松了一口气间,也抬头朝江华望向,目光变得晦暗,刚刚江华可是目睹了这一切的经过。

  “一个毛头小子,气血波动似乎修炼到了凝血境二重天,是个好苗子……不过,他看了不该看的。”清瘦男子肖军目光变得可怕,他脸上的刀疤抖动,望向江华。

  “杀了?”闲速嘿嘿冷笑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