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颠覆常理的举动

  此时已是冬末,皓宇帝国一片苍凉,空中鹅毛大雪纷飞,入眼望去,一片皑皑白雪,雪似乎成了这片地域的唯一主宰。

  靠山依林,胡平村便坐落在浩宇帝国东方一处偏僻到与世隔绝的地方,村子不大,莫约仅有几百人,而且大多数为普通人,都是靠进山狩猎野兽为生。

  因大雪连下不停,胡平村也没人进山打猎,大多都封闭在自家屋舍,靠着火炉取暖,而在胡平村西方偏僻之处也矗立着几座木屋,木屋中,气氛炎热如夏季。

  烈火在火炉下烧着,喷发出暖流,木屋中点燃着几根蜡烛,烛光朦胧暗淡,两男两女相对而坐。

  两男其中一名有四旬左右,眉浓大耳,双目很深邃,气息很厚重,如山峰般,虽天气寒冷,可他却仅穿着单薄的兽皮衣。

  而四旬大汉的旁边端坐着是一名莫约十四五岁的少年,少年眉清目秀,穿着洗了发白的粗布衣,皮肤很白,所以看着很干净,让人会莫名生出好感。

  而那两女一名莫约三十之龄,穿着华贵的金丝纹袍,面容美艳动人,只是气息较冷,双目偶尔露出轻蔑之色,看着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皇。

  在神情冷漠的少妇旁边,是一名与少年差不多年纪的少女,少女虽年纪尚小,可已出落的亭亭玉立,穿着白莲裙,小脸很精致,只不过她与少妇的气息有些相似,都是很清冷。

  蜡烛在燃烧,烛光朦胧,屋中无人言语,沉默许久后,少妇终于出声打破了略显紧张的场景,“仙儿已拜在我的门下,她体质为灵冰体,她注定是前途不可估量,所以她曾经与你儿子的定亲之说,我想也就此消散。”

  少妇就连声音也很冷淡,如同外面的大雪一般,她双眸瞥了一眼前方的中年大汉道,口气很毋庸置疑,仿佛圣令一般。

  略显黝黑的脸上有了怒,中年大汉腾得拍桌站起,指着少妇喝道:“我华儿与慕容仙的婚姻乃是当初他们爷爷两人所定下,要退也是他们两人亲自出面才有资格,而你算什么,竟随口便中断我们两家之事!”

  “第一次,你还有两次机会,就算是你没被废之前也是废物一般的存在,现在被废了还不知死活,若你再指,我不介意断你一手,让你废得彻底一些。”

  少妇的脸上冷若冰川,她冷眼俯视着中年大汉,话语如寒刺人心的针灸,她便如九天之上的神女,在俯瞰着凡间的蝼蚁,没留一丁点情面给中年大汉。

  “你!”中年大汉原本就有些黝黑的脸色更是黑了又紫,虽这段岁月他已听到了太多的冷嘲热讽,可少妇的话还是狠狠得刺痛了他的心,废物两字如两座山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手指在剧烈抖动间,中年大汉也红了眼想开口,可这时一直在他身旁很安静的少年出声了。

  一只很白皙的手搭在中年大汉举着的手臂上,中年大汉回头间,也看到少年朝他摇了摇头,看着眼前这张稚嫩的脸,中年男子也如泄了气的气球,瘫痪在木椅上。

  少年转头,如黑宝石般的眼睛看着很单纯与灵动,他十四五岁之龄,此时目光放在少妇的身上,停留片刻后也转到旁边与他年纪相当的少女身上,他的未婚妻慕容仙身上。

  干净的脸上露出笑容,少年望着慕容仙也开口道:“你好,我叫江华。”

  江华脸上露着很灿烂的笑容,如可熔化寒冰,与江华年纪相当的慕容仙也转过头望来,虽年纪尚小,可气息已有了如少妇的一些清冷,她双眸望着江华,思索片刻后,也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少年行为的异常,也引得少妇的诧异,神色傲然的少妇第一次把目光放在江华的身上,来回扫视间,发现少年脸上的微笑似乎不是刻意而为,而是他真的很平静,在招到她带着他未婚妻来毁婚之下,却依然平静。

  “虽消除婚姻有些不甘,毕竟我的未婚妻这么美,可我也知道自己有几分几两,这样吧,我答应我与慕容仙的婚姻就此消除,不过……你得给我一切补偿。”

  少年江华稚嫩的脸上笑容不减,望着慕容仙已出落得倾国倾城的容颜,最后也转过头望向慕容仙身旁的少妇,笑容更浓,双眼闪烁出灵光。

  X酷:匠z网t唯PX一G正q版,d@其!他:都☆G是)盗版

  “华儿!你在做什么,她们是来退婚的,你在干什么,别丢了我江家的脸!”少年这颠覆常人的举动,也让他身后的中年大汉也再次猛得从椅子上站起,双目瞪圆,气得直哆嗦。

  “呵呵,我还以为会出现什么令我感到意外之事,看来我想多了,真是乡巴佬,仙儿,他注定是个废物,别再留有任何的念想了!”

