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景瑜的眼中带着几分茫然,眼中渐渐地失去了焦距,没过多久就传出了平稳的呼吸声。

  她醒来之后,发现还是在熟悉的地方,只是头一阵的疼,让她极为不舒服。

  “头还疼不疼?需不需要叫医生?”尉翼晟听到了床的动静,顺手把电脑关了。

  “明知酒有问题为什么还给我喝?”罗景瑜怒视着尉翼晟,她对于有毒的东西格外的敏感。

  “我知道它有问题,只是想确定一下药性是如何的,当时大厅就有知名的医生,不可能让你有事的。”

  尉翼晟没想到罗景瑜的反应那么大,只怕她最近的几天都会和他置气吧。

  “下一次再这样的话,小心我炸了这里。”罗景瑜带起了一抹冷笑,原本天真无邪的脸变得格外的无情。

  “你的样子很可爱,你可以转身照照镜子。”尉翼晟指了指衣柜。

  罗景瑜心底的气不打一处来,她和尉翼晟说正经事,他居然叉开话题。

  “下一次不管什么宴会,你都自己去,需要女伴的话,你重新找一个,我生命只有一次,受不起惊吓。”

  她冷着脸说道,要不是她没有结束合同的资格,她恐怕就离开这里了。

  尉翼晟果然不是一般的危险,原本还是笑意盈盈的,可能随时给你灌下一杯毒酒。

  “你还能生气,看来恢复得不错。”尉翼晟见着她气呼呼的模样,好像受气的小包子,让人十分想要捅一捅。

  罗景瑜抬头看了眼天花板,将肚子里面的怨气强行吞了下去。

  和尉翼晟说话恐怕没有办法交流,他们的思维并不在同一个层面。

  她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居然才下午七点多,只是中午还没有吃多少,肚子现在都有些饿了。

  罗景瑜双手撑了一下床,然而脚步一软,整个人跌倒在了床边。

  “你身上的药的药性还没有过去,等晚点儿就好了,假如肚子饿的话,让女佣把食物送过来。”

  尉翼晟好心地提醒了罗景瑜一句。

  “送过来吧。”

  对于尉翼晟难得良心大发一下,罗景瑜还是想珍惜的。

  他并不是什么好人,不过从来不会在吃的方面亏待她。

  果真不到两分钟,女佣就把食物给送过来了,看着简单的三菜一汤,用一张小桌子放在床上。

  罗景瑜仅仅是坐在床上就可以吃到触手可及的美味,心底的怒火也减少了一些。

  “你不吃吗?”罗景瑜看着还在忙工作的尉翼晟,他一个人管理公司也不容易的,虽说时间十分自由,可是,受到的约束可不少。

  “我吃过了,你自己吃好了。”

  罗景瑜草草地吃了两口,然后就让女佣端走了。

  “药性什么时候才会退?”对于全身无力状态,她觉得格外的别扭。

  “这一个,还不确定,不过,对于身体的副作用并不大,你好好休息会。”

  “并不确定?那问你一个特别严肃的问题,关于下药的人,你查出来了没有。”罗景瑜觉得这一个仇有必要去报。

  尉翼晟转身看着她,仿佛是看到了智障一样。

  “有几个人,可以从我手中的情报网逃脱?”

  尉翼晟对于自己的能力十分的有信心,罗景瑜摸摸地扶了扶额头,只希望尉翼晟不要自信过度才好。

  “我的东西,你似乎都查不出,别人的仿佛是易如反掌,是不是你有意地隐瞒?”

  她不是一次地猜测,事情存在黑幕,不然以只手遮天的尉翼晟,又怎么连个人死都调查不出来。

  “你的事情,的确有些棘手,况且,你本身就是个迷。”

  尉翼晟的话,让罗景瑜总是觉得被看透了一般。

  ~最!新}章节…上a-酷5`匠o{网J#

  “这一次的事情是谁做的?然后,你准备怎么处理?”

  她十分清楚,尉翼晟不是容易吃亏的人,从他能想要把她拿来试酒这件事情,就可以猜测出来,尉翼晟宁愿牺牲别人,也也不可能委屈自己丝毫。

  “这件事情,我让他们自己处理了。”尉翼晟转身敲着键盘,似乎是故意地无视了罗景瑜的第一个问题。

  罗景瑜干脆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尉翼晟喝了那杯酒会发生什么?

  难怪最开始的时候,他就没有碰过那杯酒。

  想着想着,罗景瑜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发现恢复得差不多了。

  她照常地洗漱做早餐,尉翼晟每一次都好像是掐好了时间一样,每一次她刚刚做好,尉翼晟也正好洗漱完毕出现在餐厅。

  “家里女佣做的东西比我做的还好吃,你为什么要求我做?”罗景瑜抬头看着他,眼中满是疑惑。

  “我乐意。”尉翼晟吐出了三个让罗景瑜吐血的字。

  罗景瑜把面前的火腿片当做了尉翼晟,狠狠地咬,仿佛是和它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你小心点,别咬到舌头,当然,假如你不想去剧组的话,我不勉强你。”尉翼晟淡淡地说着,罗景瑜深呼吸一口气,瞪着尉翼晟,心情极为不好。

  “我会注意的,不需要你提醒。”罗景瑜冷哼了一声,继续吃着手中的东西。

  用过早饭之后,尉翼晟决定亲自送她去剧组。

  慕安安大概是没有猜到,今天尉翼晟居然会亲自地送罗景瑜来剧组。

  在看到罗景瑜后,立马冲到了她面前。

  “罗景瑜,你说吧,你到底想干嘛?”慕安安怒视着她,她姐姐昨天晚上出事了,以至于她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我做了什么?”罗景瑜显得十分无辜,看着慕安安这副表情,可以猜测出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你还在这里装?”慕安安对于她的这副模样十分的不满,说完伸手就想给一巴掌。

  尉翼晟抓住了她的手,随后又觉得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立马拿出纸巾抹了抹手。

  “上一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尉翼晟看着她。

  罗景瑜一愣,她立马明白前几天剧组那么乖的原因,只怕和尉翼晟脱不了关系。

  “我……”慕安安见到了尉翼晟立马萎了,在那里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下一次在被我看到的话,你不用在这里待下去了。”尉翼晟平平淡淡的一句话,让慕安安只觉得瞬间跌落到了冰窍里面。

  罗景瑜眼中带着茫然,一直到了剧组里面才清楚,昨天对她下药的,居然是慕安安的姐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