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江泰的脸上在那么一刹那间僵住了,双眼变得呆滞,等他回过神来之时,也全身打了一个哆嗦,呼吸急促,立即焦急出声问道:“走!你要去哪!”

  没有立即回应,江华望着父亲江泰,目光深处有了复杂,转过头看向屋外从天飘落的雪花,江华缓缓迈步走出,停顿在门槛边,不回头道:“我知道你不想让我修道,想让我做一个凡人,可我不甘心,经历了今日之事后我更加不甘心,因为我不想死,而想要有尊严的活着,就必须要变强,而变强就得修道。”

  衣衫在风的带动下有了飘动,雪落在脸上凉气传递于心,江华仰望着天空,这一刻双目无比的深邃,如同一个老怪物,与他的身躯与年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修道,你口口声声说修道,可你却不知道修到最后又能得到什么,为父想给你以凡人的形式生老病死,是因为有时凡人比之修道士,更加幸福!”

  江泰身躯高大,皮肤黝黑,如同一块铁疙瘩,此刻他似乎也从少妇与慕容仙的事件中走出,气息虽有些不稳定,却已不像方才那般波澜起伏。

  “总之不管怎样,我明天便要离去了,我有权利选择我命运,好了,什么事明日再说,我先回屋了。”

  江华望着门外大雪纷飞不回头道,说完之后也不顾江泰的挽留,毫不拖延也走出,最终走进了一间木屋当中。

  江泰脸色一变再变,可最终他没再说一句话,整个人瘫倒在椅子上,他江泰,从没有这么迷茫与绝望过,可今日之事,却让他无力了。

  屋外雪不停歇的飘落,寒风凛冽,屋内烛光暗淡,在摇摇欲灭,江华已脱去了靴子盘坐在床,他面容青秀,还带着稚嫩,可双目却很是深邃,这种反差,让他看起来很是诡异。

  从袖子拿出少妇所给的储存袋,江华目光垂落,目光深处有了波澜,呼吸微乱,江华深吸一口气,也很快疏理了紊乱的情绪。

  想起这一年来的种种,江华也是双目中露出复杂之色,他是江华,也不是,他在一年前还是地球上一名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杀手界称为“鬼影”,可在一次进行任务刺杀时,被人引爆了导弹,所以他也在那次浩劫中死去。

  可他没想到,他并没有彻底死亡,而是莫名的来到了这个世界,穿越在这条身体的主人身上,这具身体的主人在一年前的莫一天上山采药,不幸失足从山崖中摔落,也因为丧命,可却被他的灵魂所依附在其内。

  所以身体是十四岁江华,灵魂却已是二十多岁的鬼影,才会出现今日这般异常的举动。

  江华目光有光芒留转,他望着手中的储存袋,咬破手指滴入一滴血进去,储存袋闪过一道光间,宁凡也进入到储存袋空间中。

  莫约十丈的空间,灰茫茫一片,江华意志进入中时,也看到前方有几十块拳头大小,晶莹剔透的晶石,江华知道,这便是灵石。

  灵石是大陆通用的货币,产生于灵力充沛之地,相比于金币银币铜币,灵石更是罕见,寻常只有一些势力才会有。

  而在几十块灵石旁边,还有几份卷轴,散发着缕缕光泽,宁凡走上前,拿起其中一份,入眼便看到《入道经》。

  简单看了一遍,江华最终双目也光芒湛亮,这《入道经》是一篇心诀,对于修行道路的入冥境、凝血境、淬骨境都有着很大的帮助,若修炼这《入道经》,对于修为的提升可谓是事半功倍。

  又拿起另外两份卷轴,分别是《花雨指》与《幻飞步》都是术法,简略看了一遍,江华心中掀起波澜起伏,最终深吸几口气后,江华也才稳定下情绪。

  这一年多的时间,他了解了这个世界与地球完全不同,这里如同曾经在地球中书写的仙神界,据江华的了解,他知道这个大陆名为“万灵大陆”,不知有多大,单是他现居的皓宇帝国,便大到无边。

  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强者为尊,弱小为仆,而这里还有着一类人,名为修道士,听闻强大的修道士可捉月拿星,移山填海,弹指日月无光,很是可怖与强大。

  (T看正6版K-章节!上酷匠{网IT

  “不同的时空,我鬼影有着不甘的心,前世我为杀手之王,这世我要杀临九天!”江华目光一凝,轻声喃喃道,没有人能看到他眼中深处的疯狂与冷傲,他本就不是什么善茬,这个世界也让他向往。