  少妇听了少年的话,也是嗤之以鼻,冷笑连连,在看往江华的目光中,出现了轻蔑与鄙夷,对她来说,这个少年人已是废人,没一点傲骨,如一只断了骨头的狗,还不敢反咬踹它之人一口。

  “这储存袋拿着,今日之后你与仙儿的婚姻也就此作罢,好好活过此生,我劝你别踏上道途,因为像你这种人,注定是废物。”

  少妇没了兴趣,一甩手间,一个巴掌大的白色小袋也落在江华面前的桌上,她站起间也头也不回拉着慕容仙朝门外走去,尖酸刻薄的声音在屋中回荡。

  中年大汉已气得吐出一口鲜血,他脸色哪里还有黝黑,而是苍白一片,他双目中满是落迫,心中已感到了绝望,对于儿子江华,已失望透顶。

  “咯吱……”

  而在少妇拉着慕容仙推开木门,有寒风参杂着雪花吹进屋中间,江华在抓起储存袋之后也站起,双目平静望着即将离去的少妇与慕容仙道:“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你眼中所看的世界,仅仅只是你所认为的世界,废物两字,不能乱言,只因路还长,别太狂!”

  少年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屋中回荡,使得在那么一瞬间,屋中有了寒,这寒刺人骨骼,少妇的眼中,也有了冷,蓦然回首间,少妇气息变得可怖,风云倒卷,纷飞而落的雪静止落下,天变了。

  “师傅,我们走吧!”在江华刹那间口吐出一口鲜血坐在椅子上,在中年大汉神色大变间,慕容仙也拉着少妇的衣角道。

  这是慕容仙第一次开口出声,她声音不知是否是天生而成,还是后天所变,声音有些冷淡。少妇望向慕容仙,看到其少女眼中的坚定,她最终在沉吟间,也回头一望间便也一步踏出,两人身影也渐渐消失在了空中。

  两人消失在风雪交加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悄然而来,无声而去。

  中年大汉与江华还留在屋中,木门敞开着,寒风涌进,吹灭了蜡烛,中年大汉如落寒窑,神情落迫,如苍老了数十岁,少年江华剧烈咳嗽了几声,擦去嘴角的鲜血,手也抓着少妇给的储存袋,目光意味难明。

  “江华,你一年前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从山崖中摔落后,竟变成这样,你知不知道,你的决定有多不妥,你让我们整个江家都为之蒙羞!”

  中年大汉脸色红了又白,就差一点鲜血喷出了,他双手撑着木椅颤颤巍巍站起,满脸痛及对着少年喊道。

  把储存袋收入袖中,少年江华也收回眺望外面的天空,平稳下紊乱的呼吸,回过头看向中年大汉,看向他名义上的父亲江泰,沉默了顷刻后也道:“这是一件不管是你是我都无法逆转的结局,而所谓的面不面子我不在乎,我只知道,若你坚决不同意,我也不同意,那结局可能是我们死亡,或者是残废,又或者平安无事,可结局却都一样,因为我们阻止不了事情的发生,因为我们太弱了。”

  少年江华面无表情,他双眼如一双黑宝石般迸溅着灵光道,怎么看这种深稳与平静的神情都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身上,更何况是受了退婚极度羞辱之事后应该表现出来的。

  江泰嘴巴张开,喉咙蠕动间,却发不出声音,他面如灰土,对于他来说,今日的遭遇已彻底将他击垮,他发觉他唯一的儿子站在他面前,却让他感到无比的陌生。

  “人生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苦难,它或许有时让人很厌恶,很难度过,可我们一定得度过,因为凡是度不过者,他将被时代淘汰。”见到江泰这般颓废与绝望的神情,江华不禁蹙眉道。

  “你到底是谁!”江泰听了江华一席话,神情一变再变,最终也腾得站起喝斥道,他双眼充满血丝,呼吸急促,这种神情,他一生当中很少出现,因为他不是凡人,可他看不透眼前这个还是当初的相貌,可已判若两人的儿子江华。

  “我是你儿子江华,你是我爹江泰!”对于江泰的置疑,江华没有思索间便出声道,声音平静,却很坚定。

  脸上有了红润,江泰看着江华目光复杂,心中在一瞬间仿佛被灌满五味杂粮间也叹息出声道:“一年了,一年你没有叫我爹了……”

  “因为我可能要走了。”江华没有犹豫,脸色平静,神情认真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残月孤影 说:

新书降临,望多多支持孤影。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