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出了药店后,尉翼晟顺了顺罗景瑜的头发道:“要不要安排保镖跟着你?”

  尉翼晟一旦想起过几天两个人就要分开,心中居然出现了不舍,对于这陌生的情绪,他一时间很难接受。

  “这一个,不需要吧。”听到出去拍戏还要带个保镖,罗景瑜还是第一次拥有这样的待遇。

  “相关的安全PT肯定会负责的,假如你还给我安排一个保镖,你觉得公司的人会怎么想?”

  罗景瑜抬头看着尉翼晟补充着,眼中满是认真之色。

  尉翼晟看了她一眼,随后带着她上车。

  “这好像不是回去的路。”罗景瑜见着尉翼晟转弯,明明都快到饭点了,他准备带她去哪?

  “没准备现在就带你回去。”

  尉翼晟的车子在大街上穿梭了一段时间,带着她来到了一家看上去极为像宫殿的法国餐厅。

  “这里挺漂亮的,以前我怎么没有看到过。”

  罗景瑜见着里面大多数是水晶一般的装饰品,在灯光照耀下特别的显眼,再仔细观察,会发现那些碎碎的水晶也都是各种小字母,再组成一个更大的图案。

  “这里知道的人不多。”尉翼晟带着罗景瑜一进门。

  她看到大厅里面似乎都没有空的座位,是真的知道的人并不多?

  在穿着女仆装的服务员的引导之下,罗景瑜和尉翼晟穿梭在一排排的树木之间,最后到了一处以修剪过的树木隔出来的一块空间。

  在坐下了之后才发现,这里居然是以树木隔离出来的小包间,经过了装饰的树木显得十分的漂亮。

  服务员送上来了一份水晶板一样的菜单,上面全部是十分漂亮的法语,然而在指尖触及到了上面的法语,那会自动地翻译成中文。

  罗景瑜点了两份自己喜欢的甜品后,把菜单给了尉翼晟。

  “难怪那么多女的喜欢你,多带小姑娘来这样的地方,没有几个能受得住的。”罗景瑜看着四周不管是哪里都设计得与众不同。

  在她右手边的部分,甚至有一个“窗户”,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偏古风的“走廊”,虽然明白是假的,可融合在一起,一点儿也不突兀。

  “这里是第一次来。”尉翼晟以前也只是听说过这家店,但从来没有过来过,只因他并不喜欢这种风格。

  “你居然是第一次。”罗景瑜很显然并不相信。

  “你说没有几个小姑娘可以受得住,你算是小姑娘?”尉翼晟轻笑一声。

  就因为他的这个笑容,罗景瑜一时间看的有些痴了,纵然尉翼晟有时会笑,但基本上是冷笑或者皮笑肉不笑的状态。

  “咳咳,我怎么算是小姑娘,我都成年那么多年了。”罗景瑜轻咳了一声,想要掩饰刚刚的的那份尴尬。

  “你才23而已。”尉翼晟一边尝着水果,一边回答。

  “你也只不过是比我大4岁而已。”罗景瑜立马顶了回去。

  她心底嘀咕着,实际上,我才比你大。

  只是她怎么可以说出来?

  尉翼晟27,她上辈子是28的时候才被害的。

  “大4岁也是大。”尉翼晟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

  “你不知道古人有句话叫:‘食不言寝不语’吗?”她才懒跟尉翼晟计较这个问题。

  在西餐厅吃完了晚饭,尉翼晟似乎依旧没有想回家的样子,带着她在外面转着。

  “PT是不是没事可以做了,你居然那么闲?”罗景瑜看了眼时间,发现都差不多八点了,两个人出来也两个小时了。

  “前段时间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什么东西都需要我负责的话,那些拿着工资的人是吃白饭的?”

  尉翼晟的话让罗景瑜想了想,好像的确是这样。

  他带着罗景瑜来到了海边,这一个点上的人并不多了。

  “你怎么突然间带我来这里?”罗景瑜倒是十分的纳闷。

  “C市没有大海,满足一下你喜欢大海的少女心。”尉翼晟仿佛是施舍一样的说着。

  “你特么才是少女心。”罗景瑜想用凶狠的目光瞪他,只是听到了海浪的声音,又被前方的风景给吸引过去。

  两个人肩并肩地在沙滩上散步,天上的月亮也洒下了它的光辉,柔柔的月光披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S

  “都退潮了,没有什么好看的,还是早点回去好了。”

  罗景瑜看着远处的海浪,不断地拍打着海岸,仿佛是在挣扎地想要回去。

  “怎么,突然间不喜欢大海了?”尉翼晟见着她似乎并不满意的样子,倒有点儿遗憾。

  “这倒不是,在A市呆了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离开A市罢了。”

  罗景瑜说着赵景瑜的过去,上辈子她去过的地方多的是,只是,总得找个理由给尉翼晟吧。

  “没事的,又不是不回来。”尉翼晟带着她四处走走,最后在她强行要求回去的时候,尉翼晟决定放弃了。

  “你会在C市呆多久?”罗景瑜见着两个人的气氛似乎太过于冷淡了,觉得有必要找找话题。

  “看情况吧,准备在那里投资旅游业也许一个月,也许长点,A市这边基本没有什么事情,去C市旅游也是很不错的。”

  尉翼晟坦白地把他去C市的原因告诉了她,也不怕她泄露出去。

  C市不比A市,在国内C市是算得比较贫穷的一个城市,倒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那里的绿化保存的十分好。

  “挺好的,不过,这方面有人弄过,好像失败了,你能成功?”

  罗景瑜想起有一投资商因为投资C市的旅游业失败最后倾家荡产了。

  “有风险的地方,利润才是最大的。”尉翼晟反驳了罗景瑜的想法。

  罗景瑜见着他十分有信心,倒没有继续打击,万一尉翼晟真成功了,她就得被打脸了。

  尉翼晟就近地选择一家酒店休息,单也只是要了个豪华单间。

  在走进了房间,服务员打开了把里面的灯打开,罗景瑜觉得眼睛都快闪瞎了。

  “啧,暴发户气息满满,”罗景瑜靠近了床就直直地倒在了床上,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这里并不是我旗下的。”

  尉翼晟立马解释了一句,他只不过是不想让罗景瑜借机嘲讽他的品位。

  “我知道,酒店上面有标注的。”

  她勉强地爬了起来,从桌子上拿了条未拆封的浴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