  不过即而江华也摇了摇头,想起他名义上的父亲江泰,他也很复杂,前世他是个孤儿,从小便不知亲情从何而写,而到临了这里,却让他多了一个爹,让他这个心理年龄已二十几岁的人,该如何叫出口,所以一年当中他也从未叫过江泰一声父亲。

  对于父亲江泰,鬼影在江华当初的记忆中也零零散散有一些了解,似乎从前江泰很是英姿飒爽,不到三十岁便修炼到了融魂境,可不知为何有天却浑身是血回来,而等伤势好之后也抱着四五岁的江华来到了这里,居住在胡平村中,而且一住便是差不多十年。

  而对于母亲,鬼影从江华记忆中更是了解甚少,只在曾经梦里看见到一张带着微笑望着他无比温柔的脸。

  脸上露出不自然,对于鬼影来说,这些能扰乱他思绪之事,根本就不该存在,因为他是一名杀手,无情无义的杀手,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变强是唯一的执念。

  从储存袋空间中走出,江华也双手结印,田丹之处有缕缕如小蛇般的白色暖流开始游动,全身血液运腾而起。

  江泰不想让江华修行,江华曾请求过江泰教他修行,可却被江泰很严肃的拒绝,若是从前的江华,或许会听从江泰之话,不再修行,可惜江华已不再是江华,他是鬼影,杀手之王鬼影。

  不管是前世或者是今世,鬼影都有着同样的执着,那便是变强,他见识过太多的人情冷暖,所以更加知道,若想要尊严,唯一的办法便是要让自己变强。

  最终江华不顾江泰的反对,开始自己摸索起修行之路,当他听到胡平村有一个老人曾经是一名修道士后,他想尽了一切方法,也从那里了解到了修行道路的法则,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江华硬是从一个凡人修行到如今的凝血境二重天。

  修行道路为入冥境、凝血境、淬骨境……而单是入冥境便不知困住了多少人,入冥境是修行第一路,没有任何物品能帮助,只能靠己身感悟天地之气,将其吸入丹田,若成则一跃而龙,代表着凡人与修士两条命运。

  而江华也整整冥想了三天三夜方得入冥,这种速度江华不知道快不快,但他却知道胡平村那一名老人修道士用了一年。

  而现在的凝血境也分为九大重天,每一重天一千斤之力,江华现令也修炼到了凝血境二重天,拥有二千巨力。

  田丹中的元气在游动,血液在循环流动净化,江华全心神放在修行当中,这种修行,便是一夜。

  东方天际一轮旭阳在冉冉升起,霞光普及大地,天亮了,而罕见的这一天雪也停了,屋檐上积蓄着雪,地面上雪厚三尺,还是很冷。

  “咯吱……”

  木门被推开,江华也从木屋中走出,他抬头看了看天,表情平静间,也朝着大厅走去。

  刚一走到大厅,江华便已看到江泰坐在椅子上了,头发有些邋乱,似乎他一夜都没有离开过。

  江泰在江华走进大厅的第一步,也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目光落在江华身上,江泰浑浊双眼中露出复杂,叹息一声便也挥手道:“坐吧。”

  江华微微恭身作礼间,便也找了一块木椅坐下。

  “我想知道,我儿子还在吗。”江华刚一坐下,便传来江泰声音颤抖的问话。

  回头,原本仅是四十之龄的江泰鬓角却已有了枯白,脸上皱纹很深,双目浑浊,仅仅一夜,可江泰却似乎老了十几岁。

  “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你,我只能说他在也不在,我依然是你……儿子江华!”看着眼前这张面孔,鬼影莫名的感到一阵心酸,又或者是江华残留下灵魂的感伤。

  “我就知道……”江泰内心剧烈一痛,双目中遍布哀伤,他虽现在是个凡人,可他曾经却是登临过一个高度,知晓一些隐秘,他更是知道,一些强者修炼到一定的境界,便能夺舍他人的肉身,而他此刻也认为他儿子江华可能已被人夺舍了肉身。

  心境很是起浮,江泰突然间对于未来一片迷茫,他想不通命运为何如此待他,家破人亡,妻离,唯一的儿子也许已不在,他突兀的想不明白他还话着干什么。

  眉头蹙起,江华也看到了江泰眼中的绝望之意,他灵魂为鬼影,本不该生出什么情绪,可他心却痛了,就连呼吸也急促了。

  拳头攥紧,江华紧捂着嘴,脸色发白间,他在心中也叹息一声,出声对江泰喊道:“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